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8章沙发下面有耗子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接通了许诺的电话,孙二直接告诉他,让他带人去马副书记家周围蹲点,又把自己父亲的相貌说了一遍。

刚想放电话,孙二怕许诺真的认不出父亲来,便又把高大堂的电话告诉了他,让他有事可以联系高大堂,许诺这才放心地答应下来。

处理完这些事,他便想着上次在吴庆家出的事,心里过意不去,便想去看望一下吴庆。

做了去吴庆家的决定后,他去了趟小山沟。

扫兴的是,这一次并没有出现太岁,令孙二失望透顶,他意识到太岁没有给他雪中送炭,后面的危机还是要靠自己解决。

第二天上午。

孙二到了吴庆的家,那个菲佣正在做饭,见是孙二来了,也想着那一晚的情景,心里仿佛有只小虫子在爬,放下手中的活,竟然来到了客厅。

这个举动,把吴庆吓了一跳,菲佣可从来没有在家中有客人的时候,会出现在客厅之中,最多就是上上茶水或者送送瓜果什么的。

“有事吗?”吴庆把身子向一仰,惊奇地看着她。

“老板,我能和孙老板说会话吗?”

这可奇怪了,吴庆怎么也想不到菲佣有这个请求,可是一想孙二是个医生,难道说菲佣身体有病,如果是这个理由,那还好解释。

出于这种考虑,吴庆也是自觉,自己退出了客厅去了花园溜圈,把空间留给了孙二和菲佣。

等吴庆出去,菲佣立即变了脸,拿起茶几上一个茶壶,便砸向了孙二。

孙二一看,这洋娘们说变脸就变脸,这脸变得比六月的天还快。

他当然也不会被砸到,一手接过茶壶,还嘻笑着:“这壶好贵,你砸坏了要赔的,工作也就丢了。”

他自然是知道菲佣是为那晚上的事跟他计较,手里把玩着茶壶,笑嘻嘻地看着菲佣。

菲佣见没砸中孙二,一脸怒气未消的样子,冲上去便挥着藕节状的胳膊拍打孙二。

孙二那能让她打着,身子横向飘移出去,原来坐的地方便空了,菲佣来不及收手,直接扑到在沙发上。

由于她的体重太大,惯性太强,直接顺着沙发便滚到孙二身上。

噢......

孙二再次抱到这个洋妞,自然比上次的感觉要爽多了,那一次惊险万分,他根本顾不上体验个中滋味。

柔软的腰腹,高隆的胸前,肥硕的大腿,一头微微卷曲的黑发,菲佣入怀时的回眸,那叫一个风情万种。

看着她略带微蓝色的眸子,孙二惊诧不已,他知道世上拥有蓝色眼睛的人种,只能是西方人种,而这个菲国人,怎么会有如此美妙的目光。

他一时陶醉,手腕上自然地用了力量,把个菲佣紧紧地搂在怀里,不停地打量着她的眼睛。

你?快...放手......

菲佣被他搂得呼吸不畅,脸色也有些微红,浑身火热起来,她不知道在孙二看她的时候,她的心情为何会有这种反应,本来她是来寻仇的。

寻什么仇?只有她明白,长这么大,她还没有被男人摸过,岂止是摸了,就在那个晚上,她光光地被孙二抱在怀里,把全身上下摸了个遍。

她自感委曲,本想着找孙二理论一下,谁知见到孙二时,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也不会表达自己的想法,上来便用上了武断的手段。

要是孙二知道她的想法,他会说没有把她摸了个遍。

哦,当时只觉得很软很舒服,其他的什么都忘记了......

确实,孙二被她敲晕后,一直到现在,他还没有时间来想过那一晚的事,也没有想起过这个肥美的女孩。

“你,你放手,你到底放不放......”菲佣有些急了,张口便在孙二的胳膊上咬上一口。

“啊!你个牲口,你真咬啊?”孙二被咬痛了,他也是奇怪,他现在被人咬一口,基本上是没反应的,为何这个洋妞咬他,他的痛如此厉害。

“嘿,嘿嘿...有意思...”孙二把手一松,要换个姿势抱她,心说到手的肥肉,不吃白不吃。

他不是真想吃她,是想戏谑一下这个洋妞,谁让她不分青红皂白便咬人。

他的右手空出来,顺势在她的胸前抹了一把,触碰到那两颗小豆豆。

啊...你混...

菲佣一时羞红了脸,伤势便想再咬一口,结果她的嘴想去咬他胳膊,他的嘴也落了下来。

呜......

两张唇结结实实地结合在一起,还发出了“啵”的一声。

菲佣拼命的拍打着孙二的大腿,她现在完全侧倒在孙二的怀里。

孙二那承想这么巧,本想戏弄一下她,没想到她主动贴上来了,这下可好,玩大发了......

门开了,吴庆拍打着身上的灰尘,看样子刚才是修剪了一下花草。

孙二早已经看到,一下子便把菲佣抛到了沙发的另一边,而自己则装作没事人似的,继续喝着茶水。

菲佣被他抛开,滚落到沙发上后,发出一声尖叫。

吴庆听到声音,快步走进客厅,看到菲佣的样子,急问:“古琳娜,你在干嘛?”

原来她的名字叫古琳娜,孙二暗自嘀咕了数遍这个名字,又想起那蓝色眼睛的血统,心里便捉摸上了。

古琳娜刚从沙发上坐起来,本来作势是想去扑孙二的样子,见吴庆回来了,只好把身子一收,冲着吴庆尴尬地一笑,还摔着手腕,装着刚在干活的样子。

“哈哈...哈...吴总,刚才有只耗子跑沙发地下去了,我吓一跳叫了出来......”

“哦!是吗?”吴庆走到沙发底下,又看了一眼镇定的孙二,看他的样子不像是见到耗子的样子,又弯下腰在沙发底下看了看。

“那有耗子?孙神医看到了吗?”

“没有啊!吴总,可能是她看花眼了吧?”

“哈哈...是啦...是啦...我看花眼了......”

看着古琳娜一脸窘态,吴庆也不知道说什么好,便问:“你们聊完了吗?”

吴庆也是人精,其实他进门的时候,眼睛的余光看到了古琳娜是从孙二的身上起来的,他在猜测这两个人是在干那种事,还是在打架?

想了想,他认为古琳娜很正统,也是个古典美人,她十四岁便跟随了自己,并漂洋过海到了这里,于是他否定了前者。

再联想到孙二出事的那个晚上,好像就是古琳娜敲晕的孙二,虽然事后,二人均没有承认此事,可是吴庆还是怀疑过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