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1章你怎么不要?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孙二听了汤雷的话似有所悟,意念也提示了一些关于杂质排除方面的知识,他这才意识到眼前这块翡翠,绝对是稀世之宝,然而被常人得到,或许会当作品质不佳便宜卖掉。

一般人也是,得到了掺杂杂质非常多的翡翠,还真是不愿意费力不讨好地加工出来,即使拿去加工,大多数工匠也不愿意雕琢。

孙二却知道,这一块翡翠除了切入了黑藓和黄藓之外,再无其他类型杂质,若是能剔除杂质和杂色藓,单看那水种和色质,绝对是满绿级的玻璃种帝王绿。

东西是好东西,只是取出来翡翠之后,想要加工却是难了。

孙二在那嘀咕着,也在想着要不要把这块毛料拿到手。

如果真的下定决心拿下来,还要看那两个人舍不舍得放手。

果然,那两个人尖叫之后,其中一个人打着手电,把毛料拿到墙角无光处,透过手电光看了起来。

看了一会,这个人一脸犹豫,盯着另外一个人,嘴里念叨着:“好像是黑色翡翠,掺杂着其他杂色,如果真是黑翡翠,那咱们还是不要了吧!”

孙二听他一说,再看了一眼,发现包浆外层果然是黑色杂质居多,遮挡了里面的满绿光芒。

他的心中一阵窃喜,知道这两个人可能会放弃,另一个人的回答却击碎了他的侥幸。

“你错了,我看着里面虽然有黑藓,还有些黄藓,里面却是帝王绿级别的满绿……”这个人歪着头想了一会,纳闷道:“难道说这是一块品质极佳的杂色翡翠?如果是“五福临门”,那可是千古难遇?”

后面说话这个人看得明白,孙二便知道他是一个高手,因为黄藓隐藏极深,这个人能看出来,说明他是有些道道的。

孙二不由地再仔细看了看,又发现在黑藓和黄藓之间,那一片满绿之中好像有裂缝。

他正在那想着,后面说话这人,发出了一声叹息:“可惜了,这块石头里面的好料!”

另一个人赶紧问:“大哥,怎么了?”

后面那人道:“这块料不但有藓,满绿好像也不多,而且在满绿处好像还有好多裂纹。”

赌石的人都知道,如果一块翡翠中,出现了裂纹,严重地影响了切割出来的翡翠品相,那么再好的材质,也便没有那么值钱了。

孙二听了这人的话,心里一阵窃喜,自己可以得到这块石头了。

他从后面这人的语气上,听出来他好像是要放弃了。

果然,后面这个人拍拍手,收拾好手电筒,冲另个人招招手,那个人把手中的石头放好,从角落里走出来。

出来后,荣小兰问:“二位,怎么样?”

后面那人面露难色,道:“算了,这块不要了。”

荣小兰听后一脸失望,他也是赌石界水平比较高明的了,进原石的时候,他曾经观察过这块石头。

还有几个同行,都说这块石头不能开出上好的满绿,他拿回来后便想着懵人,让那些似懂不懂的人上当受骗。

现在可好,这两个人是行家,竟然看透了这块原石。

后面那个说完话,从包中取出一张银行卡,冲罗一道:“这十二块石头,你找人打包,我们要带回去切割。”

罗一赶紧拿过银行卡,从包中取出poss机,给这个人刷了卡。

那个人在罗一刷卡时,打了电话,便见外面进来了三个健壮的青年,他们抬上石头便出了院子。

荣小兰见两人要走,便挽留道:“耿先生,咱们可以一起吃个饭吧?”

后面那个人姓耿,把头一摇,道:“晚上,还要赶回省城,下次吧!”

孙二在二人说话时,却悄悄地走到了那块被放弃的石头前面,又仔细看了一遍,正在寻思着给多少钱合适,姓耿的赌石者,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,问:“小哥,你好像对这块石头感兴趣?”

“啊!如果这位大哥不要了,那我到想看看合不合适。”

“算了,你别买了,这块石头谁买回去,也要损失不少。”

“呵呵,大哥说的是,不过……”

荣小兰一听孙二想要,又来了热情,赶紧地上前,问“不过什么?价钱吗?这个好说。”

他是怕孙二听了耿先生的话,也放弃了购买的念头,便赶紧拦着不让姓耿的说下去。

“你别要了,我们大哥,那可是北省赌石界龙头老大,他说不行的料,你千万别买。”另一个人看出老大是有意帮衬孙二,不想让这个年轻人吃亏,也赶紧劝说着孙二。

孙二没再说什么,看了一眼汤雷,低声问:“这个石头大概值多少钱?”

他刚才已经把自己看到的情况详细的告诉了汤雷,他虽然可以看出里面是什么,对翡翠的价值却不清楚。

汤雷一听,这个师父怎么这么问,难道说他真的不懂石,不过看着也不像,他赌石的本事应该不错,眼前这块石头,他所看到的,跟对面那个姓耿的看的,基本上相差无几。

他便想便思索着,按照孙二大概说的情况,如果里面真的有三色藓,还有裂纹,那这块石头只有满绿级帝王冰种的三分之一或四分之一的价钱。

孙二听了汤雷的话,又想到荣小兰开的价是二十五万,他的心思便活了。

联想到在网上看过的一篇关于翡翠笔筒的文章,心说这个翡翠的尺寸跟网上那个笔筒差不多大,那个笔筒被卖了1200万。,要是能够制作出来同样的笔筒,那自己可谓是血赚一笔。

那个笔筒原来也是因为切入了大量的黑藓,且满身是孔洞,从而被许多赌石大师放弃,后来被一个人买去,精雕成了一件精美绝伦的笔筒,反而大赚一笔。

孙二知道那个笔筒的价钱,心想即使切不出那么大的一块,或者切割失败,得到的翡翠,即便是做成一件比拍卖会上小一圈的镂花笔筒,少说也要卖个三五百万。

有了这个想法,他便告诉荣小兰想买这块石头。

耿姓赌石者,见孙二执意要买,也不好再说什么了,便道:“不知道小哥怎么称呼?”

孙二把名字一报,对方也说:“我叫耿炎,是北省翡翠研究中心的所长。”

孙二听说对方是专门研究翡翠专家,不禁想到刚才他说的头头是道,估计也是看明白了原石里面的成色,便问:“原来你是个大家,那你怎么不要这块石头?”

孙二确实是好奇,再加上不清楚耿炎的具体水平如何,只好试探性地一问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