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1章巧合的病(一更)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高大堂的刺激,孙二对黄丽的亲密,林玫的样子,王艳华又想到了孙二家里的四五个女人…….

还有,过往的历历在目,一下子涌上了心头……

啊!

她再也承受不了,抱着头跑出了孙二的新家。

“她怎么了?”黄丽不解地问孙二,也看向高大堂。

高大堂自以为是自己的错,这事肯定跟别人没任何关系,他怎么会把这事向孙二身上考虑,便把手一摊说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。

孙二气笑了,连说:“你没错,那还怕什么,还不出去追?”

孙二是怕王艳华想不开,跑出去后再发生点什么,那便是追悔莫及了。

当孙二也追到外面时,看到高大堂正在劝慰着王艳华,便也上前劝她想开点。

王艳华守着这么多人,也不好意思表现得过分,便把眼泪一抹,说道:“没事,我就是眼睛受了风睁不开。”

好吧,你就自圆其说,我们就是听着,孙二当然不想把事情搞大,他现在可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

接下来,王艳华的心情恢复了正常,孙二便说明天一早便去给她母亲看病。

说到母亲的病,王艳华暂且忘掉了刚才的不快,心思也回到了母亲身上,与孙二详细地说起了母亲的病症。

谈话间,孙二隐约地感觉到,按她说的情况,她的母亲年轻时,也是一个不检点的女人,估计也是干过不少那种事,接处过不少男人。

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!

孙二感叹道,心想她的父亲也是贪图她母亲的美色,没有在乎她的过往。

再想到王艳华这个女人,好像真像她的母亲,在赌石场,汤雷曾经偷偷告诉过自己她的过往史。

了解到病情,孙二也意识到,她母亲的病与另一个人的病相似,那就是张如芬。

哈哈……

太巧了,两天之内,出现了两例极阴体质的妇科病症,孙二想想也是醉了。

史上出现极阴体质的女性,而且是极阴中的极阴,恐怕也就是让他遇到了,换句话讲,他孙二是唯一一个遇到的医生。

想到两者的相似,他也想到了两者的经历类似,心想这种女人,大概对于那种床上之事,过于渴求过于放纵,这是一种天生的本能,他们的体质和生理构造,决定了她们一生就是这种女人。

想想也是无奈,孙二只能盼望着找到好的良药和良方,为这两个女人治好病。

这算是他的第八第九个世人无法医治的疑难杂症,前面还有两个,则是平时里来家里求病的。

那两个病人,一个是行走之间,突然便倒下了,然后全身没有任何知觉。另一个人,则是误食了几种食材,直到最后,孙二也没查出他到底是吃了什么,只是最终还是给他治好了病。

九个,还有九十四个,我就圆满了。

孙二如此想着,与众人一起去黄丽的会所吃过饭,便独自去休息去了。

这些日子,太过于忙碌,饶是他拥有灵息,也不得不停下来休息。

赌石消耗,给张如芬治病,还要操心劳力着各种事务……

下午,他刚从床上爬起来,电话响了。

电话是许谟打来的,他先是讨近乎,说大哥来省城也不打声招呼,好让兄弟们给大哥接风洗尘。

他们这道上的规矩,孙二也知道一二,却轻笑道:“你盯好我的人就好了,吃饭是小事,等任务完成,我请你们到会所吃饭。”

许谟自然高兴万分,在老大面前既卖了面子,又得了赏赐,他便兴奋地把孙二的父亲的行踪说了。

孙二听后说知道了便挂了电话,躺在床上却不愿意起来了。

父亲到底想干啥?他为什么要频繁地出现在各个省级大员的家中,尤其是马副书记和省委副管家的家中。

左思不明白,他还是强撑着起了床,来到外面,却见林玫,黄丽和王艳华三个女人,在那里唱起了大戏。

三个女人一台戏,对于原来生份的三个女人,一旦熟络起来,她们之间的戏必然很精彩。

看到孙二出来,王艳华第一个打断了精彩,赶紧向他问好,问他休息好了吗?

她当然紧张,因为明天他要给母亲看病,必须要精力旺盛。

这个不必担心,孙二只是心累,身体当然恢复如初。

本来,他的心也不算太累,只是刚才许谟的电话,父亲的异行,让他再次心事重重。

别的事可以不关心,对方可是自己的老父亲,这个久久不愿意回家的老男人,整天飘在外面,还瞒着自己,他到底在干什么,他却从来没有得到过父亲的只字片言解释。

“晚上,咱们出去喝酒吧!”孙二不好解释,也不想她们看出自己心情不好,又想借酒消愁便提议道。

“好!我举双脚赞成!”高大堂自门外进来,何少青也是一脸坏笑,看着孙二走了过来。

“你举一个我看看?”孙二打趣着高大堂,引得众人哄堂大笑。

气氛一时间,被他一句玩笑话调节过来,他自己也觉得心态放松了不少。

……

傍晚时分,华灯初上。

孙二一行出现在省城最知名的“天堂酒吧”。

这是一外鱼龙混杂的场合,这里有绅士,有混混,有文化人,也有流氓,当然更有文化流氓,总之什么人都有。

有些人喜欢选择这种地方潇洒,有些人来这种地方只为一时之快……

孙二来这里,只是为了放松一下,他想喝酒而已。

旋转的舞台,忽明忽暗的灯光,黑暗的角落里,光明的前台上,坐着各式各样的角色,他们都在寻摸着所需的对象。

只有孙二带着林玫她们,坐在一处半围的包箱里,静静地喝着酒。

“玛逼!装什么大头,你特么地给我脱,敢不脱,我让你活不过今天晚上……”

众人正喝着酒,隔壁包箱里,传来一阵吆喝声,好像是某个太子爷正在逼迫一个女孩脱衣服。

孙二自然听得清楚,他也听出这个人的声音来了。

旁边还有另外一个女孩,在为这个男人帮腔,这真是可笑了,同是女孩怎么会为难另一个女孩。

【作者题外话】:今日五更开始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