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0章郑屠我来了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回到家休养了两天,孙二觉得吴桐没什么大事,自己的灵息疗法又管用,便放下心来。

第三天,孙二便带着吴桐,杨丽和刘荞去了镇上办事,办完事又去了那家“君再来”吃饭。

四个人刚坐下,还是原来请林玫时那个位置,二楼靠里的一桌子人,其中一个熟悉的身影便走过来了。

“哟!小子又见到你了,艳福不浅,上次带俩,这次一下子带三个,真没看出来......”

孙二没有理会他,继续低着头喝水,这货便是上次请林玫吃饭时,被他打跑还说他叔叔是派出所长的那个。

这货见孙二不理他,回身对满桌子的人,喊道:“哥几个,玛逼上次被他吓唬住了,这一次不能让他跑了。”

上次跟他的几个小弟,有两个这次也来了,对孙二还是有一定的怕惧,坐在那里不动,其他几个却没见识过孙二的厉害,起着哄便拥挤过来。

“嗨!小子!识相的今天叫个爷,然后把美女让给哥几个玩玩,否则打得你找不着北,以后别想再到益民镇上来。”

孙二仍然没动,手中的杯子却飞了起来,稳稳地落在了那货的嘴里,水是刚倒进去的滚烫的水。

哇...靠...打死丫的......

那货被烫得嘴唇去了皮,杀猪般的嚎叫起来,还不忘让几个小弟打人。

孙二用余光看了一眼那几块货,又看了一眼桌子前没有过来的四个人。

四个人里,有两个是上次跟着的小弟,还有两个他不认识,年纪都在四十岁左右。

过来的几块货,没看明白孙二是如何把一杯水倒进那货的嘴里的,都目瞪口呆地站在那里没了反应。

坐在桌子前的两个四十岁的人,其中一个见兄弟们要吃亏,活动着手腕走向这边。

孙二隐约地感觉这个人不简单,心里也加强了警惕。

那个人过来后,把小弟向旁边一拔,瞪着孙二问:“你为什么伤我兄弟?”

话音刚落,抬手一拳直奔孙二面门而来,拳风呼呼作响,眼看要打到孙二的鼻梁。

孙二的头轻轻一低,坐着的椅子向后飞去,人却到了这个人的身后。

那个人本来自以为偷袭得手,心里还在得意,心想即便你是个厉害的主,也躲不过我这一记铁拳,我要让你面门子开花,也跟郑屠一样开个头油铺。

看来这货没少看《水浒传》,他打过之后,还狂一句:“郑屠我来了!”

孙二已经到了他身后,听到他一喊,心里也在发笑,心说没想到一个混混还看书,说起来也不错,是个有知识的混混。

手上却没闲着,等那个人反应过来时,他的手已经提着领子把这个人摔了出去。

啪!

听到几声脆响,那个人似乎被墙面撞断了几根肋骨,上次那货眼见大哥被打,回首看了一眼仍稳如泰山的另一个大哥,见他不动便冲小弟大喊一声:“哥几个上吧!一块做死他,今天不是他死就是我亡。”

“原来有点血性啊!”孙二冷笑一声,抬退便把一个冲上来的小弟踢下楼梯,楼下正有客人上来,吓得掩面退了回去。

另一个小弟猛地一下抱到了孙二的大腿,孙二正想扭断他的脖子,心说今天就开开杀戒,我是正当防卫,罪过也大不到那去。

却听到身后的座位上,另外一个男人大声叫道:“住手!”

声音不大,底气却很足,这个人瞬间也来了孙二身后。

孙二一个急转身,扭着小弟的头,面向这个人警惕地看着他,心说这个人终于出手了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来人没有动手,却问起话来。

孙二一愣,心说这个人好沉稳,便道:“让你的小弟都撤了,我便跟你讲话。”

来人把手一挥,那帮小子像被大赦了一样,撒腿便撤向了来人的身后。

上次遇到那货,捂着嘴对来人道:“于哥,他就是给杜总治病的那个孙二,我已经调查清楚了。”

孙二一听懵了,心想原来这货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底细,怪不得这一次不跑,原来是找到了后台靠山。

再看眼前这人,气质绝非一般,看样子又不像是道上的,只是那双眼神令人不寒而栗。

好重的杀气!

孙二嘀咕着,寻思着凭自己的本事,虽然不至于败下阵来,估计想赢他也是很难。

来人听了那货的解释,微微一笑,道:“原来你就是孙神医?”然后又对那帮小弟怒道:“你们这帮子废物,见孙神医还不客气点,你们想找死吗?”

孙二听着那话的味不对,问道:“还不知道这位大哥怎么称呼?”

“哈哈...我就是一个闲人,没什么名号......”

上次那货见孙二对大哥的态度客气,便来了精神,紧跟着说:“我家大哥是青河市义会的三掌舵的,怎么你害怕了,要是害怕了跪下磕几个头,我们大哥便会放了你。“

孙二冷笑一声,没有理会他,对来人道:“原来真是位大哥,孙二很高兴能认识你,一起坐下来喝一杯如何?”

三掌舵的一巴掌挥在那货脸上,怒道:“这里没有你插嘴的份,要不是看在你叔叔和五哥的面子上,今天便废了你...滚...”

那货一声不也吭,捂着脸和嘴躲到小弟们的后面。

孙二哼了一声,脸上却是笑着,道:“那就请坐吧!”

三掌舵的摆摆手,客气道:“算了,神医要陪美女,我这污人便不凑热闹了,我叫于敬海,是红山市人,在义会跑个腿,以后遇到了就是朋友。”

说完,于敬海一抱拳,独自一人走下楼梯,下了两级,回过头来,冲孙二一笑,道:“对了,好心提醒你一句,以后千万不要再去青河市。”

看着于敬海离去的背影,孙二回味着最后这句话,很快便把这句话,与前些日子发生的事情联系到一起。

那帮子小弟见大哥走了,那个还敢留在这里,刚才他们就是狐假虎威,现在见大哥没有与孙二交手走了,他们吓得屁滚尿流,尤其是上次那个货跑得比谁都快。

下了楼,于敬海并没走远,见那货到了近前,直接一脚把他踹到地上,令两个小弟拖到墙角,见四周没人,用脚踩着他的胸口,手指指着他:“你特么的敢坏了我的大事,我说让你招惹他了吗?”

那货杀猪般地叫着,连连求饶:“大哥,大哥,我错了,你给个机会......”

于敬海收起脚,呸了一口,骂道:“快滚,没用的废物!”

一群小弟发了疯似的跑掉了,于敬海回头看了一眼孙二所在位置的窗户,自言自语道:“这个人不简单,怎么堂主和五哥就招惹上他了?还有那个杜总怎么就跟他过不去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