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8章胡纲真疯了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别打了,姑奶奶救我,看在我多年对你真情一场的份上。”胡纲见孙二的拳头再次打过来,赶紧向林玫讨饶。

“打死你也不解恨……”林玫双手掐腰,气得粉脸红涨。

“你错了,虽然我是杀了三个女人,可是你给我三个胆,我也不敢杀你,你家的势力和身份,那是我敢下手的吗?”

“哦?狗杂种,这么说你杀人还有理了?”孙二骂道。

“不是,不是,我只是想说,我对林玫是真感情,我杀最后一个女人,正是为了娶林玫,她才是我真爱的女人。”

“事到如今,你还嘴硬,看来不给你点苦头吃,那三个冤死的女人,在阎王爷那边也不安心啊!”

孙二说着,便是狠狠地一脚,正踢在胡纲的下腹上。

胡纲痛得撕心裂肺,他是坐在车座上挨了这一脚的,孙二的力量极大,这还没加上灵息。

他痛着便跳下了车,扑通一声跪倒在林玫面前,又向孙二磕了两头。

王艳华彻底看傻了,心想孙二怎么能无端打人,这还有王法,刚生起一种想法,认为是看错了孙二。

看着看着,她发现不对,那个被打的人,不但甘愿挨打,好像还非常害怕孙二和林玫。

她也下了车,来到了胡纲面前。

“啊!这不是胡纲吗?”她刚才竟然没认出来。

胡纲抬头仔细一看,也认出了王艳华,他也是认识她的。

王艳华的母亲,跟胡纲的母亲,是大学同学,两个人年幼之时,还做过几年邻居。

后来,两家的大人都发达了,各自搬离了原来居住的老宅,算下来二人有十年没见了,最后一次相见,是王艳华的父亲病逝,胡纲跟着父母过来吊丧。

“华姐,姐姐,快救我啊!”

“呸!现在也知道叫姐姐了,刚才还想骂我来!”王艳华不知道他与孙二之间的矛盾,却想起他刚才那句“草”。

“姐,我不是东西,刚才是我眼瞎没看到你,可是你是我姐啊!你不能眼睁睁看着别人欺负我吧?”

孙二直接被气乐了,心说这什么玩意,特么地就是彻头彻尾地混蛋,他也听出来了,这小子与王艳华之间的关系也非同一般。

“本来,我是想着即使你没死,也不愿意再深追究下去,但是这一次你竟然敢再寻报复我,那我便不能再放过你了!”

孙二怕王艳华不知道什么事,便去袒护胡纲,也怕引起她的误会,所以把话说的明白一些。

林玫也道:“你杀几个女人不关我事,你对我的真心,我想也是私心,你还有什么话要说?”

胡纲听后自知理亏,看了一眼王艳华便低下头去,不指望着王艳华再为她求情。

“原来你们认识,我说这小子怎么见了你们,跟龟儿子似的,指定是做了对不起你们的事了。”

王艳华不是不了解胡纲,这小子自小便措他爹的名头,在外面交往了一批狐朋狗友,做尽了一些丧尽天良之事。

以前,她从亲朋好友那里,得知胡纲长大后变本加厉,比小时候不如,她还朋友面前替他婉惜。

“你的事,我不会管,我想伯母也不会怪我的。”

王艳华说的是伯母而不是伯父,自然是知道胡纲的父亲也不是什么好鸟,指望着他父亲教育好这个畜生是不可能的。

林玫玩转省城,却没有听过王艳华和王家的名头,那是因为她出来混的时候,王艳华的父亲已经离开省城,到了招山发展,所以才有后来的招山大王企业。

王艳华比林玫大两岁,早年也跟着父亲去了招山,只有逢年过节才会回省城看母亲和其他亲戚。

林玫看了一眼王艳华,说:“走吧!咱们回车上,让孙二自己处理此事。”

王艳华也很无奈,跟着林玫回到了车上。

啊,啊…….

哈哈…哈…我是谁,我是天王老子…….

胡纲见王艳华真不管自己了,心知孙二必定将自己千刀万剐,也深感死期将临,瘫坐在那里疯狂地笑了起来,嘴里还狂躁地喊着。

孙二看他时,一直观察着他的身体变化,他的脑神经正在激烈地变化着。

孙二知道这是胡纲疯傻之前的症状,上一次本来以为他真傻了,原来只是道听途说,是那些追随胡纲的混混传出来的,这一次可是一代神医自己眼见为实。

好嘛!

疯了,便能逃脱一切罪名?

孙二还真不知道法律,会怎么来判定胡纲以后的刑罚,可是他知道胡纲从此一生再也不能祸害女人,也不能为非作歹了。

当孙二看到胡纲的一条神经彻底断裂后,胡纲也完全瘫软地趴在地上不再动弹。

他的心彻底放下来,心知胡纲的神经,除非是自己给他接起来,否则这世上再厉害的医生也是束手无策。

这不是简单地疯傻,不是精神受到了刺激,千真万确地是神经断了,孙二却知道这支神经并不能让他变成植物人,这便足够了。

打开胡纲的车,拿出警示三角架,摆放到路上,然后拿出手机打了120。

做好这一切,他决定离开,不再追究胡纲的过往。

就让他自生自灭,或许这是他最好的归宿,他应该在疯傻之中度过余生,也算是对他的罪孽的最好的惩罚。

死罪可免的话,这种活罪是最适合不过的了。

他在脑海里幻想着,以后每天在大街上,过往的孩子,都抛着石子敲打着,脏乱不堪的胡纲,也看到他抓着粪便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,还能看到路人一脸的鄙视。

他的父亲也是自食恶果,这比杀了他儿子,还能杀掉这个当父亲的心。

孙二这种狠,也比他亲手把胡纲交给法庭还要狠,一刀杀了他,一颗子弹穿过,都不能解心头之恨。

慢慢地折磨,他想用这种方式来宣告胡纲的余生,反正他这种状态也活不了几年,就让他最后的时光用来向三个死去的女人恕罪。

“走吧!”孙二回到车上,面无表情地说。

王艳华也不好问什么,只怪自己,心说如果没有自己刚才的失手,怎么会发生这种离奇的相遇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