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0章王艳华受刺激了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走,看看咱们的新家去!”黄丽拉上孙二的手,欢快地走向别墅。

众人都看傻眼了,诸如林玫知道内情的,看在心里也在想,这浪货也太胆大了,要是让家里的母老虎知道了,总有你好果子吃。

不过,林玫也知道,孙二绝对不会让周媛知道黄丽的存在的,因为黄丽一生压根没机会与周媛见面。

这让林玫想起了“金屋藏娇”,故事说的是汉武帝和陈阿娇,他们二人发小时的玩笑话。

呸!呸!呸!

林玫想过了呸道,心想他们两个藏娇,可是把我林玫置于何地,为了这个花心大萝卜,我把身价性命都给了他,我在省城的老窝都要盘出去了。

不行,老窝不能卖,自己不能再傻了,这个窝以后或许也会是他“藏娇“的地方。

她也要学一学黄丽,所以林玫这时便有了新的打算,打算把原来的房产变卖,然后也买一所有特色的别墅。

孙二却不知道林玫的心思,脸皮一厚跟着黄丽身后进了别墅,也不管不顾高大堂等人是如何看他了。

王艳华则不同,他才认识孙二没几天,先是在赌石城,眼见了孙二赌石的神通,又是在他家里见识到了三娇四美,后来又震惊地见到了他打压胡纲,现在又……

这小子,难不成是神仙,还是天王老子,怎么会这么厉害?

王艳华低着头进了别墅,高大堂却注意到了她,因为他见过她。

“哟!招山大王的王总是吧?”高大堂一脸堆笑,他认出了她之后,见她是跟着孙二来的,心里一万个疑问,便想着跟她聊个天,看能不能聊出个花来。

王艳抬头见是一个不认识的人,便问:“咱们认识吗?”

“认识,认识,怎么会不认识呢?”

“可是我不认得你……”

“没关系,我认得你就成,你可是招山第一美女啊!”本来他想说是第一美女富婆来,可转眼一想那不是找死便生生咽了回去。

王艳华听后微微一笑,道:“原来你还真认识我!那你是?”

高大堂道:“我是山北高林的孙子。”

他没有说自己是海外归侨,也不说自己是“知鸟山庄”的主人,因为这两者,都只有特别知心的朋友才知道的,在大陆能够知道这两点的,都是有长期业务来往的。

说山北高林,省城的名门都知道,王艳华也不例外。

高林是建国初期的大实业家,后来把全部家当给了国家,然后政府让他作了个大官,后期便是省城的第一把手。

他退了休之后,由于建国前,近系子弟全部出了国,子弟们都携家产走了,唯有他留下来为家族挡风,也为了寻得一处机会,因为他知道祸系福所依,福系祸所依的道理。

子弟走的时候,他对他们说:“你们记得,如果我被打倒了,只要国家的社会局面有所好转,你们还是要回来,我想国家不会忘了我的,你们便又会在大陆获得机遇,咱们家族才有重生的机会。”

老爷子深谋远虑,为子孙想好了百年后的大事,所以也才有高大堂这个长孙回国发展一说。

王艳华也是听父亲说的,他父亲当年与高林曾经有过一段时间的相处,他说高家很了不起,这是一个儒学世家。

她想到这里,便笑道:“原来是高家的人,怪不得眼缘很好……”

高大堂知道她这么说,等同于是承认了这个朋友,心里也是高兴,又与她长谈了一会。

孙二与黄丽看完了新家,见二人谈得不亦乐乎,心说这两人怎么认识上了,他心里纳闷也不好多问,便对黄丽说:“你看到那个老女人了吧!我此次来省城,起因也是为她母亲年看病,所以你等我两日,我先去把正事办了,然后回来再要你。”

“呸!什么正事,除了你的项目是正事,再没比我的事正当的了!”黄丽说完也是俏脸微红,眼睛只去看脚尖。

孙二知道她再是男人化个性,脾气也有些急,终究还是女孩,还没有承受男人的雨露滋润,不能体会一颗女人心。

这是女孩不能超越女人的地方,孙二便又道:“来之前,我已经想好了,本来我不想过多干涉世外生活,我只想在孙家洼,在大青沟发展和生存,但是很多人和事,让我越来越清楚地看到,树欲静而风不止。”

黄丽深以为然地点点头,她的意思是我理解你。

孙二便笑笑,看着她出水的美目,那种风情,自有周媛所不能比拟的地方,心里也是一阵荡漾,这种感觉是他在黄丽身上,从来没有感受到的。

自此,孙二也知道自己这是接受了她,便坚定了想要她的念头,只盼着把其他事一了,便回来与她同床共枕眠。

王艳华与高大堂说的也是热乎,两人觉得彼此相见恨晚,这种错觉让高大堂以为王艳华喜欢上了自己。

他便试探着想要拉她的手,没想到她却生气了,碍于面子没有红脸,只是提醒他注意自己。

这放在以前,王艳华说不定早跟他上床了,因为以前的她,还是喜欢欧美那一套,见到了合眼的,二话没有便直接上床。

现在,连她自己也奇怪,自从见了孙二之后,她再也没有想与其他男人上床的心思。

她更奇怪,她虽然对孙二有好感,也没有与他进一步发展的想法,即使她对别的男人也没了意思。

这几天,她很彷徨,总在心里想着这种感觉,却想不通毛病出在那里。

现在,高大堂示爱,王艳华再也沉默不了,她的思想开始爆炸,她盯着孙二,看着他与黄丽的亲密,看着看着,她竟想上去亲手拆散他们。

原来这是一种病态,以前的她纵情惯了,没有遇到真正喜欢的人,又长期与丈夫不合,导致她心理失衡。

遇到孙二后,她被孙二吸引,却不知道如何发展二人的关系,因为孙二这种人,身上有种力量,令她这种女人退避三舍,不敢过多地包有奢望。

她便在这种病态心理和彷徨中,陷入了感情的挣扎中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