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8章后悔开她玩笑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王艳华听说缺少中药,她便笑道:“咱们不缺钱,你跟我说少什么,咱们买来就是。”

孙二苦笑一声:“你能买得到,难道我还买不到,能不能买到,我自有数,你只许听着即可。”

王艳华知道他确实厉害,便不敢再言语,但又不能不给母亲治病,便问:“那现在咱们该怎么办?”

“放心!她三个月之内死不了,只要不死,我便可以让他痊愈。”说这话,他心想死人我都能复活,这个病算什么。

孙二也是有些飘飘然,治疗成功了几起疑难杂症后,有些高傲自大起来,不过他确实有这个资本。

想罢,他让王艳华去厨房把带来的木耳煮成汤,然后在里面撒了一些灵药混合粉末。

王艳华煮木耳汤去了,孙二坐在那里继续打量着她母亲和家里的摆设。

看着看着,他便想这个老女人,日后若真是崇信道宗,那我与之多少有些缘份,她的后半生改过自新,说来也是最好的结果。

正想着,王艳华煮好了汤,端过来让孙二看看。

孙二察看了一下,她煮得不错,便让她给其母亲喂下。

当他看到她母亲喝下木耳汤后,她的身体里缓缓地出现一片微红,这才让王艳华扶着她母亲,然后在她后腰处输入灵息。

经过十分钟调理,孙二这才停止灵息运化,观察了一下她的身体反应。

“嗯!三个月确实死不了,只要那个病灶不破。”孙二嘀咕着,王艳华也听不懂,便问:“那接下来怎么办?”

孙二道:“找个保姆,每天给她用老姜煮水,再把这个纸条上的中药煮了给她服下。”

他把一张纸条递给王艳华,然后起身走出房间。

王艳华说保姆早请了,早上出去买菜了,刚说着话,保姆回来了。

这是一个十**岁的小女孩,孙二便叮嘱保姆,为病人煮水擦身时,一定要擦拭她的腰部上百遍,每天晚上入睡前都要擦拭。

又把要煮的中药和方法说与她听,保姆一一记下了,孙二便说你陪一下你母亲,我先回去,等找到那两味药,我不请自来。

王艳华没有法子,她只能听从了孙二的话。

送孙二出门时,王艳华瞅了瞅旁边无人,问:“还没讲好诊费,你便来给我妈看病,我心里真是过意不去,你有什么请求尽管说。”

孙二微微一笑,道:“咱们是不是朋友?”

王艳华愣了一会,才反应过来,笑道:“是朋友,你就不要钱了?”

孙二也是本性使然,那张嘴皮子歪歪惯了,一脸坏笑道:“我不要钱要人行吧?”

王艳华也是场面上耍惯了的人,听了不生气反而高兴了,粉拳捶了他一下,笑道:“行啊!就怕我这身老骨头你啃不动了,不如把里面那个小丫头送你吧!”

她说话的时候,目光还瞅了一眼里面,意味深长的说:“好像男人都喜欢嫩的,你看那个小妮子怎么样?”

“人是不错,小模样也挺俊的,可是我就是喜欢你老骨头。”孙二笑道,然后顺势装着要摸她。

王艳华心里一荡,真的以为孙二要摸,便没有动弹,就那么从了他,闭上眼睛等着他继续禽兽。

孙二嘿嘿一笑,摔摔手哼着小曲,故意扭着身子做个样子,一摆一拽地走了。

王艳华坐等没见动静,睁开眼却见孙二不见了,她的眼神忧伤而失落,心想他还是看不上自己这个年龄的人。

转过身推上门,她靠在门上,一想也不对,那个林玫的年龄也不小了。

靠在那里想了半天,她也想明白了,林玫是什么人,她的家世,她的为人,她的身子是那么清白,听说她单身了三十六年。

这才是差距,这个孙二身边不缺女人,也不缺金钱,他怎么会看上自己。

王艳华失落地走回客厅坐下,看着小保姆走来走去忙活着,看着她那青春动感十足的上下两团软绵,她的心仿佛跌到了冰谷,比她母亲还要阴寒。

孙二离开王艳华的家,回想着刚才的话,觉得自己有些过份。

他能理解她这样的女人,已经到了对自己年轻时的浪荡下贱买单的时候,自己却无情地打击了她,她要如何承受这不痛之痛。

他率性惯了,说话也是随意惯了,可他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嘴,想什么便说出来,本来没有那种意思,也被王艳华听出那种意思来,这是何等之罪。

本来王艳华最近这些年沉寂的心,被孙二再次无情地勾引起来,他觉得自己犯了罪。

孙二虽然为自己的话后悔,却马上没心思后悔了,因为他正向小区门外走着,一个电话打断了他的思绪。

“喂,我是吴欣啊!帅锅你想我不?”听着这个声音,孙二的脑海里瞬间闪现出那个略带稚气,又十分活泼开朗的女孩。

想什么想?老子的头都大了,那有心思想你……

心里可以这么想,话却不能这么说,真说了的话,那边的小妮子非跟他拼命不可。

接了她的电话,孙二这才想起,跟她的父亲有君子协定,那就是自己是吴欣的租用男友。

这个词也许不好听,实际的意思就是这个意思,也就是假冒男友。

“我说大小姐,你不好好上课,没事给我打什么电话?”

虽然孙二不常见她,却偶能接到她的电话,真闲得没事的时候,他也偶尔给她打个电话,怎么着那三亿资金不能白拿。

虽然吴庆也说过,这三亿资金不是白给,如果以后他不能与吴欣结婚,这个钱是要还的,只是不要利息而已,孙二却知道这是一笔糊涂账,以后双方能不能算清楚还两说。

“没事就不能打电话了,你不想我,就不允许我想你了?”

“可以啊!脑子是你的,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……”孙二实在是想不出好话来应付她。

“笨蛋!今天是周六啊!我们休息!”

“啊!”孙二惊讶一声,心说这过得是什么日子。

看来这些日子是真忙坏了,孙二在心里低叹一声,刚想问什么,吴欣却下达了指令:“我听父亲说你来省城了,中午的时候记得过来接我,我要你请我吃饭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