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4章刘为的野心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在周媛和吴桐等人的劝说下,刘荞在悲痛中,也是哭尽了力气,慢慢地在孙二家的二楼客人房间睡去。

本来这事已经令孙二的心里受到了震颤,他自认为是自己做得太过,没想到后面发生的事,又令他改变了看法。

孙二为刘荞盖好被子,周媛和吴桐前脚刚出,他也正要腿出房间时,却听到了刘荞的梦呓。

孙二的听力极好,当他听到她在说刘为,便放慢了脚步重新回到了床前。

刘荞则继续说着梦话,孙二也听到了令他极为震惊的话。

“哥!我不要,我不要,你别再逼我了,即使孙二不要我,我也愿意待在他身边一辈子,除了他,这一生我不会再喜欢别人......”

这些话本来是令孙二感动的,然而后面的话,却令他跌入冰谷,心头充满了寒意。

“你为了你的野心,你让我嫁给孙二,无非就是贪恋他的金钱,你想要我挖坑他的钱,然后来满足你的欲望,这便是你苦心养育大我的初心吗?”

刘荞说到这里翻了个身,嘴里还在不停地念叨着:“你......”

说到这里,她似乎已经睡熟,响起了深沉的呼吸声。

孙二听听再无下文,重重地摔了摔盖在她身上的被角,厌恶地看了她一眼,低着头出了房间。

晚上,刘为醒来,发现自己躺在沙发上。

他不知道是被谁抬回家的,起床后摸着酸涨的脑袋,坐在那里麻木地发愣。

愣了一会,他才慢慢地回想着与孙二喝酒的场景。

突然,他惊吓得一身冷汗,依稀地记起孙二好像在喝酒的过程中,与某个人通电话,电话里说的是刘荞的事。

好像是在说刘荞与某个男人有那种事,其他的任何话,他已经全然记不得了。

刘荞,其他男人,会是什么事?

刘为坐在那里,反复地回忆着,却一点头绪也没有。

看看时间,已经是晚上八点了,刘荞还没有回家。

平常这个点,她基本上都已经回家,如果跟着孙二有事务或者酒场,她也会电话通知一声的。

他拿起手机拔通了刘荞的电话,电话只有嘟嘟的空响。

这死妮子去那里了?莫非真的与其他男人有了那种事,刘为是越想越惊,如果真的那样,他脑子里的发财梦,和那一大堆痴心妄想都将化为泡影。

他感到了头痛,本来喝过酒,躺在沙发上睡了半天,他的身体有些着凉,打了个喷嚏走到里屋找了几个药品吃了下去。

或许这些年,他的身子被掏空了,酒色过度,再加上这一次受了风寒,导致他长年积累的病灶突发,他的病症越来越重。

他躺到床上,迷迷糊糊地想了会事,便晕沉沉地再次睡过去。

第二天一早,刘荞还没回来,刘为挣扎着从床上起来。

他到街上去买点早点,平常里都是自己亲手做早饭,以便于妹妹能够吃到,今天实在是不行了。

说来也巧,今天孙二为了平复心情,以便于忘却了昨天发生的烦恼事,他在社区门口,破天荒的坐诊,而且是全天免费。

说来更巧,今天社区门口来了两个女孩,这两个女孩见到他坐在那里给病人看病,欣喜若狂地扑了过去。

“嗨!帅锅!”

“哎...帅到掉渣的锅锅......”

“这都是什么称呼?”孙二听到有人叫他,从病人身上抬起头来,发现面前站着两个年轻的女孩,仔细一看正是于婷和薛果。

“怎么不欢迎?”两个女孩同时问道,问过后还相视一笑。

孙二心说真会添乱,我这几天可没空搭理你们,便道:“不好意思,我今天特忙,没看到这里没有人帮忙,只我一个人够忙活的,你们那凉快那待一会去。”

两个女孩听了不仅没有生气,还高兴地说:“那正好啊!帅锅锅,我们两个就是护理专业出身,这现成的人不用白不用。”

“停,打住,首先你们再用这恶心的称呼,小心我不让你们进孙家洼村,其次我不需要你们。”

说完,孙二真不理会她们,继续给病人看病,奈何这两女孩死缠烂打,揪着孙二不放,搞得他实在没招了,假装恶狠狠地说:“好啊!你们要帮我也行,只是可是免费的奴隶,你们一分钱也拿不到。”

谁知,两女孩仍是笑眯眯地说:“好呀!好呀!我们本来就是来实习的,你能留下我们就行。”

我的苍天!孙二一捂额头,心想这什么年月了,怎么会有这么中二的女孩。

他实在是受不了,便说那好你们到后面给我煮木耳汤去,另外帮着干些杂活。”

两个女孩听后欢天喜地蹦跳着去了后面,孙二便叫了下一个病人。

这个人来到面前坐下后,却吓了孙二一跳,连说:“你开什么玩笑,昨天还好好的,今个儿这是来凑热闹,滚一边去,还有好多外地来的病人呢!”

来的人正是刘为,他刚才看着两个女孩,心里的色虫又动了,奈何身体实在是不舒服,全身上下没点力气,也只能是眼睛干看着。

孙二在与他说话时,早已经把他看个遍,以前他便看过刘为的身体,隐约地感觉到他的病灶不轻,现在看来病灶已经外发,他的身体极为不妙。

“咳...咳...那个啥,你真的是来看病的?”孙二有一搭无一搭的问着,心想弄死你小子,让你再有那么多肮脏的想法,还想黑我的钱,还想不劳而获,你也得有那个命。

这里想着,刘为的手抖了一下,额头上冒出了一层黑色的汗液。

孙二看后,意识到他身体里的毒素正在向外排除,只是凭他自身本能对毒素的排除,是没有任何效果的,他死的会更快。

这不是砒霜式的中毒,这是一种常年累月,郁积在体内的各类杂毒,再加上郁火上涌,经络完全受损,痰湿加重,给各个脏器器官造成了极大的负担。

“二子兄弟!快给我看看吧,特么的今个早上,我整个人都快要死掉了。”

孙二听后,微微一笑,心说短时间你还死不了,到了我手上不死也要扒你层皮,当然我不能让你死,我是个医生,可是你这货太损了太坏了,我不能不让你受点罪。

想着,他便把于婷叫了回来,在她耳边说了几句,于婷听后麻溜地跑后面去了。

【作者题外话】:上架前最后求收藏,求打赏

手快的赶紧支持一下儒子,不盛感激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