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4章后悔了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宿舍楼一楼的方形小院,总共有五个房间,每个房间都是独立的,却是成五角形状,相互之间是隔着一座五角花园对望。

孙二想着怎么也是凑合一晚上,明天便要再去省城,便按排王艳华住到这里,总不能让她住到自己的家里。

家里的房间虽多,却住着自己与周媛。

孙二见王艳华住下了,觉得没什么事了,便回到了家里。

回到家,他没有与周媛温存,他打算与她好好谈一谈,两个人的婚事不能这么拖延下去了。

“那个,明天我要去省城,我想去见一下你的父亲,商量一下咱们两个人的婚事。”孙二坐在那里吃着苹果说。

周媛正在摸着柔滑的小腿,盘着腿坐沙发上看情感局,眼泪不停地在眼眶里打转,闻听孙二此话,心里一激动,便再也忍不住哭了起来。

孙二赶紧上前抱着她,被她无意的举动吓坏了,心说这是谁欺负她了。

“宝贝别哭,老公这不是回来了吗?而且明天我便去见你父亲,咱们结婚吧!”他一边抚弄着她的秀发,一边亲着她的香唇。

“你骗我,都快一年了,你这话说了一千遍一万遍,也没见你实现过,我这身体都快被你熬干了……”周媛说完又低声哭泣。

孙二嘿嘿一笑,捏了她一把小脸,打趣道:“熬干了,结了婚我再给你滋润回来……”说话的时候,他的手不老实,在她的身上上下其索。

周媛送走王艳华便去洗了个澡,孙二回来时,她的身体刚擦干,现在被孙二的手抚摸着,全身上下感觉到特别爽滑。

“呜!好哥哥,好老公,我实在是受不了…你快要了我吧……”

“你开玩笑?”孙二盯着她的葡萄大眼,那幽默明亮的眼珠特别迷人,他忍不住便用舌头舔了起来。

“我错了,当初我不应该拒绝你,早知道你个坏蛋坏得冒水,整天这么折磨人,我还不如让你早早地要了好……”

“后悔了?”

“嗯!”

孙二知道周媛也老大不小了,在这些女人女孩里面,年纪不上不下,今年也有二十三周岁了。

孙二想到这里,顿感特别无助。

想到了结婚,又想到了再去省城,也顺便想到了省城还有个黄丽。

想到了黄丽,又想到了那个承诺,那就是把黄丽要了。

啊!

孙二紧紧地搂着周媛,手停止了摸索,心里彷徨中发出了一声呐喊。

老天,我孙二这是怎么了,为什么要让我在一夜之间拥有异能,又为什么要让我桃花劫不断。

他的手停下来,却捏得周媛的一颗小豆豆有些痛,她便有了反应,把张不嘴贴到了他的胸膛上,向外呼着温湿的热气。

孙二被她吹得痒痒,低头一看,她紧闭着双眼正在自我陶醉,心里便一个激灵,心说可真别把她憋闷久了,万一再像杨丽一样自残,他找谁说理去。

不行!别的女人都可以不完整,唯有周媛的,必须完整的把贞洁交给我,只有我孙二才可以一生一世地拥有,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女孩,才是我的真命夫人,是我的长公主。

抱着周媛,孙二的脑海里也是一片浮想联翩,一会夫人,一会皇后的,一会长公主的……

突然,他感到了胸前一阵温热,定神一看,发现周媛已经把上衣全脱光了,正搂着自己的不停地缠绕索吻……

呜……

孙二浑身上下血脉喷张,他现在唯一的念头,便是把周媛推到就地正法,再让这个狐媚子令自己欲拔不能,这还没有把贞洁送给自己,已经令自己无法自拔,这以后做了自己的女人可还了得。

她已经说后悔了,这就说明现在把她推到法办了,她不会有任何怨言。

可是,孙二是个从不强迫女人的男人,虽然她是自己名正言顺的女人,也是自己的长公主,他也一直非常尊重她的意愿。

看样子,她现在已经动了真情,是真的想把自己交给自己了。

孙二看着想着,手也在她身上再次不老实起来,把个周媛惹得全身冒火,却怎么也够不着天和地,她感觉到一天眩地转。

她感到了自己被抛到了空中,又瞬间跌落到了地面,这种刺激令她神魂颠倒。

可恶…万恶的…坏蛋……

周媛在心里轻呼着,身子光光地在孙二怀里扭动着,而他的手也游离到了她的下方……

咚…咚…咚咚咚……敲门声一声紧一起一声,门铃也响了。

一般在这个时候打扰二人的,以往只有吴桐和林玫,现在他又以为是她们。

“烦死了,还不睡觉?”孙二披上外套把门打开,也没看外面站着谁,回头便向客厅里走。

“孙神医,我能进来吗?”

一个温软而又有底气十足的声音在身后响起,听声音绝对不是林玫和吴桐。

当孙二意识到是谁的时候,他闪电般地转过身来,竟然忘了下身那顶帐篷下,还有个不老实的兄弟还没偃旗息鼓。

“啊…你…”门外站的女人是王艳华,她的目光刚好落到了孙二那雄厚的资本之上。

“我?”孙二一阵尴尬,面对一个老女人,一个小子却在向她示威。

王艳华不算是正统的女人,却也是个正经的女人,也知羞耻,她只是对于男女关系看得很开而已,可也不能见了男人面便与其上床。

她不是那种人,从这一点上看,她还是与孙二相似的,她也是唯感情论者,没有感情是不可能跟一个男人上床,这也是她多年坚持的原则。

“好了,你可以进来了!”孙二感觉小兄弟的火灭了,也把衣服穿戴整齐了,便对王艳华说道。

“你个笨蛋!”王艳边转身,边柔和地轻啐一声,接着抬脚进了客厅。

“嘿嘿,王姐找我有事?”孙二不再跟她开玩笑,知道这么晚过来,她必定有重要的事要说。

“有也没有!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孙二被她说懵逼了,心说到底有没有事,你不会是梦游才来我这里的。

二人在客厅里说话,却把里屋里刚被调起火来,又被一阵凉风熄灭的周媛急坏了。

当她听到客厅里,跟孙二说话的人,正是今天的那个老女人时,她便贴到了门口偷听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