第九十七章压抑的欲火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男孩不说话,只是看着马凤,等着她的回答,马凤连说这怎么行,这钱我们不能要,我们再穷,也不能接受别人的施舍。

孙二还是比较了解马凤,他曾经听杨丽说过,这个老女人年轻时特别要强,曾经也想当村支书的。

“给,这是两千,算是我借你的,不用急着换,等有了钱再说。”孙二知道就这么平白无故地给了,好说也不好听。

马凤这才勉强地接过钱,为难地说:“那我会尽快换你的。”说着数出一千块给了儿子,然后叮嘱他去了好好学习,争取个好名次回来。

儿子走了,马凤怔了一会。

突然,她出去把大门一关,这次她知道关外门了,回来把所有的门一关,然后把衣服脱得精光。

这一幕也把孙二吓坏了,他不知道马凤这是怎么了。

马凤脱光后,直接上前坐到了他的腿上,幽幽地道:“你要了我吧!”

孙二一把推开她,刚才是顺其自然地情生意动,可能身体里的种子控制不了,现在他可是恢复了主观意识,他可不愿意强迫任何女人,这是他做人的基本原则。

“你怎么能这样?”

“刚才不都这样了吗?”

“我不是说这个...你...”

马凤凄然地一笑,还想接近孙二,见孙二别过头去,便坐在他旁边,道:“我以为你也是个随便的人,这么多年了,我也干过这种事,多少来我们村办事的男人,喝过酒之后,都想跟我上床。”

孙二不想听了,便说:“那是你的小儿子吧?我听杨丽说你还有个大儿子?”其实他是明知故问。

马凤听了后,脸色更不好了,一声叹息:“作孽啊!大儿子成人了,在外面混坏了,前几年打伤了人,为了保他,家里花了不少钱,本来宽裕的家被他折腾的不像样了。”

孙二听后心里也是一酸,也理解了马凤现在的难处,知道她刚才那样做,估计也跟她这些年的遭遇有关。

马凤接着说:“年轻时,自己不懂事,有了两个儿子后,曾经也放纵过,与几个上面的人酒后失身过,现在想想真不值得。”

孙二不好说什么了,刚才还与她有过亲密地接触,便又从身上拿出剩下的几千块,拍到桌子上,说:“总共五千块,等刘集村拆迁成功,在你们家的拆迁费里扣出来,忘了咱们之间刚才的事吧,我很抱赚......”

见孙二要走,马凤一下子自身后抱着他,嘴里喃喃道:“不,不怪你,这些年我在跟别的男人发生了关系后,我的男人便不再理我,我也是憋闷坏了,我一时也是性起,况且刚才是我不小心,这事不能怪你。”

听马凤说的真切,孙二也知道这女人不坏,便拉开她的手,安慰道:“以后成立了水上公园,指定了要招收管理人员,你当过会计二十年,听说当年也是高中毕业,在那个年代算是有知识的人了,你就到水上公园当个会计保管的。”

马凤听后激动得不行,连说:“还有这好事,那我要怎么感谢你才好,可惜你好像不愿意要我这破烂身子了,你是不是嫌弃我烂,还是嫌弃我已经老了?”

孙二的脑袋顿时便大了,心说这老女人的心思果然是直,这种事说的这么明白,便说:“以后我就叫你姐吧!”

说完,孙二便收报拾了一下衣服,开了门走了。

当他回到家后,马凤又给他打来电话,这一次什么也没提,直接说找到那本笔记了。

孙二听后大喜,心说刘大伟和老支书,还有龙丛虎,你们这一次是插翅也难逃了。

苏磊此时却又来了电话,说上面要调龙丛虎去麻里当市长,还临时性地接任麻里的书记。

电话里,他还说青沟市从此不再管大青沟项目开发的事,好像省里有人力保龙丛虎,说这是弃卒保车,还让两级市不要再追着龙丛虎的事不放。

孙二心说这怎么行,这事怎么能这么不了了之。

苏磊劝他,说项目能顺利开展就行了,咱们本来的初衷也不是抓他。

孙二一想,这事还真跟自己再没关系了,项目才是自己应该考虑的,至于抓贪官,那是上面的事。

他还真是没想到,这事情真是一波三折,眼看到手的柿子却烂了。

周媛见他在那里气愤得不行,给他倒了杯茶,说让他喝点水,然后又逗他开心,给他看手机里的视频。

孙二想想也没必要为这事再烦恼,便与周媛热闹了一会。

心说这浑身的骚热,晚上是不是应该在周媛身上发泄发泄,又一想答应了她结婚后再说,便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被马凤勾起的情欲,在这一瞬间又上了头,孙二感觉浑身难受,面对最爱的女人,现在又不能发泄,他的心如蚂蚁一样。

过了一会,林玫和吴桐来了,周媛现在也不跟从前一样,见了她们也没有了敌意,她在经历了许多事之后,也算是看明白了,自己只要是能保住这老大的位置就不错了。

“坐啊玫姐,吴嫂子。”嘴上还称呼吴桐为嫂子,周媛也是心知肚明,私下里的关系如何不论,面子上的事不能坏了。

她是看出来了,吴桐与孙二之间的关系不到那种亲密的程度,孙二不可能力排众议,非要让吴桐当秘书,这是近水楼台好办事。

两个女人坐下,都是穿得短裙短衫,看得孙二又是火起,三双白花花的腿,今天还都特么地巧了没穿丝。

好嘛...诱惑啊...

孙二心里喊着,眼睛看着,却急得无可奈何。

周媛见他那窘样,心里也是好笑,心说死色鬼,我看你现在怎么办。

她早已经发现了孙二下面的帐篷高隆,眼光也不停地去观察林玫和吴桐,两个女人也不傻子,也在相互地观察着对方。

孙二看到最后,实在是火起,对三人说:“你们今天都没事吗?”

三个女人竟同时点头,孙二一抹额头,低下头寻思了一会,道:“晚上,我要去镇上见苏磊,你们谁陪我去?”

周媛不愿意参加这些场合,她是个安静的女孩,从小便喜欢诗画,喜欢在山水之间纵情,所以也选择了画家这个职业。

她不去,林玫和吴桐必然是要选一个,最后还是林玫去了,因为她也有好久没跟孙二运动了......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