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5章王艳华的难处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孙二在家里,没有特殊情况下,醒着的时候,一般是把透视眼关闭的。

然而在睡觉时,他有个习惯,是一定要开着透视眼的,这是一种自动防御功能。

这个习惯,是开始于在省城,自从许谟带人在宾馆偷袭他,他便有了这个习惯。

关了透视眼,并不代表他听不到动静,刚才他便感知到周媛其实已经来到了门口,他也好奇地想她为什么没有出来。

他便打开了透视眼,发现她正躲在那里偷听二人谈话。

孙二也是醉掉了,心想她就是改不了这个毛病,迟早要被这毛病害死。

周媛喜欢暗中偷听,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,但是这个习惯,连她自己也奇怪,她年少时,可从来不会这么干,她是一个光明正大的女孩。

估计是让孙二折磨的,现在她便有些抓狂,躲在那里久久没有听到二人说话,她便急了想出来。

孙二是故意的,他故意找话跟王艳华说,一边还观察着周媛的动静。

看在眼里,他便笑在心里,心说玩死你个死妮子,小娘们,小浪货,看看还满肚子的心事。

周媛等了半天,刚想出来,王艳华却扑通一声给孙二跪下了。

不止是周媛懵了,因为她已经把头探出了门口,看到了王艳华的举动,孙二也是一圈头大,连忙把她扶起来。

“有话好好说,不要动不动下跪,你遇上什么难处了,还用行这种大礼?”

“我,我…我母亲的病恐怕是治不好了,我找你去治也是拿死马当活马医,就在刚才我老爸打电话过来,说妈妈又背过气去了,说这一次连气息也没有了。”

孙二听后连说:“那也没什么,多难治的病人,我也治好了一大把。”看了一眼时钟,他又说:“回去睡吧,明天一早,我们便去省城给你妈妈看病。”

王艳华重新坐到沙发上,捂着脸,哭道:“还有,我的老公,他,他那儿也不行了,我……”

王艳华是鼓足了勇气,才把他老公的命根子的病说出来,孙二听后也能理解,一般的女人受着别的男人,怎么好意思说自己的老公不行。

但是,孙二是医生,病人跟医生说这事,天经地义,再正常不过了。

王艳华说完,也定了定神,抬头看向孙二,孙二看她,见她一脸绝望和企求。

“好吧!你放心,他们的病,我都给你去看。”

“你要我怎么报答你?”王艳华一边说一边向孙二这边靠拢。

“什么也不要,我只需要给他们看好病。”

“钱?你要多少,我有的是钱,我现在特么穷得只剩下钱了!”

“呵呵,王姐,你把我孙二看成什么人了,想赚钱,我每天可以黑着心赚他几百万几千万没问题,只要有人尤其是有钱人找我看病。”

“那你要什么?”王艳华一听孙二不要钱,也明白过来,他确实不需要钱,还是自己把他看扁了,他确实赚钱太容易了。

她想起了在赌石场,他轻松地赌对了三十三块翡翠,命中率百分百。

“那?”王艳华一把捞着衣领,她今天穿着一件大开领的长衫,领口直接能看到粉红色罩罩。

她的身子也已经无限地接近了孙二,坐在对面,他已经能感受到她身上那种成熟女人的气息,他的兄弟再次起立。

他也奇怪,旁边便是周媛暗中窥视,面对这个女人,自己竟有如此大的反应。

他便在心里腹黑,心说莫非是这个女人的那方面太强,然后面对她的男人才会……

想到这里,他莫名地想起了张如芬,他又是一个激灵,下意识地向后退缩,王艳华却紧追不放,抓起他的手放到她的胸前。

“王姐,我说过什么也不要,你不要误会……”孙二赶紧把手抽回来。

周媛看得眼珠子快掉出来了,脑袋里还冒火,心里便骂上了,骂王艳华不是好女人,竟然想出下三烂的办法勾引她老公。

周媛正想搞出点动静,惊醒一下王艳华,孙二却在用透视眼打量了王艳华的身体后,发现这个女人的内分泌和神经系统,关于那方面的功能确实表现出异常的反应。

他初步确认了刚才的怀疑,心想这个女人太强了,这要是多猛的男人才能收拾的了她。

心里想着事,也怕周媛误会,孙二便从沙发上站起来,给她倒了杯水。

“大姐,你把这杯水喝了,然后乖乖地回去睡觉,说着他故意地在她后背推了一下,手上的灵息却迅速地传了过去,然后那杯水自动地倒进了王艳华的嘴里。

咕咚…咕咚……

喝过水后,王艳华很快陷入沉迷状态,原来孙二的灵息加上了催眠的效果。

他早先便知道灵息有催眠作用,只是需要配合一定的药物。

刚才他起身后,自桌子上捞起一些夜行幽兰的干枯碎叶的粉末倒入了水中,再加上灵息运化,还真的暂时起到了催眠的作用。

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周媛,孙二苦笑一声,无奈地摊摊手,说:“你送她回房间去吧!”

一夜再无语。

第二天早上,孙二收拾利索,刚想上车出发,吴桐跑过来。

孙二问她什么事,吴桐说你去省城估计十天八日的回不来,我想等过几天也去省城。

孙二问:“你去省城干什么?”

吴桐的眼里含着泪,说:“我父亲他快不行了,母亲也提前离职了,我想回去看看他们。”

孙二一听,心里也是一热,心想这种事,怎么着也不能拦着她,这是她一辈子的心事,便低声在她耳边说:“等你到了省城,我陪你一起去看他们,放心有我在,我会给你父亲把病治好的。”

吴桐见旁边人多,不好多说话,便又把最近的木耳采摘的收成说了说,说最近的收成不错,多少缓解了一下债务危机。

孙二心说木耳再贵,顶多每天能卖二三十万,一个月下来是三四百万,只能说是杯水车薪。

不过他还是安慰她,说让她好好经营,还有那片即将成熟的中草药。

想起中草药,他便又叮嘱了周媛和杨丽,让二人一起帮着去看管一下,又对杨丽说,把老村的医院暂时关了,等他回来再接收病人。

安排妥当,他这才放心地上了车,与众人告别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