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7章不去天堂来地狱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孙二拍完她后背,在灵息中加上了催眠效果,然后张如芬便陷入沉睡之中。

他把她抱到床上,身体却并没有任何反应,他只把当个病人来看,也没有趁机不轨,本来他便对她不感冒。

放平她的身体,然后为她盖上毛毯,把手机放到她的枕头边上,以防她醒来有事求救,然后为她关上房门,便悄悄地离开了她的家。

回到车上,王艳华启动了车子,林玫也没问什么,她虽然不知道孙二与张如芬之间曾经发生过什么,但是她现在也学得很乖,凡是孙二不想说的话,尽量不去问三问四。

车子行驶在路上,孙二也陷入了沉思。

当他看到了张如芬极阴体质后,虽然是夸张地联想了一通,又是玄幻又是小说的,但是他却深知,在真正的中医里面,极阴和极阳体质确实是存在的。

《神医农草经》上原原本本地介绍:极阳,阳气升发至极致,如日中天。拥有此种体质之男子,均是命硬之人。拥有此种体质之女子,生来短命。男子尚可调解,或得后天弥补,然后阴阳达到平衡。女子则生来无望,而后天不可调解。

后面一段,则是介绍极阴。阴气缓发至极致,如无月之半夜。拥有此种体质之女子,均是命薄之人。拥有此种体质之男子,生来命短。女子尚可调解,或得后天之补……

两种体质正反大体相当,孙二想起之后,寻思着张如芬是女人,极阴体质还可调解,但是现在他只能用灵药和灵息,暂时压制着她体内的阴毒。

他之所以说这是一种阴毒,因为刚才细细看过之后,他发现她的体内,阴寒之气,已经升华为一种冰寒,而且是颜色漆黑的冰寒,这是极阴体质达到了临界点,再向前一步则是万丈深渊,张如芬命不久已。

他轻轻叹息一声,心说这个浪货,当初怎么不听自己劝解,如果早来找自己,何苦现在病入膏肓。

后面,他一边想着张如芬的病情,一边思索着如何为其治疗的方法。

车子平稳地行驶,很快便达到了省城高速收费站。

孙二由于一路上思索问题,感觉时间过得很快,当车子停下资费时,他才从思索中收回神思,然后看了一眼后座的林玫,发现她竟然已经睡着。

“呵呵!到家了还睡?”孙二回头喊了一句。

林玫自然是睡不沉,抹了一把脸,问:“咱们又回孙家洼了?”说完也是一脸茫然,心说自己这是什么意思。

孙二听后,心想这个老女人已经把自己的家当家了,听说到家了,已经习惯地认为是孙家洼。

他也是乐了,便道:“是你父亲家,不是你的家。”

这话也是语双关,听得林玫俏脸微红,轻呸道:“都是我的家,我愿意在那就在那!”

跟撒娇和耍赖的女人讲理,无异是自讨没趣,孙二也不想当着王艳华的面,表现得与她过分亲密。

王艳华交完费,发动了车子,刚开出高速路口,也没心思听二人谈话,脚下却一紧,车子打了转,差点撞上对面来的一辆兰博基尼。

“草……”兰博苦尼上一个男人刚想骂,却冷不丁地看到了王艳华车子里的孙二。

法拉利是畅篷车,孙二自然是能看到的,当然他也看到了对面车子里的人。

胡纲?

特么,玛了个逼……

孙二一阵暗骂,心说这小子没死,不是说判了死刑了?

对啊!

孙二一拍脑袋,直骂自己这些天太忙了,竟然把许谟打探来的消息忘到了脑后。

五天前,许谟去追踪自己的父亲,无意间,竟发现胡纲从马副书记府上出来,便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孙二。

王艳华知道是自己不对,如果自己方向不打歪,脚上没打滑,便不会发生这件事。

幸好,她庆幸与没有撞到对方,便想跟胡纲道歉。

孙二没同等她张嘴,已经跳下了车来到了胡纲的面前,伸手便是一个大嘴巴子。

啪!

声音异常清响,打得胡纲心里想骂娘,却硬生生地把脏字咽了回去。

他可不敢跟孙二当面硬抗,他本来就是一个死囚,如果再因为跟孙二当面起了冲突,他想要继续活下去,便是让孙二闭嘴。

闭嘴有好多办法,最管用的,无异是收卖和暗杀。

两种办法,他知道对孙二都没用,那便是极力地避让,不要让孙二生气,不再追究自己的过去。

“哈哈…打的好…孙神医教训的对……”胡纲装出一脸可怜样,把双手抱在头顶,低着头不敢看孙二。

王艳华彻底看懵了,她不知道孙二为什么敢对一个陌生人大打出手,何况自己开车有误,这个错误应该是自己来背。

“孙总,你?”王艳华刚说了一半,被身后的林玫制止了。

林玫打开车门子,踩着红色高跟,三两步来到胡纲车前,一把拉开了兰博基尼的车门子。

“胡纲,你个恶心货,你个卑鄙小人,你没有死便罢了,还敢在我面前出现?”

胡纲刚才便看到了林玫,心里早打起了鼓,孙二找他麻烦,他都认了乌龟,打掉牙咽到肚子里,能忍一时是一时。

没想到,以前忍气吞声的林玫,现在却如母老虎一样,她的变化太大了,看样子像是要吃了他一样。

林玫自然与以前不同,她的心境不同了,现在只要是对孙二不利的人,在她眼时那便是仇人。

以前,胡纲再有不对,她都没有想着怎么着他,现在可不一样,尤其是上次许谟来消息说,胡纲貌似也参与了阻拦大青沟项目之事。

从那时起,林玫已经视胡纲为仇人,所以这次当面见到他,她又怎么能饶了他。

“走!到法院去,我就不信,你那该死的老头子还敢再捞你一次?”

“姑奶奶,你饶了我吧!我再也不敢了,我……”

胡纲当然不敢去,不用说他老爹不再敢保他,就是还敢保他一次,他也知道林玫让她家林老爷子出面,他也难逃一死。

“活该,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狱无门你偏来,活该再遇到我,这一次没有人会来帮你了。”

没等胡纲说完,孙二又是一巴掌,打得他满嘴鲜血直流,腮帮子肿得老高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