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6章张如芬的病(一更)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车子走到社区新开的小卖部前,由于昨夜想起了张如芬,孙二下意识地多看了两眼她的门前。

说来也巧,两个人似有灵犀,张如芬也把头探出来看向街面,正好与孙二对上了眼。

“喂,大兄弟!”张如芬看到孙二后,着急地跑到他的车前拦着他,她有好多日子没有见到孙二了。

她现在也不叫他大侄子了,本来也论不起的辈份,以前她只是胡乱叫的。

“停下车!”孙二本来不想停,看着张如芬一脸着急的样子,他又是心软,因为他想起了她身上的病。

这么久了,她一直不来找自己,孙二忙得也忘记了她的存在。

今天,这偶然的相遇,孙二还真想与她说会话,了解一下这个女人最近的状况。

“你来一趟好吗?”张如芬看了一眼王艳华,小声对车里的孙二说。

“当然!”孙二心想我指定了不能在车里跟你说话。

下了车,孙二跟着张如芬进了她的新家。

她新开的小卖部,就在她家的楼下车库,她家住一楼,顺便把车库也要了,就是为了开小卖部方便。

孙二打量了一下家里,家里连件像样的家具家电也没有,要不是孙二拆迁孙家洼,他们家怎么能住上这么好的房子,还有每年村子里定期发的补贴。

普通拆迁,多数村子里只是相应地给点补贴,孙家洼却不同,村子里的补贴,全是孙二出钱供给。

张如芬见孙二看完了,招呼他坐下,给他倒了杯水,然后自己也坐下了。

孙二看她的眼睛特别红肿,暗骂一声,特么地这个女人估计是天天哭,要不然眼睛肿得跟桃子似的。

还没等他问,张如芬上前拉着他的手,就差给他跪下了。

“兄弟!孙神医,孙总……”张如芬未语已经哽咽。

“你慢慢说,我知道你一直很难,你把事情说出来,我看看能不能帮你。”

“我…你…你还忌恨我是吧?”

“怎么会”?”孙二苦笑一声。

这个女人再有万千不是,那也是过去式了,现在她只要改邪归正,在他孙二眼里,还是可以原谅的。

“你把我治好了吧!我想通了……”

“真的?”孙二真没想到,张如芬能打开这个结,真的来求自己。

他在问的时候,已经再次看了一下她的身体。

她的子宫和卵巢,已经通体黑透,她的下体,已经糜烂不堪。

“再不治就晚了!”孙二看过后,感觉她的病征不是一般的严重。

张如芬的病,不像是绝症,也不像是纯粹的淋病等。

孙二细想了一会,心想这种病,没有个名字,看样子是一种综合症,想要一时半会给她治好也不容易。

张如芬见他脸色变幻着,急切地问道:“怎么样?你到底说啊?”

她刚才听到再不治就晚了,心里也已经有数,她自己的身体,没有人比她自己更清楚。

“这样吧!我这些日子要去省城,我先给你稳住病情,等我回来我一并给你除了根。”

“啊!你要走?”张如芬一下子跌落在地上。

孙二赶紧扶起她来,安慰道:“不是走,我只是有事出去一趟。”

“我怕来不及了,来不及了……”张如芬喃喃地声音越来越小,歪倒在沙发边上。

孙二心想你这毛病再怎么着,也不至于十天半个月就没命了,现在看你说的,好像明天就要去见阎王爷似的。

他也不禁再次审查起她的身体,这一次他看得全面而透彻,周身上下看了数遍。

还真是!

孙二看过后,站起身来,拿出香烟抽了一根。

他的脑海开始思索起来,回想着以前见过的每种疑难杂症,想着妇人身上的各种绝症,然后综合起来思考。

她的病太奇怪,不止是子宫和卵巢的毛病,他以前只是关心这一块,而忽视了她身上的其他部位。

张如芬的身体,竟然是冰寒体质,这说起来,对于现代化的人类来讲,很玄幻也很离奇。

古代的中医,讲究的是阴阳平衡,男人是阳,女人属阴。

阳过而易折,阴过而易毁。

张如芬的身体便是极阴冰寒体质,孙二的脑海不由地想起那些玄幻小说,还有武侠小说里的人物,故事的女主,经常会遇到一些稀奇古怪的疾病,最经典的便是被人们津津乐道的某个女主的体质,即是眼前这种极阴体质。

好笑了!

孙二不禁苦笑一声,心说现实的世界,竟然真的存在这样的体质。

想到这里,他回转身来,从口袋里的一只精致的小铁盒里,倒出来一点粉末,然后拿出一片天蚕丝。

粉末,是由太岁,熊石,幽灵虫,双头冬虫夏草和夜行幽兰等灵药,经过烤晒研磨而成。

他蹲下身来,看着张如芬绝望的眼神,说:“等等我,你一时死不了,我说到做到。”

张如芬傻了一样,但还是点点头,孙二是这世上,她唯一可以信任的男人了。

孙二让她坐好,然后让她把衣服全脱光了。

张如芬如数照做,反正他看得不是一点两点,也不是看过一次了,连最隐蔽的位置,他也看过数次。

主要原因,还是张如芬这种女人,以前浪荡惯了,在男人面前没有了羞耻之心。

孙二看了一眼,见她的肌肤,也开始出现了黑色斑点,再也不是从前那般光滑圆润。

她很瘦,瘦到皮包骨头,孙二看后不免一阵婉惜和同情。

他把手掌运化起灵息,自下腹升起一股热流,然后热流过了脑门后,他的灵息自动在她的体内运转起来。

经过最近一段时间,孙二发现自己对灵息的掌控,比以前要灵活自如,灵息的热度也要大的多。

孙二一直为张如芬运化了十数圈,然后停下运化灵息,在她的背后猛地一拍。

啊!

张如芬吃痛紧张地大喊一声,孙二趁势把一颗药凡塞到她的嘴里,然后把融化了天蚕丝的清水喂了下去。

他在运化的同时,另一只空闲的手,把粉末揉合起来,捏成了一个药凡。

张如芬不觉地便咽下了药凡,然后缓缓地倒在沙发上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