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3章冤家路窄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果然不错!”两个人交手后,那个老大终于发话了。

老大说话间,站起来挡在孙二身前,他知道兄弟们单打独斗都不是孙二的对手。

高手之间过招,只需要一招,便可以分出高低,再斗下去只有势力差的一方挨揍的份了。

“你?”孙二见到这个老大,心里的气不打一出来,想起了他偷袭自己的那三颗铁蛋。

“哈哈!小兄弟!你还活着,这太好了,要不然我还要陪着你去死!”

“是啦!父亲没交代你怎么个死法?”

“你?”老大显然没想到孙二已经知道了他们的身份,听了孙二的话之后,脸色急转满头是汗。

“揍他呀!给兄弟们报仇!”孙二身后,柳阳叫嚣着。

柳阳虽叫得厉害,却害怕孙二打他,所以远远地叫着,唆使着那个老大。

老大苦笑一声,心说柳阳你特么地混蛋,你别想着美事,孙二这小子已经得知了我的身份,后面的事便不好办了。

被打趴在地上的那个家伙,已经被另外几个兄弟扶回去,一脸痛苦地看着孙二,也是一脸不相信。

“小师弟太厉害了,我估计他还没出全力,师父说的对,他身上的那股能量,咱们七个人加起来,也不一定能打过他。”

他的声音极小,孙二却听得到,他心想父亲这是要闹那般,他这是一直清楚地知道自己的一切,却不肯回来见自己,还躲在暗处帮别人。

他一面恨着父亲,一面盯着老大看,把手一勾,道:“来,所谓的师兄,咱们俩过过招,看看我到底能不能打得过你们七个?”

“你?不,不,不,那还不如杀了我们……”老大摇着头,心想事情败露,回去只有挨骂挨打了。

不,师父可是会要了他们的命。

老大一脸惊恐,向兄弟几个一招手,叫了声扯呼,率先跳出了吧台。

七个人走后,孙二在那里回味着老大的话,嘴角露出了一丝怪异。

这个表情没有人看到,龙丛虎却看到了,他本来也想趁机逃走,不愿意再跟孙二见面。

可惜,他不会武功,逃走的速度极慢,对于孙二来说,他这种速度,在他眼里比蜗牛还慢。

“嗨!龟爷你坐下!”

那就叫他乌龟,孙二想着脱口说了出来,听得龙丛虎汗毛直立,只是他这种身份的人,再害怕也有尊颜,于是他变得恼怒起来。

孙二正是想激怒他,直接来到了他面前,一把揪着他的衣领,用别人听不到声音,在他耳边问:“只要你说清楚,这次搁浅项目的背后,你有没有参与,我便饶了你。”

“哼!老子是政府命官,我又没有出手伤害你,我看你还敢无法无天了,你打我一下试试?”

“嘻嘻!老小子,我不敢打你,那条法律上规定的,我不敢打你?”孙二说话间,目光落在旁边一堆酒壶上。

他灵光一闪,便来了注意,哈哈一笑,道:“是晚辈不对,我是不应该揪着你啊……”

这话出口,他便把龙丛虎一松,看着也没有用力,灵息却推了出去,直接把龙丛虎推向了那堆酒瓶。

扑哧!

龙丛虎踏上酒瓶,便开始跳舞,身子最终没有站稳,直接趴到地上,来了个狗吃s的动作,看得杜源也是笑出声来。

龙丛虎正好趴在杜源脚下,抬起头来骂道:“你特么还敢笑我,信不信我回去削了你?”

杜源还真不敢得罪他,立即收住笑,板着脸不敢再看他。

“还不快扶我起来?”龙丛虎大骂着,却没有人过来扶他,他只有看向身边的杜源。

杜源没有招,自己不帮他,这个伪君子要大出洋相了。

他伸手刚想去拉他,孙二却把灵息再一推,只是这一次距离过远,灵息只能稍微用上力道。

可是已经足够了,杜源起身的姿势也没站稳,在灵息的推动下,直接飞速地向龙丛虎身上趴了过去。

本来已经拉起半个身位的龙丛虎,再次被杜源肥硕的身躯,沉重地压倒在酒瓶之上。

啊!

这一次,由于杜源的体重过重,又是顺势一扑,其力道非常大,龙丛虎直接被酒瓶垫出硬伤来。

他的蛋也差点被搞破了,肋骨被压断了一根。

当听到龙丛虎痛苦地喊叫后,杜源这才意识到龙丛虎受伤了,赶紧从他身上爬了起来。

孙二把手一摊,道:“这可不是我干的,你们这叫狗咬狗。”

龙丛虎和杜源也懵逼了,都知道孙二没有出手,却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一幕。

他们唯一可恨的,便是孙二后面说的这句话,孙二在骂他们是狗。

杜源强忍不爽,他至少没有受伤,龙丛虎则不同了,身体多处受伤不说,这个面子可是丢大发了。

明天一早,各大新闻头版,必定是青河市某局长,在省城泡妞或者赌钱,被某某大侠发现,这位大侠伸张正义,为民除害……

孙二臆想着,心里也是乐开了花,心想反正你们没看到我出手,龙丛虎伤得再厉害,也不关自己半毛钱关系。

他的心里美滋滋地,背着手便想离开,他再也不愿意看这些人的面目,已经把他们收拾了就可以了,闹得太大了也不好看。

“站住!把手举起来!”

“哟!谁这么……”孙二回转身来,看到对面站着三个穿制服的警察,心里也是一紧。

这怎么回事?

恩,指定了有人报了警。

孙二想明白了,却没去想是谁报的,便问为首那个警察,道:“你叫我吗?”

“对!身份证拿出来?”

“出门没带。”

没事带个身份证在身上干嘛,他又不住宾馆招那种女人……

“抓起来,我怀疑他是流窜作案人员,没有证件便是严重的怀疑对象。”

这理由充分,警察也不容人质疑,硬生生地套到了孙二身上,两个警察上来便扭着他的胳膊。

“呵呵,你可想明白了,你怎么抓我的,便要怎么放我?”孙二暗恨着,心想放我的时候,我定要你们求着我放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