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8章看别人打赌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这家店的鉴别评估师确实在行,一眼便看出了鼻烟壶和扇子的价值,只是没有给孙二预期的价格,鼻烟壶只给了二十五万,而扇子则给了三十五万。

孙二觉得这个价钱相对公平,古董行自然是要赚取一些差价,自己若是要的狠了,他们肯定不会收的。

孙二虽然没有捣鼓过古董,却深谙其中的道理,他知道古董这一行当,宰得就是对古玩似懂非懂,半生不熟的人。

他便想自己即使有一双透视眼,终究还是经验不足,可以攒足经验后再涉足古玩这块,而赌石在拥有透视的前提下,对经验便没那么严格的要求。

出于此种考虑,孙二做完了交易,便不想再这里待了。

看看卡上的钱又多了四十万,孙二心里些微有些小激动,信步进了一家小饭店,草草地吃过饭,便奔着古玩街后街而去。

玉石类古玩和赌石行,全部都在后街这一带。

孙二到了这里,看到前面有家店铺铺面很大,门前围拢着数百人,好像里面正在赌石。

他不需要靠近前,便已经看到了人群之内,正有两个人在赌石,这是一种真赌石,是两个人在打赌。

站在毛料前面的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,个头中等,身材微胖,国字脸。

他正仔细地观察着毛料,而另一个人则抱着双臂,这是一个年轻人,年纪不过三十。

年轻人好像胸有成竹的样子,看着中年人仍在观察,不屑地对周围的人群,说:“搞什么劳什么子,一块破石头有什么好看的,别再浪费我时间。”

中年人急得满头是汗,眼前这块石头,足有篮球大小,他好像看到了里面有绿,可是就是断不定什么水种。

翡翠毛料里面能不能出绿,就决定了它的价值。

如果一块石头赌对了,里面出了绿,一般情况下不会赔本,有些毛料如果出了上好的翡翠,那就价值连城,而有的毛料通体全是普通石头,那就一文不值,扔在大街上都没人要。

孙二刚刚经过意念脑补,了解了一些赌石的基本知识,剩下的时间,便是寻找机会加以实践。

中年人急得冒汗,孙二也不禁为他捏了把汗,因为他可是看出这块石头里,什么都没有。

正当年轻人再想催促中年人时,中年人擦了擦汗,凝视了一眼年轻人。

年轻人看后哈哈一笑,说:“你输定了,那咱们可是说好了,你若是输了,这块石头的钱你出了,而且要拜我为师。”

中年人脸色黄白,显然是不愿意认年轻人为师,急得满头是汗,却没有了注意,因为他刚才抽疯了,答应了年轻人的赌约。

犹豫了一会,他对年轻人说:“要不这样,拜你为师可以,买石头的钱还是算了吧!”他的意思是明显地有些认输的意思。

孙二听后,心想这个中年人如此老实,而那个年轻人看起来很轻狂。

他刚想说话,却听年轻人道:“你身上连一千五百块都没有,还敢跟我赌石?”

“要不这样,咱们再挑块小的,我身上只带了一千块钱。而且也没带银行卡出来。”中年人说话时,也看向了赌石店的老板。

老板说:“别看我,你们已经买了这块石头,而且都已经赌上了,若想反悔,其他人也不会允许的。”

中年人无奈,只好说:“要不然你先买下这块石头,我后面再把钱给你。”

年轻人不依不饶:“不行!若是欠钱赌约,那是要翻十倍的还钱。”

孙二听不下去了,心说还有这样的赌约,一点仁义也不讲,他私心里看不惯年轻人的作派。

“这个老哥,你的钱我替你出了,另外……”孙二在中年人耳边嘀咕了几句。

中年人听后脸色大变,一脸不相信地盯着孙二看。

中年人今天本来不是来赌石的,要不然身上也不可能不带足钱,他是凑巧了在赌石外面碰见了冤家对头,所以他没过大脑,赌气跟对方进了赌石街。

孙二听了中年人在耳边嘀咕了一阵,便笑着说:“如果你不相信我,那你自己看着办吧!”

中年人想了一会,看着孙二的年纪不大,比跟自己赌石的那个年轻人还要小,他感到左右为难。

年轻人见有人愿意为中年人出钱,便道:“那好,既然你出了钱,就不要再罗嗦了,这事与你无关。”

中年人好像下了天大的决心一样,把手一摆,道:“我想了想,刚才我没看得仔细,以为咱们的赌约不正规,现在我想改赌约。”

年轻很意外,心想你还能改出个花来,便道:“那好!你想怎么改?”

中年人道:“不管谁输了,买石头的钱认了,拜对方为师,还要加一条,那就是从此不能再进青沟市赌石场。”

后面这一条是孙二让他加的,他是看不惯这个年轻人,这是想整整他,别让他以为自己是天王老子,天老二他老大。

年轻人听后,道:“要真是这样,那咱们把鉴定结果写下来,要好立个凭证,没想到你……”他看向孙二,犹豫着中年人这个决定可能是孙二出的注意。

两分钟后,双方把鉴定结果写在纸上,然后签字画押。

这两份鉴定书交到店老板手上后,孙二微微一笑,因为他早看到了年轻人的鉴定结果。

年轻人竟然也写出石头中并没有绿,但却以为其中有不少绿色的絮状物。

孙二便知道这个人正是个一瓶子不满,半瓶子晃悠的人。

石头中没有任何翡翠玉质,甚至是丝絮状玉质也不存在,这一点,他让中年人写得明明白白。

石头被切割开来,切割师下刀的时候,已经意识到结果,抬起头来看向年轻人,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。

年轻人以为是他赌对了,对身边一个老者说:“老刘,你的水平挺高嘛!”

孙二这才知道,年轻人自己不会,鉴定的结果是旁边站着的老头告诉他的。

石头切割了数次,切跨了再切,最后什么也没切出来。

年轻人的脸色不好看了,跑上前去扒拉着石头,一块块的观察着,却没发现他想要的丝絮状翡翠。

“没出绿哟!”切割师吆喝了一句,便让徒弟把石头拿走。

赌石店老板则宣布了结果,说:“这一次赌石,招山汤先生胜,红山倪先生负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