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1章她只待在省城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哎哟!

孙二身后传来一声叫唤,不用说也是林玫的声音,他回过头来,发现这个娘们正捂着脚踝,坐在一块大石上,脚背上一片红肿。

孙二跳了几步,上了对面的石滩,一闪回到了林玫身边。

黄丽还没来得及转过身来,回头时已经发现孙二不见了,她惊叫一声,以为见了鬼了。

哎呀妈呀!我的男人莫非是鬼不成,这一会的功夫消失了。

抬起头来,却发现前面溪水之中,孙二正把林玫背起来,快步地向自己走来。

她的小脸色顿时便绿了,心说该来的还是来了,她知道自己与林玫的这场战争,随时可以暴发,只是缺少导火索而已。

眼前的机会,便是上佳的导火索,黄丽犹豫了片刻,却决定不利用这个条件,因为她看到了林玫伤得很重。

林玫痛得皱着眉头,坐下后一直没敢动弹。

孙二看过后,发现她的伤并不重,伸手便在脚踝上一阵灵息疗法。

几分钟后,脚踝处一股暖流,林玫也舒适的闭目陶醉,完全忘记了刚才的痛苦。

黄丽见孙二还这本事,再见林玫那**样,心里有气也就发泄出来,刚才林玫痛苦,她于心不忍,现在看她好受了,她还能忍受便不叫黄丽了。

黄丽的性格也是急,她很想要发作,性格脾气急躁,并不是说她就是一个毛糙的人,她的心思极其慎密。她想到因为这点小事,便与林玫闹起了矛盾,就显得她没有涵养和素质。

她的第一个念头便是想要在孙二面前,要表现的很棒,虽说不能完全当个乖乖女,却也不能让他厌恶自己。

过了,黄丽也是一脸焦急状,走上前去,拿出一条手,为林玫轻擦着额头的汗水。

林玫痛得厉害,却没忘记观察黄丽,见她在那里犹豫了半天,脸上的表情也是变了又变,知道她过来献殷勤动机不纯。

“哼!就不劳黄大美女大驾,老女人可消受不起。”

她的话里夹枪带棒的,把黄丽噎得站在那里动也不是,不动还不是,一个劲地看孙二。

林玫把当初黄丽说她的话,现在一股脑抛了回来,令黄鹂还真不好回答。

她也明白,此一时彼一时,当初自己那么待林玫,已经令这个老女人忌恨自己,现在想要短时间内搞好与她的关系实属不易。

她不能发作,只好摔摔手假装去看别处。

孙二知道该是解释的时候了,便在林玫的耳边低声说:“放心!你还是我的女人,什么时候都是,她不会去孙家洼,这一辈子只会待在省城。”

话已经说的够明白了,林玫又是极其体谅孙二的,脸色便好转了许多,脚踝也好多了,便道:“你拉我起来!”

林玫起来后,试着走了几步,发现与没受伤前几乎一样。

她已经非常了解孙二的医术,以前只是没有体验过,不知道他的医术到底强到什么程度,现在感受过了,也由衷地佩服起来。

她看着眼前这个心爱的男人,是众多美女追求的男人,目光复杂地看了一眼黄丽,轻轻地一声叹息,走进了那家农家乐。

她这是故意的,把孙二留给了黄丽,她再傻也知道孙二那句话的意思,以后在省城他是属于黄丽的,而回到了孙家洼,那里便是她与周媛和吴桐的天下。

这一点没错,孙二终究是待在孙家洼的日子,要多于在外的日子,她只要不去孙家洼,自己也没必要跟她置气,反正男人不是自己一个的,她何苦在孙二面前找不自在。

三个人坐下后,孙二要了一壶小烧,这里的村民家酿的六十度小烧,口感极佳,孙二喝了一口,问老板店里还有多少。

老板说多了没有,除去预备着客人喝的,储藏的还有上百斤。

孙二便与老板商量着,说能不能把储藏的酒卖给他。

老板说如果真要买,那就一百块钱一斤,他以为这么说,眼前这个不像有钱的人,便会知难而退。

谁知,他的话刚落,还没等孙二开口,黄丽便自包中取出一摞钱来,那是两摞完好还未开缝的钱,不多不少正好两万。

“老板!这是两万,你的酒,我们全要了!”

老板傻眼了,他没想到遇上了真财主,他看轻了孙二,却在两个美女身上看走了眼。

其实他都看走眼了,拿着钱乐得嘴合不上,回到后台,对自己的娘们说:“玛蛋!今天运气真好,白白多赚了一万七。”

“你个挨千刀的,遇到了冤大头,你还不死命宰一会。”说着白了他一眼。

转了转眼珠,她又跟男人说:“后面不是还有三百斤来,你怎么不一下子卖给他们,反正咱们每天都要酿一些。”

老板看样子有些难为,心说这已经不错了,自己不能那么黑,看娘们这意思是想每斤再多要一些钱。

孙二早听到了两口子的谈话,便轻轻地一笑,拿过壶来喝了一口茶,点了根香烟。

他正抽着,老板找了两个小二,把酒坛子搬出来了,问孙二:“老板有车吗?”

孙二说有,说着指指溪流对面,老板看了后便说:“搬运费,每坛五块。”

刚说完,他娘们在后面不乐意了,插嘴道:“五块少了,至少十块,万一路上打了,他还要咱们陪呢!”

孙二心说真行,也不去跟他们计较,说:“十块就十块,你们快搬过去吧!”

老板娘见孙二果然豪爽,心说遇到了冤大头了,心思更活络了,嘻笑着走过来,假意对老板说:“哎哟!我忘了,上一次咱们还多弄了三百斤酒,说好了给李老板留的,他说不要了,要不咱们拿出来卖了吧?”

说着老板娘一个眼神去瞅孙二,孙二心想这是要开宰了,我才不上你那个当,一百块钱也是友情价,他觉得还算可以,如果真要是再贵了,那可真成冤大头了。

他心里虽然这样想,嘴上却故意问:“老板娘可不可以再卖一些给我?”

老板娘见孙二上套,高兴地心里有蜜,脸上却是黑的,把脸一板,道:“可以是可以,只是这个价钱嘛......”她还故意拿上了。

孙二说你出个价,合适我就要。

老板娘一想就往大了宰,不宰白不宰,伸了五个手指头,说:“刚才给你的价是大出血了,这个价实在啊...嘿嘿...”

孙二微微一笑,说:“好!五十,那我全要了,不准再便宜了啊!”他是装傻充愣,把个老板娘气得白眼珠直翻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