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9章黄丽终于笑了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王艳华知道,她的失手已经足够离奇,后面发生的一切,都是连锁反应。

她很相信命理相术,她深知冥冥之中,她与他发生了一种交际,有些人天生就是宣判某个人死刑的,而她王艳华便是胡纲的宣判者。

孙二好像也意识到这一点,他深深地看了一眼王艳华,却没有吱声,歪着头去看窗外的风景。

进省城的路上,孙二一直在反复地回忆着,许谟传回来的消息。

胡纲被他老爹从监狱中捞出来后,他不仅死灰复燃,没有接受教训,还鼓动了老爹的哥们和属下,还有自己结交的狐朋狗友,竟然打通了某位省部高级官员,从而误导了这位官员,让他参与了阻拦大青沟项目之中,这也是孙二的项目搁浅的原因之一。

等等,好像那里不对?

孙二思索着,突然意识到一些什么,许谟这老小子说话还留着一半,估计是他不想告诉自己,案情的背后估计有更深层次的内容。

“黄丽?”孙二正在思考着问题,却听到林玫惊讶地叫了一声。

孙二也很吃惊,他来之前并没有通知她,心想等到了之后,再告诉她也不迟,所以他让王艳华直接把车子开到了省城的新家。

这个新家,本来就是黄丽和高大堂一起为他挑选的,座落在衣带山的另一个角落,与黄丽的三叔,还有高大堂的庄园,恰好成三角之势。

黄丽的身后,走过来两个男人,孙二看到他们之后,一拍脑门,心想还是这两块货出卖了自己。

不用说,这两男人,一个是高大堂,另一个便是何少青。

这处新家,不是购买的,而是何少青从孙家洼回来后,在高大堂的授意下,去找黄丽合作,然后二人商定好开发项目后,在项目的后面山坡之上,建立起的一处别墅。

别墅建好后,黄丽把具体的位置告诉了孙二,说这里便是他们以后的家。

“高兄!”孙二下了车,便打着哈哈,假装没有看到黄丽,双手拥抱着走向高大堂。

黄丽看得眼泪汪汪,急得鼻头一酸,心说这什么人,人家费心苦力地,在这里为你建好了新家,然后在这里等着你来宠幸自己,你却没根本没我当回事。

唉…等等…那里不对,怎么是他宠幸?

好吧!宠幸就宠幸吧,可是这个坏人,连宠幸的想法都没有……

等等…还不对……

可恶万恶的坏人,来之前竟然没有告诉我一声,来了之后第一个打招呼的人,竟然不是自己“老婆”。

黄丽很委曲,她自认为心属了孙二之后,眼睛里更是融不下另外一个男人,以前是,现在是,以后更是。

她本是高傲的公主,是众人眼里的天仙,是高高在上的存在,那承想,高傲了若干年之后,自己好不容易寻觅到的如意郎君,却对自己不正眼相看。

她想哭,哭它个三天七夜,她想笑,笑自己真没用,付出了这么多,还换不回来他一夜的恩宠,自己这个公主真失败。

林玫见黄丽站在那里,苦笑不得的一付模样,心里也是不忍,心想傻姑娘,早知今日何必当初,眼巴巴地来抢这个男人,现在好了,你快抢吧,他可有大把的女人等着。

黄丽也看到了林玫,把脸稍微转了转,变了脸色才重新转回来,笑着问:“玫姐也来了?”

林玫笑道:“我回来办些事情,绝对不打扰你们,哈……”

她说的很腻歪,黄丽也听得很真切,心里更是酸楚,也想起了当日跟林玫斗气,心说真不应该。

这些日子里,她也通过了解,知道了关于孙二的全部故事,更知道了自己绝对不是他生命里唯一的存在。

她曾经哭过,哭得一塌糊涂,想着从此不再与孙二见面,她曾经绝望了,想过死,想过隐居,想过离开这个伤心是非地。

当她拖着行李箱,回首看着省城的天空,看着远处的衣带山,遥想着为孙二建好的新家,她掩面逃离了机场,飞快地奔向了衣带山深处。

即使孙二不通知她,从那之后,她再也没有离开过这里,她一直居住在这里,等候着生命里的冤家来祸害她。

这真是奇了怪了,世界无奇不有,千奇百怪。

世界之大,有缘人比比皆是,千里姻缘一线的故事也时有发生,人类总也想不明白,这世上的男女,为什么会如此对待感情。

有的人,你打他(她)骂他(她),他们也不离不弃,有些人有对他们千好百宠,他们也不理不顾,有些人纠结于混乱的情感之中,不能自拔而轻生…….

正当黄丽满脑子里想事,林玫与她说话时,孙二终于做足了样子,假装才看到黄丽一样,搓着手不好意思地走到她面前。

“呸!坏人,我问你,你怎么不打电话给我?”黄丽见林玫走远,用孙二的身体挡着众人的目光,低头问罪道。

“那有,我不是打了,哈…没打吗?”孙二挠着头,一脸傻笑。

只能装了,我就不信,我装到死,你还能把我怎么着。

他不能不装,让他这么快便接受黄丽,而且今晚上或者未来几日,便要与她成就了床上好事,打死他也不愿意,家里还有个周媛等着,这次来省城还要去周媛父亲那里求婚。

孙二想想都后怕,后悔当初答应了黄丽,现在却什么都晚了,黄丽已经为自己付出了一切。

“死样,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……”黄丽嘴巴不饶人,心里却是心痛极了孙二,立马想起孙二此行的目的。

“好吧!看在你现在有难的份上,我暂且饶了你,以后记得加倍偿还……”

孙二虽说不太了解黄丽的性格脾气,可是几次相处下来,他这个人看人能直接煞底,见过一面便能捉摸出对方的性格脾气来,便知她就是鸭子好吃嘴却硬。

“偿还,当然偿还,反正我是你的了,以后想怎么还都行。”

孙二想到这里,也是豁出去了,心说还能怎么着,既来之则安之,她注定是自己生命里必不可少的女人,而且可能是重要的女人,我即使想逃也逃不出她的手掌心。

黄丽笑了,这么多天,她终于第一次开心地笑了,即使这个男人再让她伤心一千八百次,她也是心甘情愿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