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4章只能是我骂你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五个人都知道,陈业清再不济,那也是跆拳道蓝带水平,还曾经练过一阵子截拳。

五个人中,方妍认识的另一个人,嘴里骂咧咧地,看样子还喝了点小酒,满嘴的酒气,冲上来也不打话,奔着孙二的面门便打。

这拳头真硬,孙二也感觉到拳风很紧,一般人还真躲不过,速度太快了。

也在眨眼之间,拳头到了眼前,再不躲真躲不过了。

令人疑惑的是,拳头眼看打到了孙二,孙二却不见了。

这人的酒意顿时没了,睁大眼睛去找孙二,却感觉脖子上一紧。

孙二早到了他身后,什么也没干,直接就是手上用上力,提着这个人的脖子便提了起来。

“放我下来......”那人感觉不对,却发现身子已经腾空,他意识到自己这是着了道。

“笑话!想下来吗?刚才怎么不自己下来,非要我送你上去?”

那个人脸色铁青,冲老大喊:“大哥,你快救我!”

其他三个兄弟没看到,老大早看到了,他可是看得清楚,要不说他有两把刷子。

孙二到了这个小弟身后的过程,他看得一清二楚。

太快了,这个人是谁?青沟地界,他还真没遇到过类似的对手,他们“苍狼五兄弟”在青沟道上是横惯了,连当地的一般盘口,都要让着他们三分。

“放了他,咱们做个交易如何?”老大知道此时上去,兄弟便要吃苦头了,他的速度根本不能直接从孙二手上抢下小弟。

“给!”孙二也没打算拿他当人质,放虎归山也无所谓,再想把他抓回来,那是易如反掌。

“好本事!”老大接过小弟,叫了声:“老三,没事吧”

叫老三的人点点头,回身一脸恐惧地看着孙二,叫道:“有本事你报上名来!”

孙二哈哈一笑:“你就叫我爷吧!至于名字你就没必要知道了!”

“放...你有种...”老三本想也骂人,一想这骂了再被打就不好了,这面子还是要充的,不能再被兄弟们看了热闹。

老大则说:“我见过横的,也见过不要命的,却没见过既横又不要命的。”

孙二搓了搓手,对方妍道:“回车上等我,回头别真溅你一身血。”

方妍见孙二果然了得,心里虽然还是紧张,却不再为他担心,知道他可能真有本事对付这些人。

看方妍上了车,孙二把车子锁上,把钥匙放好,走向“苍狼五兄弟”。

“来吧!你们是要单挑,还是要全上?”

“笑话,全上污了我们兄弟的名头,刚才让你侥幸得了便宜,老三是没长眼,你却沾了便宜卖乖,那就怪不得我了。”

说话的是老大,他看清了孙二的本事,嘴上虽然强硬,心里却在盘算着如何退场。

陈业清常年跟他们打交道,听老大的话意,便知道他们想走,这说明五兄弟已经生了怯意。

孙二嘿嘿一笑,道:“那最好!”

他可不管五个人什么意思,心想你们来我便接着,不来那便万事大吉。

老大假装接了个电话,冲电话那边狂喊乱叫了一翻,放下电话,口里骂道:“这帮子龟儿子,没有我还办不成事。”

说完冲台阶上的陈业清喊:“陈少,我家中有急事,你这忙还真帮不了,你另请高明吧!”

孙二冷冷地看着,暗骂道真是一帮子龟儿子,碰上硬茬比兔子跑得还快。

“苍狼五兄弟”临走,老大还不忘跟孙二说上两句:“兄弟!咱们不打不相识,咱们回见了唉!”

看着五个人拍拍屁股走了,已经痛得昏迷的陈业清,心里这个恨。

孙二走到他面前,蹲下去,捏着他受伤的位置,骂道:“麻逼,这两个字只能是我骂你,你骂我就不可以,以后记着了吗?”

陈业清现在骂人的资本没了,恨人的资本也没有,那敢不答应,咬着牙点头答应。

“120吗?这里有个伤者,不小心从上百层台阶上摔了下来,全身数处骨折,地点创世大厦门前。”孙二起身打了个救护电话。

临走,拍拍陈业清的脸,问:“知道到了医院怎么说吧?要是说错了,后果可是很严重的。”

陈业清在心里骂了千百遍孙子,你没打死我,总有一天我要打死你。

他这个人好强要脸,怎么会让人知道,身上的伤是被别人打的,除非没有办法遮掩不过。

孙二上了车,方妍便问:“他没事吧?”

“我说过死不了就行,难道你还对他有感情?”

“没!他就是一禽兽,我早就想跟他分手,他缠着我不放手。”

“算了,忘了他吧!”孙二也不好再说什么。

车子很快到了方妍的家,看着她上了楼,孙二这才返回客满楼。

回到客满楼的办公室,他的屁股还没坐稳,花明便进来了,手里还捧着一杯热茶。

小娘们不错,还真懂得体贴人,知道我忙活了半天口渴了,心里想着,便盯着她那双雪白大腿看。

花明把茶送到他的身前,侧着身站在他傍边,却发现他在看自己,羞得小脸通红,扭着身便想走。

“站住!”孙二憋着笑,假意一本正经地样子。

“老板,你有什么事吩咐?”花明一边偷瞄他,一边想走。

孙二指着对面的沙发,说:“坐下,我想跟你聊聊。”

花明一听让她坐下,心里一万个乐意,再也不用让这禽兽看个遍了。

孙二见她坐下,顺便瞅了两眼,心里暗喜,这个方位和姿势,比只看大腿还过瘾。

可不是,花明的裙子不长,坐下后大腿露出的更多。

关键的问题,她怎么坐都不方便,因为孙二的位置正好是在他正对面。

如果花明摆齐了腿,斜视的角度,还能看到里面的内容,如果她折叠腿坐,腿下露出雪白的下面,还能看到那......

死孙二,坏孙二,你个坏人......

花明坐下后,浑身难受,红着脸扭着腰,不断地调整着姿势。

孙二却看着直乐,心说我看你怎么办,你就坐那扭,别说这个样子好美,煞是另一番风情。

他在那偷乐,花明却想到了对付他的办法,因为她来便是想让他签字和汇报一些问题的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