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5章卢光来了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修艳走后,孙二也想明白了一些事情,便趁着这几日工程还未动工,在家里多接待了一些病人。

现在来孙家洼求医的人络绎不绝,人多的时候,每天有好几百人待在村子里不走。住宿问题便来了。

随着孙二的开发,孙家洼是第一家拆迁完毕的村庄。

整体村庄被打造成一片社区,孙大海正式退休了,刘为也接任了村支书。

在刘为的带领下,新村子整体落成,而其他四个村子的改造还未启动。

邻村的动作相对快一些,村民比较积极地响应,拆迁速度也走在其他三个村子前面,相对孙家洼来说,他们却是比较慢的了。

邻村的社区改造和黄村凑在一起,在苏磊和兰兴的调解下,这两个村子合成一个社区,名字还称为邻村社区

刘集村和贾家楼作为一个社区,称为贾家楼社区,其用意可见一斑,是对刘集村这么多年腐败的否定,而孙家洼单独一个社区,则是看在孙二的面子上。

孙家洼社区成立后,村民剩余大量未使用的楼房,这些没有分发的楼房,全部都集中在三栋楼上。

值得一提的是,五个村子里,只有孙家洼的老村没有拆除,孙二是有三期规划的,他想把孙家洼打造成大青沟古老民居的典范。

这种情况下,孙二便把全村的老房子承租下来,然后清理干净当作了一个医院。

算计一下,全村有五百个房间,平均下来居住个七八百人没问题,有的病人是家属陪伴来的,自然是夫妻或者是亲属一起居住。

这样一来,每天留宿的病人,便有了居住的地方,从而解决了病人住宿问题。

平常日子里,孙二给病人看病,都是刘荞和杨丽作为助手,周媛偶尔有空也过来帮忙。

最近山上很忙,女人们都不在,只有村子里几个年轻一点的妇女帮着跑前忙后的烧水煮木耳。

今天的天气不错,孙二一边看病,一边看着天色,手在病人身上游来游去,灵息不停地运转着。

由于没有人安排病人看病的秩序,孙二便想着让陆太调两个保安过来,他正在那里想着,前一个病人刚刚出门,门外便进来了一个人。

孙二也没正眼看他,他必须稍事休息恢复灵息。

灵息恢复过来,孙二还没转过身来,便让病人坐到自己身后的床上。

病人没有坐下,孙二也没听到病人询问,他十分纳闷,所有的病人见了他,不是问东便是问西,怎么独独这个人却是个哑巴。

他转过身来,仔细看了一眼来人,当他看到这个人时,心里却是咯东一声,心说他怎么来了。

来的人不是别人,说出来也没人会相信,这个人正是孙二在中药铺遇到的青河花花四少的老大卢光。

卢光瞅瞅屋里没人,目光闪烁着,犹豫了一会,这才坐到床上。

来者即是病人,在孙二眼里现在没有其他想法,见他坐下了,便问他那里不舒服。

卢光再次犹豫起来,想了一会,似乎做了一个很大决定,对孙二说:“听说你的医术很高明,我这次来不是给自己看病,而是请你去一趟青河市。”

孙二这才明白,原来这货是要请自己出山,却不知道他要自己去给什么人看病,还要做出如此难受的样子。

他便问:“病人是谁?”

“青河市最大的企业红光集团的老板杜源,具体的病症不清楚,如果孙神医可以去给他医治,钱不是问题。”

孙二听后面无任何表情,只是冲门口喊了句:“下一个!”

他的话喊完,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缓缓地走了进来,孙二赶紧让他坐下,见卢光仍在那里待着,便道:“不好意思,我从来不出诊,只在这里坐诊,你还是请回吧!”

这话说的极其委婉,听在卢光耳朵里却是刺耳,他心里便不高兴了,却不能表现出来。

老头坐下后,孙二便把手伸到他的手腕上,通过血脉跳动和气息流畅,查看了一下后,又打眼看了看他全身。

这是一个病情极危的病人,肝脏已经处于绝症晚期,如果放到医院去治疗,最多不过年儿半载便到那边报道去了。

他看过后没有说话,老人却急了,拉着孙二的手,嘴角抽搐着:“神医啊!你看我病有救没得?”

孙二听他口音像是西省来的,便问:“老大爷!你不像本地人,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?”

他很好奇,自己的名声再传扬,这短短时间内,也不可能传播得如此遥远。

老人连说是他儿子,儿子在北省省城打工,前些日子听说青沟出了个神医,在医院治疗了半年后无果,便带着他过来了。

孙二听后释然,便伸手在肝脏区抚摸了一会,通过轻度灵息运转,他发现根本不可能一次性医治过来,便对他说:“你先住下吧!今天我给你治过之后,你在这里连服三天药,我保你回去时恢复正常。”

老人听后高兴坏了,期盼的神情,浑浊的目光,一时令孙二想到卢光说的杜源。

这个杜源当年靠倒卖木材和钢铁等非法物资起家,后来还生产多种化学产品,把青河市西区一带的环境污染严重,导致青河的分支小灵河的鱼全部死亡。

想到这里,他便没好气地对仍呆在那里的卢光说道:“你回去吧!即使我出诊,我也不会给他医治的,你就死了那条心吧!”

卢光刚想说什么,孙二又道:“如果是你自己看病,或许我还不会为难你,有些事情你可能比我更清楚,他是个什么样的人......”

听到这里,卢光全明白了,孙二不去的原因,是杜源的为人,而不是针对自己来的。

他的心里这才好受了一些,反想着来之前,要不是柳阳和宁威这块货,鼓动着自己来求孙二,自己也不会这么难堪。

按他自己的想法,他也是对杜源十分有意见的,心里也是看不起他的,若不是因为父亲和杜源关系很好,自己以后的前程还有赖于杜源帮忙,他才懒得帮他求医。

他也清楚了,杜源也好,柳阳和宁威也罢,估计是打听明白了孙二是个什么样的人,他们这是把自己当枪使,以为凭自己是青河市一把手的儿子的面,孙二或许会领他的情。

然而,现在一切都错了,卢光也失望地靠在门口,看着正在为老头治病的孙二。

此时,卢光的心情极其复杂,他在想若是之前没有相遇孙二,那么他现在便与他是陌生的路人,若孙二没有先入为主的看法,或许他会对自己有另外的看法。

现在可好,求病不成,本来孙二对自己有看法,再跟杜源联系到一起,以后自己再想求孙二,那也是不可能的事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