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八章解铃还须系铃人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出了门,车子走出去没多久,梁妮来电话了,说她正在赶往孙家洼。

孙二听她说的很急,好像还在开着车,便让她不用急,等见了面再说。

其实,压根他没想去找苏磊,他就是跟电视里学了个新招,他想尝试一下在车子里干那种事。

林玫自然是能猜出来,她也想尝试一下刺激,她年纪也不小了,对于这种事更是如饥似渴,让她抓着机会便会猛着劲运动。

两个人算计了下时间,梁妮还有两个小时才能到,正好与去镇上吃饭的时间差不多,便找了隐蔽的地方行了方便。

二人刚从你死我活中出来,孙二还好,精力恢复得极快,他仿佛永远也有用不完的力气。林玫却累得跟死猪一样,穿好衣服便在车子里睡了。

等到梁妮来了,孙二便问:“什么事这么火急火燎的?”

梁妮拉上他的手,便道:“快走,出人命了,你快跟我走。”

孙二说我这还要开车,你慢慢说。

梁妮这才冷静了一些,把事情说了一遍。

孙二听后,惊道:“原来你姐姐还有这毛病,真不知道林玫是如何跟她成为朋友的?她们上大学那会,她不会也打过林玫吧?”

他回头看了眼睡沉的林玫,梁妮也看到了车里的林玫,问:“你们怎么会在这里?”

孙二道:“你来电话时,我们正在镇上办事,听了你的话,便在这里等你,她累了便在车上睡着了。”

这个解释天衣无缝,梁妮一下子扑在他怀里,说:“快去救救姐姐,我老爸都被她折磨疯了。”

......

一路无语,两个人各自开车到了梁家。

梁家是一栋临河的别墅,院子里有个泳池,傍边是个大的草坪,上面有各式健身器材,还有一个网球场。

后面却是一个大花园,里面种植着品种繁多的花草。

孙二走在院子里,感受到环境实在是太优美,院子外面河里吹来的凉风特别怡人。

这绝美的环境,再配上绝色佳人,孙二的情意再次涌动,一把搂过梁妮,却听到前面楼内传来声嘶力竭地呼叫。

“我要杀了你...杀...杀....哈哈...把你们统统都杀掉...你们这些恶魔......”

梁妮听到姐姐的疯叫,害怕地躲到孙二身后,孙二拍拍她后背,安慰道:“别怕,有我呢!”

说话间,二人进了门,见到了一楼大厅里正在发疯的梁燕。

梁燕披头散发,样子像极了电视里的梅超风,孙二看后便想笑,心说这是什么情况,是谁把一个大家闺秀折磨成这样子。

梁妮没敢跟过去,躲在门口,看着爸爸和妈妈正在让佣人走开。

孙二过去了,佣人们都走开了,刚才她们可是跟梁燕进行了一场大战。

地上全是砸坏了东西,满地的碎玻璃,挂在墙上大电视也只剩下一个空壳。

再看梁燕,双手全是血,她好像也不知道疼痛,看来真的是脑子受损过重。

孙二见到梁燕后,第一时间查看了她的身体,见这个女人身材不压于梁妮,甚至比梁妮还要优秀许多,只是相貌上要差一些。

梁燕与林玫同岁,有过一次短暂的婚姻,三个月便结束了,也没有孩子。后来,她又认识了几个男友,基本都是无疾而终。

林玫和梁妮曾经跟他讲过,孙二在心里也考虑着这种情况,首先意识到梁燕是精神上受到了刺激,应该是情伤。

想到情伤,孙二便缓缓地坐到梁燕的面前,看着她手里的剪刀和锤子。

他努力地保持微笑,不冷不热地盯着梁燕,道:“我也好想砸东西,要不你给我一把,咱们两个一起砸,看看谁砸的东西多?”说着,他试探性地伸出右手,左手却时刻准备着抓她。

梁燕看到生人,混乱的意识并没有清醒,手中的剪刀并没有给孙二,而是胡乱地挥舞着,口里喊着:“别过来,别过来...你个畜生,你真是丧尽天良,我怎么会认识你,你给我滚...滚......”

孙二算是听出点味来,心说果然情伤得不轻,不知道是那个男人把她伤成这样,身子却站了起来,柔柔地说:“不,我不走,我错了,难道你忘了咱们两个在床上的滚动,咱们两个的海誓山盟了?”

“啊...你个畜生...你不要说了,我求你,求你了...你不要过来,我不想见你......”梁燕见孙二接近自己,还说着似曾说过的话,扔掉剪刀和锤子抱着头蹲到地上。

孙二见时机不错,梁燕没有看自己,好像非常害怕自己,身子一闪便来到她面前,一把抱起她来抗到肩上。

梁家老少见二人在那里胡扯着,不知道二人说的什么,不知道的人真以为孙二与梁燕发生过什么。

等看到孙二把梁燕抗起奔楼上而去,梁妮则催促她父亲说:“快啊,让佣人们上去帮着孙哥治服姐姐。”

孙二那需要帮手,三下五除二,已经把梁燕按倒在床上,然后用满地丟落的绳子给她绑了个五花大绑。

绑完之后,孙二回味着,这女人真的好丰满,在自己认识的女人里,那种温软,只有刘婶能与之比拟。

那软软的臀,那柔和的腹部,那......

他正想着,梁妮和梁父带人上来了,看梁燕被制服了,全都瘫软在地,全是麻木的眼神。

看来他们是真被折腾得不轻,梁父究竟是男人,也见过大世面,是一个坚强的男人,缓了一会后,走上前来,问道:“你便是孙二先生?”

孙二点点头,梁父说:“我是梁妮的父亲,我叫梁宏。”

孙二伸出手去与他握了握,回过头去,道:“今晚上别管她了,她可以好好地睡一觉了。”

梁妮也缓过劲来,问:“姐姐没事吧?”

孙二点头,梁宏回头对佣人说:“把我书房打扫出来,客厅是暂时没法子用了。”

书房破坏得很轻,五分钟收拾出来,梁宏让孙二去那里休息。

坐下后,梁宏问:“听妮子说你是个名医,能治百病?”

孙二谦虚道:“梁总客气了,治个头痛脑热的还行。”

梁宏知道他是客气,便笑道:“我这女儿啊!一直都好好的,也不知道怎么了,去年冬天跟一个小子分手后,便成了现在的这模样。”

孙二听了便知道自己估计的没错,便笑道:“解铃还须系铃人,你去找一下那小子吧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