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4章要把杜源抓进来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审询室里。

抓孙二进来的那个警察,点了一根烟,翘着二郎腿,满脸微笑,一点也看不出什么意思。

好像他在审得不是犯人,而一个聊天的朋友。

“我就问你,你说你一个医生,怎么会打人呢?”

“怎么着,医生不能打人,法律有规定吗?”

“恩,没有。”

“没有,就别问了,再说我打他了吗?”

“没有!”

孙二把手脖子活动了一下,感受着手铐的硬度,也在寻摸着灵息的最大暴发力,能不能把手铐给弄断。

感受了一会,却发现灵息初始并不能令手铐变型,就别说能不能撑断了。

后来,随着警察与他说话的深入,他发现灵息越到了后继无力的时候,好像有个拐点,会发生的质的突变。

这种感觉,让他回想起每次运用灵息,在危机时刻,总会出现这种感觉。

他逐渐地意识到,灵息只能在危机时刻救自己,或者暴发出来强力,说明灵息也有层次和级别。

孙二现在拥有的灵息,级别层次在临界点上,平时只能保持低一层次的运转,只有到了危机时刻,灵息受到了强有力地刺激,才会暴发出更高一级层次的威力。

他想明白了这一点,继续试探着加强灵息,心想在这里突破了灵息的高层次,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

只是,他不知道对面的家伙,眼珠子会不会爆炸。

“没有,那就放了我吧!”孙二继续说着。

“不行,因为你打了别人。”他说的自然是指宁威和父亲的那个手下。

“这就有意思了,我们之间那叫打人?”

“当然叫打人,难道你是亲他们,或者帮助他们?”

“亲他们就算了,亏你能想出来,帮助他们才是真的。”

“强词夺理,你的脑子是怎么长的?”警察似乎一点也不生气,只是跟孙二慢条斯理地聊着。

“我好好的,我很正常,不正常的是他们,我就是要教他们脑子怎么正常。”

“看来你很有道理,或许我们真错了。”

“是啊!那还不赶紧把我放了,我还有好多事要办,你不能没有正当理由便随便抓人。”

“我们怎么会随便抓人呢?”警察看了一眼他,继续抽着烟。

抽了一会,随手抽出一根点上,走过来放到孙二嘴里。

“咳!你要呛死我……”孙二只能抬起的来取下烟。

“接着说,你是那里的人?来省城有何目的?”

“不是告诉你们了,你怎么还问?”

“我怀疑你没说实话,看样子我们这样聊天,你觉得很享受是吧?”

“怎么着,你还想要动刑?”

“说不上来,如果你老实的话,我们会很文明的交谈。”

孙二也是呵呵了,心说这个人有毛病,这件事里里外透着不正常,审询自己这个人如果没有特殊原因,便是心理极不健康,看来他要去看医生了。

想到医生,孙二也是醉了,心说我自己便神医,现在便给他看看。

他打眼便是一瞅,扫视了一圈后,对警察说:“哎呀!老兄,大事不妙!“

“你有毛病啊!一惊一乍的……”警察被他一叫也是吓了一跳。

“是你有毛病,而且病得还不轻。”

孙二确实看到了,他的身上有三处毛病。

第一处是这个人的后背生疮,而且即将毒发。

按理说,背后生疮这种病,经常出现在演义性小说里,现代人病发的几率极低。

孙二却知道,即使不高,这也是一种真实存在的毛病,杜源的病类似于背后生疮,只是他的疮生在肚子里面,与普通的肿瘤还不同。

第二处,这个人的头发不出一个月即将掉光,而且这个人晚上睡不沉,只要有丁点声音,便会从恶梦中惊醒,做梦做得还是恶梦。

最后一处,他已经中风,如果发展严重了,口齿不灵,四肢不动。

“不信是吧?”孙二看着即将临界点的位置,灵息发过去催动了一下。

他选择的第二种病,面对与自己看似毫不相干的人,他下手也不想狠了,如果催化了毒疮,万一控制不了,这种毛病瞬间可以要了他的命的。

头发掉了,也不影响他的生命,孙二便是如此想的,直接催发了头皮上的病源,那一处血液的循环也凝固了。

“切!说给鬼听,我这个人天生不信邪!”警察抽完烟,冲孙二不屑地一笑,顺势捋了捋头发。

“呀!”警察从椅子上蹦了起来,他的手上攥着一把头发。

“我说你还不信,这只是你身上的一种病灶,现在来看还不严重,如果再等些时日,你便要来求我了。”

“什么?你?”警察似乎还不相信,可是他再一捞,又是大把的头发掉下来。

他惊吓坏了,似乎还真感觉到身上数处疼痛。

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警察还是不相信孙二,以为他只是胡说一气。

“信不信由你?难道你刚才没听我报名字,不知道我是谁?”

“孙二?孙家洼?神医?”警察似乎还真没听说过孙二的大名,省城这里对孙二的宣传,并不像青河一带和招山一带的热度一样大。

“好了,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。”孙二说完话,灵息又是一催,加强到了警察的大脑中风区域和神经之上。

突然,只是轻轻地催动,警察动弹的身子,马上便感受到了。

当他抬不起胳膊,嘴角也有些抽抽时,他惊讶地看着孙二,歪着嘴:“神医,你果然是神医,我求求你救救我吧!”

“那好!我救你可以,但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?”

“说,说……”警察有些发音不清了。

“把杜源,宁威和柳阳抓进来,然后马上给我打开手铐。”他刚才感受一番,当灵息真正发力,他还是能撑破手铐。

他没有选择撑开,认为没有必要,他只是想试探一下,以备以后再遇到这种事,如果对面坐着的人,不是眼前这种好说话的警察,或者遇到其他危险,自己说不定还真的会撑破手铐。

“好!我答应你,我也有…也有能力办…..”警察是个所长,要不然你当他那有这么大权力,敢抓孙二这种人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