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8章杨丽录音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大车恰好擦着捷达车的侧面,划出一道火星,停在了栅栏前面,孙二的车子被轻轻地带到了路旁,所幸擦撞的力度不大。

路边上是一道两米深的水沟,眼看着车子要侧翻下去。

孙二手上的灵息恢复,车子便稳稳地扶正过来,然后这一停顿,令那些路霸重新聚拢挡在他的车子前面。

孙二无奈,只好下了车,走向那个人。

“跑呀!特么的撞死你个丫的,你不想活了是吧?”为首一个人,三十来岁,手里拿着一根橡胶棒,握在手里点着孙二的头骂道。

孙二还不说话,身子仍在向前疾行。

五米,四米......

到了眼前,他离这个人只有一米时,他的手已经伸了出去,那人手里的橡胶棒刚想抬起来挥打,却被孙二提着衣领直接摔了个狗吃屎,躺在地上哼唧起来。

特么!打死他,这个人够横的,在我们地盘里还敢撒野......

对,打死他...草...

捷达车没有熄火,车门子也没有关上,孙二的打算,便是把这些挡道的畜生全部扔到一旁,然后自己上了车子直接可以开走。

然而令他没想到的是,对方不仅没有害怕,反而是全部包围上来,而且路的对面还来了三辆警车。

警车来了之后,并没有制止双方打斗,直到眼见孙二把那帮子挡道狗扔得差不多了,这才上前拿出手铐说孙二聚众闹事,打架斗殴。

孙二心里轻蔑的一笑,心想我没做错,你们即便是抓了我,你们又敢怎么着我。

笑过之后,令他不可置信的是,警察只抓了他而没有抓那帮子玩意,他便心生怒火,知道了这些警察不是非法冒充的,便是这些人的后台。

他把手一抖,轻易地挣脱了手铐,对为首一个说:”要抓都抓,凭什么只抓我?“

为首一人还没说话,那帮子挡道的,其中一个黑乎乎的人,看了一眼他开的捷达,把嘴巴一歪,对为首的警察道:“别怕他,看样子他也不像有钱的人,估计也就是那个公司的司机,老板谁有他这样的身手?”

话说的没错,也基本符合行行情,还真没几个老板像孙二这样。

为首警察听后脸色一缓,也觉得十分有道理,再次把手铐给孙二戴上,说:“你要是敢反抗,我就告你干扰执法,有什么事回派出所再说。”

孙二无奈,说:“那你们必须把他们也带回去。”

为首警察怪怪地一笑,道:“好,那就带上他们。”

带是带上了,却没有给他们戴手铐,孙二心想这帮子黑心王八蛋。

他被带走了,却不担心自己的安危,他担心的是车上的杨丽,便向杨丽打个手势,让她开上车自己走。

当他进了派出所刚坐下,杨丽也被抓了进来,孙二问过这才知道,那帮子人根本不让她走。

孙二这时便生气了,用手一摸口袋,发现手机还在,便暗中用灵息打开手机,拔通了马科的电话。

他的声音极小,马科听了半天才听明白,连说让他耗着那些王八蛋,他立刻带人赶过去。

挂了电话,孙二便悠闲地跟警察扯东砍西的,胡说了一通。

小协警察不知道行情,也不敢过多的问,只好让他蹲到地上,也收走了他的手机。

杨丽穿得太暴露,引起了一个年纪大点的注意,走到她面前调戏起来,孙二怒道:“你敢动他试试,我绝对让你活不过今天。”

那个人还真胆怯了,不为别的,那个头告诉他,在没有调查清楚孙二的身份之前,千万不要动他。

这时,审讯室进来了一个人,来到了孙二面前,他的后面也跟着一个人。

看到后面这个人,孙二自然是认识,他的心里便咯东一声,心说要坏,怎么在这里遇上这货。

来的人,正是两次在“君再来”打得那货。

那货前面走的这人,看其衣服上的花花,孙二判断着应该是个所长之类的小官,他便想这个人是个头头,说话应该公平公正点,料他们也不敢胡来。

来人走到孙二面前,回头看了一眼后面那货,问:“就是他吗?”

那货点点头,一脸得瑟样,冲孙二把眼一横,完全忘了被孙二修理了两次的惨状。

来人对孙二说:“天堂有路你不去,地狱无门你偏来,于掌舵说过不让你去青河,难道没说小仓山也是我们的地盘?”

声音不大,孙二却听得很清楚,心想难道你们是蛇鼠一家,这特么就搞笑了,刚才还盼着他来说句公道话,听他这意思,他认识于敬海,还知道上一次与于敬海见面的事。

“你想怎么样?”

“跟我去一趟,杜老板正愁着如何找你,没想到你却送上门来。”

孙二听明白,心想事情已经明了,这过桥费的事还在其次,那是碰巧了,现在这事发展升级了,跟钱完全没关系了。

可是如果自己现在就挣脱手铐,搞不好要被告个袭警,自己苦于没有证据,即使后面马科来了也不好办了。

想着,他便不动了,一屁股坐到地上。

来人见他不说话了,老脸嘿嘿一笑,道:“孙神医真不给面,杜老板说了,只要你大人不计过,以后咱们就是朋友,这一次绝对不做对不起你的事。”

这人在说话的时候,孙二感觉到了身边有异样,透视过后,发现杨丽在口袋里悄悄地打开了录音机。

小娘们行,孙二绝对没想到,没有自己授意下,杨丽竟然胆气这么大,竟然没有害怕,还打开了录音机,这样的话便把双方的谈话完全录了下来,以后交给了马科便有了铁证。

刚才自己与对方的话里,来人已经承认了与杜源的关系,也说明了杜源要他办的事,这对以后打击杜源是有力的证据。

孙二看后,便想与来人多聊两句,让他说的更多。

后面,孙二得知,来人是小仓山派出所所长,去年刚从益民镇调过来,正是后面那货的叔叔。

来人回头问那货:“赵五,那一次冯三说的那个人,是不是也是他?”

那货原来叫赵五,孙二此时才知道他的名字。

赵五说是,来人对孙二便说:“我是这里的所长,我叫赵四清,以后神医有什么吩咐只管说,只是这一次一定要给我个面,否则杜老板那里没法交差。”

孙二心说你没法交差管我屁事,我巴不得你交不了差,岂止这样,我还要找姓杜的霉头,没想到他这么快便犯病了,这指定了是有求于我。

想到这里,他也没表示答应,对赵四清说:“那好,先给我除了铐子再说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