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8章赌赔了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孙二听女人让他赔新衣服,当场高兴地答应下来,心说事情能痛快地解决了最好。

女人说完这话后,却转了转眼球,瞅了瞅梁妮却冒了坏水,道:“我不要你赔新的了,只要她身上穿的这件,你让她马上脱了给我。“

“胡扯犊子,你搞什么飞机?”汤雷都看不下去了,原来眼中的女神,现在却是这幅嘴脸。

这世上还有这样的人,不就是弄破了一件衣服,至于当众让一个女人脱衣服,这女人实在是无法理喻。

孙二也是这么想的,他却没说出来,听了汤雷的话,冲梁妮示了个眼色。

梁妮本来听不下去了,她的火爆脾气也上来了,把手中的石头放下,插着腰盯着女人,黑着脸道:“你别踩着鼻子上脸,弄坏了东西,我们赔就是,你也不能这样污辱人。”

这话还真要梁妮自己来说,女人听了她的话,反而脸子好看多了,说也会笑了,道:“话是这样说,可是你刚才连句赔礼道歉的话都没有,你说让我怎么说?”

“这样说,那不就结了,不就是要我一句道歉的话,至于刚才那样急赤白脸的?”梁妮也缓了下来。

女人又道:“算了,不就是一件衣服吗?看你态度还算可以,就不用你赔了,你把你选的那块石头让我就行。”

正好店老板出来了,听到他们的谈话,也劝说着说和气生财,大家都是来求财的,不妨坐下来一起玩玩。

孙二听老板说话好听,心情也放松下来,连说好说好说,便让梁妮把那块石头给了女人。

女人拿着石头,回首便给了老板,说:“苏老板,马上派人把石头给我切了。”

老板姓苏,叫苏亮,是招山赌石场最大的老板,怪不得院子的规模要大于玉荣堂十倍。

苏亮接过石头便招呼切割师父去了院子,孙二等人也跟着进了院子。

林玫和郝仁都选好了石头,各自捧着生怕掉到地上,梁妮也重新挑了块石头,都来到了院子的切石处。

解石师父先切开了梁妮送女人的那块石头,趁着解石师傅摆弄原石的时间,孙二这才有时间去透视了一下石头。

令他有些遗憾的是,翡翠原石的密度很大,石头层很厚,他看到那层绿外面好像隔了一小层薄雾。

这是一块碗大的原石,表皮呈棕黄色,绝大多数位置是一些白花花的东西,偶尔有一点浅浅的淡绿,只在最深层有一小片绿色,绿色还不满。

解石是一项很刺激的事,有句行话叫做“一刀穷一刀富”,就是解石的真实写照。

随着切割机轰鸣旋转,数次停机、观察、再定刀位,再切、再观察……

那个女人的石头显出了原型,院子其他一些赌石者,也有过来围观的,全都连连摇头,认为这块石头恐怕是凶多吉少了。终于露出了指甲大小的一片绿色。

“涨了!赌涨了!”

”切出绿了,这回看来要赚。”

观众们阵阵私语,一群不懂石的人,在那里瞎议论着,两个解石的师傅却摇摇头,连忙停手,关掉机器把原石拿到一个案台上细看。

结果令围观的人大失所望,原来这只是一块假绿,只有非常薄的一层绿,形状十分奇怪,恰似一个皮球外壳,外壳之内是一块球形的普通石头。

谁有那本事,能把这层绿皮,完全从石头上剥下来,那便是当世第一神刀。

解石师父摇摇头后,直接喊道:“废料哦!”

人群便是一阵骚乱,孙二早知道结果,心说赌坏了,这个女人莫非要发疯。

等了一会,也没见女人生气,他便好奇地去看她,却见她拿着那块切不出艰的石头,直接扔向了废料场,然后头也不回的向门外走去。

孙二没见她脸上有任何表情,这与刚才见她时,简直判若两人。

“美女!请留步!”孙二感到不好意思,赔人家的东西,却没有赌出绿来,这件衣服算是白赔了。

“什么事?”女人似乎忘记了刚才的不愉快,平和地问了句。

“那个,我可以再给你赌一块,这一次保证你能赌出好货。”

“呵呵…算了…刚才我就开了个玩笑,既然你又来说话,那咱们也算不打不成交。”

孙二听出意思来,这个女人愿意与自己交个朋友,便看了她身边的那个男人。

男人根本没看他,垂着手立在女人身后动也不动。

孙二便瞎想了,这个男人年纪大了,不会是她爹或者兄长什么的。

女人见他看身后的男人,便笑道:“他是我保镖,你只需要记得我就行,我叫王艳华,是招山大王企业的老总。”

我的乖乖!

孙二暗叫一声,怪不得扔掉那块石头眼睛眨也不眨,感情这是个美女大富婆。

“咳!再怎么说,我也赔你件衣服不是,我看好一块石头,绝对是上好的料,你拿回去可以做一只手镯。”

王艳华看孙二说的有鼻子有眼的,心说你真有那么大本事,刚才的那块石头怎么切歪了。

她根本不知道,刚才梁妮等人选石头,孙二没有干涉,他想着让他们自己凭兴趣赌个高兴,若孙二替他们选,那便失去了刺激的意味。

梁妮和林玫不愿意,郝仁也不会同意的。

孙二见对方没同意,便说:“那好,我叫孙二,若是什么时候想要衣服了,便到青沟益民镇来找我。”

说完话,孙二便转身要走。

“等等,你刚才说你是谁?”王艳华听说过孙二的名头,只是没有见到真人。

“孙二!”

啊!有绿……

他的话音刚落,围观人群发出惊呼,这些人多半是门外汉和半生不熟的赌石者。

解石师父用净水冲洗过后,绿色上面的粉尘被擦掉,露出了下面的颜色,一个观众欣喜的说道:“像极了黄杨绿,好像还是糯种的。”

另一位解石师傅拿着强光手电,透射过切出绿色的窗口,却看清了里面的情况,看了半天,他丧气道:“废品。”

围观的人们又是一阵议论,孙二与王艳华说着话,也听到了解石师父的话,知道林玫和高大堂的两块石头全切废掉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