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7章道医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早晨下起了毛毛细雨,空气十分清新。

孙二和王艳华吃过饭,便去了她母亲的家,而林玫去倒卖房产,她已经选中了一处别墅。

进了门,他看到她母亲家里,门口正冲着的方位,摆放着一座观音像,前面有一香案,上面放着一个香炉,里面正焚烧着细香。

香味很淡,香雾缭绕。

孙二看罢,便知她母亲宠信道宗,不由地对她有了些好感。

中医者与道宗有千丝万缕的联系,孙家又是世代崇信道宗,严格意义上讲,他们算是道医。

后世的发展太快,现代文化的冲击,孙氏后人的落败,导致正宗道医,在孙二的曾祖手里被毁。

当然他也知道曾祖不是故意毁掉,而是迫于当时现实,只能无奈地烧毁。

道医要兼修道学,什么命理,八卦,风水和相术等等,基本上要略知一二,有些好学者子孙,还于一二门中取得不小的成就,孙二的父亲便是专修命理和相术。

到了孙二这代,由于他年幼时傻蛋一个,父亲并没有教授他什么术业。

虽然如此,他耳濡目染,也多少了解一些道学上的东西,他的悟性其实极高,可能是大脑和心智,受到了一定的阻碍,这才令他看起来傻愣。

若算天分,孙二极其聪明,也是黄金鱼仙女与其缘份未尽,才打通了他的神智,恢复了他的本身。

现在,孙二看到这尊道宗供像,眼睛一热,想到了要来寻找的父亲,因为他老人家在家时,一直也摆放着这样的供像,每天上香焚纸。

王艳见他情绪有些激动,又见他盯着香案看个不停,便解释说:“母亲深为前半生作孽过重,所以现在天天烧香,祈求上苍保祐。”

孙二听后沉默不语,随着她走进了她母亲的房间。

进到房间,他看到一个骨瘦如柴的五十来岁的女人,半闭着双眼,斜躺在床上,脸上的表情极为痛苦。

他走到了近前,这才发现这个老女人,全身皮肤散发着一层青蓝色幽光,颜色极浅,一般人不仔细观察,是难以发现的。

孙二自然一眼便知,这是冰寒毒攻体,导致全身循环系统失灵,从而导致血液携带寒毒散发全身。

由于循环系统失灵,寒毒到达每一处器官,每一寸皮肤,便会遗留于此,久久不能散去。

苦于没有寻得良医,她母亲的病便被拖到现在,导致体内的冰寒日积月累,最后达到了结晶状态。

孙二目视良久,脑海里寻思数遍,古墓中的那本《神医农草经》有言,若世上真有冰寒至极的妇人,可取火胆一只,打碎研成碎末,然后熬制成汤药,最好配以上好太岁,尤其是黄金色太岁,用来克制冰寒之水。

配以辅料,首要是红色太岁,用来泄水气,因为水能克火,用火来泄水自然天成。

孙二便想红色太岁已有,可这黄金色太岁闻所未闻,这可到那去寻找。

坐在床前,盯着王艳华母亲的神色,孙二的脑海飞速旋转。

想了一会,他想到父亲曾经经常跟他念叨:水克火,土克水,而实为水生木,才能调济水火土三者之间的攻克。

这句话,孙二幼时听到,那里会明白其中的意思,现在的他却一点就通,脑海里的意念自动分析理解,他很快便明白了其中的意思。

哦!是啦!

孙二一拍大腿,黄金色太岁主攻克水,红色太岁泄水,而青色也就是绿色太岁属木,属于克泄并举,可以消耗大量的水气。

绿色翡翠色太岁已经拥有,红色珊瑚色太岁也有,唯独黄金色太岁不曾出现,并且还需要火胆一只。

火胆是药引,虽然不是主治之药,孙二却知道没有药引,这种病入膏肓之症,任何药物是没有办法攻进病灶,清除病人体内的毒素和沉积之物。

火胆是何物?

孙二寻思一会,意念自动告知,其实就是火龙果。

这里的火龙果,并不是人们常吃的那种水果,而是一种生长于炙热岩浆处的果子,岩浆只有火山或者地表以下才有。

那里还能生长植物,孙二想想也觉得不可能。

他想不通却不能反对,因为书上便是这样说的,而且说的很清楚很详细,令他不能置疑。

什么地方才有岩浆,便是他想急于解决的问题,只要找到存在岩浆之地,便有机会找到火胆。

只要找到火胆和黄金色太岁,王艳华母亲这病,便有希望治愈。

他说的是治愈,而不是治好或者减轻病症。

治病需要对症下药,下药又需要循序渐进,由主及辅,再是佐使,这便是中医里“君臣佐使”的由来。

中医里面,主药即君药,主攻治病,辅药即臣药,辅助主药发挥药性,兼而也能治病,而佐使之药,则只能用来调理主辅药的药性和病人之躯。

佐使之药看似不重要,如果少了或者量不足,对于治疗效果也是影响不小,本来能治愈,则只能是治好或者减轻症状。

主辅药已定,佐使之药便不是问题,就是一些普通或者较为少见的中药材。

其中不乏老姜,主要用来生体内之火,在佐使之药里面,属于药引之类,与火胆功能相同。

另有,肉苁蓉,主为补肾阳和润肠道,另有抗衰老的作用。

巴戟天,用来理顺肝经和肾经。针对王艳华母亲和张如芬之症,主要用来祛风除湿,这说明这种病人的体质湿气特重。

淫羊藿,主要也是理顺肝肾经,用来补肾阳,强筋骨,祛风湿。锁阳,能补肾阳,润肠通便。

再有当归、川芎,韭菜子,仙茅和山萸肉少许,用来调济之用。

这个药方不仅是普通中医药方,说白了就是一剂道医良方,经过孙二的手改良而成。

孙二选择这几类药物,多数是看到王艳华母亲和张如芬之类的症状,多是肝肾功能丧失,体内急需壮阳,而且不思饮食,需要调理肠胃,以增强体质。

针对二人的症状有些差异,他便把此方,做了些许调整,等回去后即可给张如芬服食。

想罢,他便对王艳华说,现在我还不能给你母亲治疗,我手中现缺少两味良药,等过些日子,我再来给她治疗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