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0章为医学做贡献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周媛见方妍不相信她的话,用力地拍着硕大胸脯,说:“没问题,他用这个汤治好了多少绝症和疑难杂症,你难道没听说过孙家洼的孙二吗?”

方妍看着她那呼之欲出的饱满,心想这个女人好美,身体的资本也好雄厚,再看其他追随的女人,那一个也不比自己差,看来这个受伤的男人好有女人缘。

“他?他就是那个孙二?”方妍想过,又看了一眼木耳汤,她虽听说过孙二,却没想到眼前这个人便那个神医孙二。

知道眼前的这个人便是神医孙二,方妍再想他有这么多漂亮的女人便好解释了,试想那个女人不喜欢优秀的男人。

看着周媛,她脸色凝重地说:“这就是客满楼卖的那种黑木耳吧?听说与一种白木耳合在一起,药用价值很高?”

“对,对,对...医生...你就让我们试试吧!”

她们说这话的时候,正好来到了病房里,方妍也看到了孙二抬起身来又躺下去的一幕。

其实,孙二再次陷入晕迷,却没像之前一样失去了任何知觉,这一次他的头脑恢复了清醒。

只是,令他自己也奇怪的是,他怎么也睁不眼睛,身子也动弹不得。

他想叫周媛,想亲亲林玫,想抱抱吴桐,想跟梁妮说说话,然而他不能,只能静静地躺在那里,听着几个女人议论着自己。

方妍瞅了那些汤一眼,把身子爬在孙二胸前,侧耳静听了一会,双拿出听诊器听了一会,然后拔开他的眼皮,看了一会眼珠子。

孙二现在恢复了知觉和嗅觉,方妍俯身的动作,他的医生服领口是大开的,他的透视眼也恢复如初,里面的实物是能看到的,虽然只是一抹模糊。

好香...一缕清幽的香气...钻进了孙二的鼻腔......

这个女人用的是什么香水,香而不浓,淡而不散,久久地飘在他的身前。

再想着她胸前那团火焰,孙二的身体终于有反应了,令他恼火的是,全身上下,只有那个地方能动。

方妍的长发还不时地抚着他的脸,几乎是在面对面跟他对脸,这极致的诱惑,令孙二脑海里想象着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美女,怎么自己看不见她,魂魄似乎要跟着她走了。

方妍终于看完了,收起听诊器,回头对周媛说:“好吧!咱们死马当活马医,如果你的汤还不起作用,那只能让他转院去青河了。”

孙二听说要去青河,便想起了杜源和义会,心想千万不要,如果到了青河地盘,那些混蛋可是什么事情敢干出来,我孙二指定了不能活着回来了。

他不能动,也就阻止不了这个决定,便把希望也寄托于那盆木耳汤上。

神汤啊!你可是孙二的治病法宝,这一次要用在我自个身上了,你可千万要争气,咱们不蒸馒头也要争口气好不。

他在想着,周媛见方妍同意了,端着小碗汤,拿着汤勺凑到了他的面前,林玫也抢着把他的枕头抬高,吴桐则紧张地看着他,轻轻地呼唤着他。

孙二能听到,吴桐是多么企盼自己快点清醒过来。

是啦!这么多女人,跟着我还没享福,还有那片野树林和山沟,那里有我初始的梦想,我要带着村民们发财致富,这一切我还没做到,我不能这样躺一辈子。

孙二生起了求生意念,也感觉到了那股白雾状意念重新出现,只是看起来很淡,像一缕轻烟。

汤好歹是喝完了,孙二仍然没有任何反应,方妍对周媛说,任何药物也不是神药,不是说喝下去便立杆见影的。

周媛等人听了觉得也是,孙二那么高超的医术,遇到疑难杂症,也有棘手的时候。

这三天,所有的人都累坏了,全部都陪在病房里。

方妍见她们还不愿意去休息,便劝说:“你们去休息吧!白天有我们医务人员看着,应该没什么大事,等晚上你们再轮班过来陪他。”

周媛和林玫听了觉得也是,便带头离开了,出了病房,见杨丽独自一人坐在那里默默地流泪。

周媛看了她一眼,拍拍肩膀道:“走吧!我知道你也心痛他,最伤心的人应该是我才对,你在这里哭个什么劲?”

杨丽抹了抹泪,看着周媛,苦笑一声,她的心里并不比周媛好受多少,只是她名不正言不顺,她不敢在人前表达自己的感情。

女人们都走了,护士进来给孙二打了一针生理盐水便出去了。

病房里只剩下方妍一个人,她搬过来一个凳子,坐在孙二的床前,握着他的手,口罩上面露出来两只眼睛,盯着他的脸,另一只去抚他的额头。

“多好的一个人!怎么就无端端地成了植物人,只是,只是......”方妍似乎觉得孙二已经醒了,她却又不敢相信,只能试探着他的反应。

装?我看你装?

方妍小声嘀咕着,故意让孙二听到,反正房间里没其他的人。

她怀疑孙二是装出来的,为什么明明看到他已经苏醒,而且已经自己坐了起来,现在却怎么叫都不会醒来。

她想不明白,抚着他的脸,身子也便离得更近,那股香味刺激得孙二大脑充血,意识又是一片混乱。

美女,我不是想装,也不想骗你,可是老子特么真的动不了,要不然现在没有人,我下面那玩意火大了,小心我来个霸王硬上弓,看你还说我装不装。

方妍看得久了,发现孙二的脸皮竟然在动,她便婉尔一笑,拍着他的脸,说:“我说你是装得吧?快睁开眼,看看本大美女,这么绝色天香,这么倾国倾城,你打着灯笼也不好找,还不快起来看看。”

孙二心想别美了,小心招狼,越是美丽的女人,在黑暗的角落里,招狼的机率越大,他现在竟然有些腹黑,心想我是真看不到,你还在这里刺激我,小心我......

啊!她在掐我!

孙二感受到了痛,却奈何再痛,他也只能干受着,他真的动不了。

掐了一会,方妍感觉奇怪,心说按道理讲,孙二没有病,他好像也恢复了知觉,为何却是动不了。

从刚才掐他的反应来看,他似乎想动,看来是真动不了。

她想了一会,回头看看病房的门,嘴角露出一丝神秘的微笑,转过身来却把白衣大褂的领口的扣子解开,露出了里面的内容。

她再次俯身过来,里面饱满的柔软,几乎贴到他的鼻尖了。

做这些,方妍的心里也在活动着,心想我就牺牲一下又如何,如果他真的动不了,这也算是一奇特的临床案例,我也算是为祖国的医学奉献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