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6章唐几酒后吐真言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杨丽一脸兴奋,心里有一百只小兔子在跳,这可是他们第一次明正言顺地约会,她也知道从现在起,她才真正地成为孙二的女人。

“好!我在这等你!”杨丽没有任何置疑。

杨丽答应着孙二,立即从包里拿出随身换的衣服,帮着孙二换上。

孙二便打电话约了唐几,二人去了镇上的一家酒店。

唐几很奇怪,孙二消失了这么久,他回来便约了自己,电话也没说什么事。

孙二也故意不说,只说想喝酒了,太熟的人不想约,唐几便笑笑,说你这个人很奇怪。

直到酒喝得差不多了,孙二这才引着话题,说出了修路的事。

唐几也是酒意上头,顺着孙二的话便说出来,说修路的事真不是自己搞得鬼,他也不知道账目会出问题。

经过详细交谈,孙二终于知道,唐几应该不是背后操纵账目的人,他便在心里算盘着,这个人应该是李子秋身边的人,或者是孙宇那边的人里。

修路是由三方协管的,唐几算是承办方,李子秋是协办方,而孙宇那边提供图纸和资金预算。

想来想去,孙二把目光放在了孙宇那边的人上,那个人名叫郭伟。

他是郭莲的亲哥,也是孙宇的亲信之一。

孙二本来不应该怀疑他,他知道孙宇敢用的人,那都是他相当信任的人,这一点,孙宇也多次提及。

只是有件事,唐几说了之后,孙二才猜疑到他的头上,唐几说这个郭伟每次修完一段路,在估算账目时,总要给一个人打个电话,还要背着任何人。

本来,唐几也是不知道这事,他也是有次喝多了酒,躲在一间瓦房后吐酒,无意听到郭伟正在打电话,说让电话那头的那个人放心,说账目的事指定了会做的没问题。

唐几虽然醉了,却听得心惊,常年做生意,他最在意的就是账目问题,即使梦中听说账目出了问题,也是会惊醒的。

他再想听,郭伟又说了几句不会出错,说只等上面来人,便挂了电话。

孙二细细地思量着这段话,一边与唐几喝着酒,一边考虑着该如何去找这个郭伟。

喝着喝着,唐几又喝大了,只是这个人的洒量还行,喝大了不埋汰。

孙二虽然对他没有好感,憎恨他对刘荞的行为,却也自相矛盾着,心想若是没有他对刘荞的兽行,刘荞现在还在缠着自己,从这一点上来说,他还要感谢唐几。

一边喝着一边想着,这话题不自觉地又转移到了刘荞身上。

说到刘荞,唐几眼珠子咕噜一转,酒意醒了一半,抬着沉重的大脑袋,血红的眼瞪着孙二,生怕孙二生气,一个劲地傻笑着。

孙二也是为了让他放心,拿过酒来,丝毫没有任何表情,敬了他一个酒,说道:“刘荞与我孙二没有任何瓜葛,你唐总别放在心上,她刘荞不找你麻烦,说明她在心里接受你了,你完全可以继续追她。”

又说了一大堆话,说的唐几终于变了脸色,连忙摆手说:“孙总,孙神医,你快别再说了,我唐几还真没把她怎么着。”

孙二嘿嘿一笑,道:“没怎么着了,就是上了个床,这个可以理解,可以理解,人之本性,食色性也。”

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文绉绉了,反正那些词出现在脑子里,他随口便说了出来。

“她...刘荞吧...还真没跟我怎么样......”

“怎么可能...你们...”孙二笑了,却突然不笑了。

“你再说一遍?”孙二看着酒后吐直言的唐几,心想一个喝到这个程度的人,若是没有他孙二这两把刷子,能把喝酒不当回事,那这个人说的话,指定了是酒后吐真言。

唐几一拍桌子,手指着天对孙二发誓道:“我说的都是真的,当初我也被你们整懵了,那晚上也确实是喝断片了,一时没回想明白当时的情景。”

“什么意思?你现在是想反悔,想抵赖是吧?”孙二矛盾着,他宁愿相信唐几真把刘荞怎么着了,那以后刘荞便可以离自己远远的。

“这件事吧!它是这么回事......”

唐几把后来慢慢回忆的情景,一五一十地说给孙二听。

孙二听后,心说这事巧了,他也是压根没想到刘荞当天会来好事,心里也怪道,你刘荞怎么就这么不长眼,早不来好事,晚不来好事,怎么偏偏跟我过不去,好不容易设成的局,你怎么就来了好事。

再一想,也不对,这刘荞来了好事,唐几喝大了要是霸王硬上弓,他那还会顾及得这个,刘荞也是铁定了跑不出他五指山。

唐几听了孙二的疑问,苦笑一声:“我当时只记得,我趴在她身上,脱了她的丝袜,手上抹着一抹鲜血,我吓得魂都掉了,再后来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,估计是吓晕过去了。”

孙二心说这叫什么事,又想自己今晚上跟唐几说刘荞干嘛,这事情不说明白还好,这说明白了,让刘荞知道了那晚上的真相,以后还不得继续缠着自己不放。

想到这里,孙二嘿嘿一笑,搂着唐几的肩膀,道:“唐总,你真是我孙二的好哥哥,你这个哥我认了,以后咱们合作常有,我孙二也绝对不会亏了你,如果你那里不舒服或者亲朋好友想看病,那我孙二一分钱也不要,保证给看得好好的。”

唐几听说这个,眼冒绿光,这个好处可比金钱好使,再有钱的人也不愿意与疾病打交道,何况他们这些老板那个身上没几处毛病,他们的家人过着花天酒地的日子,那个没有富贵病。

“好!兄弟!你别说了,我知道你的意思了,打死我也会为你保守这个秘密了,虽然我知道你当初摆了我一道。”

说到这里,唐几的酒也基本吓醒了一半,他也明白了那一晚的事,根本就是孙二摆了他一道,是想让刘荞勾引自己,而孙二想着让唐几要了刘荞,从而可以摆脱刘荞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