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4章负心人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酒气很浓,孙二的嗅觉却特别好,透过酒气闻到了黄丽身上,有一种浓郁的女人体香,这种体香特别适合孙二的嗅觉,闻过之后,他已经陶醉于其中不能自拔,借着酒意重新上头,他便一把抱起她来。

黄丽的卧室,是整个会所里面最豪华的一间,她自然也是精心地布置过,全然是一幅女孩的闺房。

二人倒下后,床纬之间,散发出呢喃之音,窗外轻轻的虫呜蛙叫,为这对新人伴奏,房间里响起动听的交响乐。

凌晨。

孙二从睡梦中醒来,看着趴在怀里的女人,这个女人刚从女孩转变而来,她的身子是那么柔软,身上的清香特别迷人。

他再次嗅着她身上的体香,每当嗅到这个香味,他便感觉一股热意刺激心头。

他并不知道这种体香正像荷尔蒙一样,能够刺激人的那方面神经,令男人瞬间不能自拔,即使孙二拥有异能,也不能避免被这种香味捕获。

有些女人拥有浓郁的体香,男人闻之随之醉之,有些人女人的体香极为淡雅,需要男人经久不息地闻之而醉,而大多数女人则没有体香,或许有也不明显,男人自然不能醉之。

黄丽身上的体香极为特殊,既不浓烈也不淡雅,亦或是两者兼有,于幽幽中透出一股清香来,又在清香中闻得一丝丝刺激,拔弄得男人的感官系统兴致高涨,这是她的魅力所在。

换句话讲,这种女人,男人若是远之,或许感觉到她什么也不是,若是极为亲近,则被其迷藏心智,一生而不能自拔。

古有玉环贵妃,身上有异香,也有香妃传世,此二妃才能与黄丽的体香相比较,可见此女的魅力有多大。

她虽不能回头一笑百媚生,却做到了近身闻之万般好。

尤物!

孙二轻叹着,轻轻地抚弄着她的乌黑长发,看着身下那一抹红艳,心情久久地不能平静。

他信手在她的滑腻的肌肤上游走,鼻尖轻轻地贴上她的香唇。

黄丽睡得很沉,睡梦中下意识地向他怀里拱,他便把她搂得更紧,感受着她的丰满柔体,内心生起一股满足感。

说来也怪,孙二在得到黄丽之前,对她是无限排斥,就像当初排斥刘荞一样。

现在,他却与她天长地久,这抛开他的感情价值观不说,他知道这种转变跟价值观无关,他也说不上来,这种感觉怪怪的。

又是一阵抚弄,手掌上享受着那种柔滑,他也慢慢地睡去……

早上。

太阳刚刚升起,林玫便过来了。

当她知道孙二与黄丽住在一起时,她的心跌到了冰谷,自知此生的命格一定,注定感情世界不能完美。

当初,她怀着矛盾的心理,像饭毒药一样,深深地爱上了孙二,她是做了最坏的打算。

即便孙二身边的美女如云,她也自认为自己在孙二的心中的位置,必定是不同的,除了周媛之外,没有那一个女人能压过自己一头。

现在却不一样了,黄丽的预言实现了,自己这个老女人真的是痴心妄想,自己过于天真,把事情想得太美。

她坐在会所的大堂里,把双手深深地埋进秀发,满脸委曲而痛苦地样子。

孙二,你这个坏小子,你怎么能这样对我,我那一点不如黄丽,是什么原因让你决定要了她,又是什么原因,导致你的一生,便不能少要几个女人,我在你的心中到底是什么地位。

“咦!什么时候来的?”孙二自楼上下来便看到了林玫。

“怎么了?那里不舒服,让我看看。”孙二看到她脸色不好,便伸手摸向她的额头。

“不用你看,我没事,放心还死不了。”林玫强装笑颜,嘴里说出来的话却能噎死一头牛。

“嘿嘿,我看是心里不舒服吧!”孙二回头看了一眼楼上。

“知道就好,你这个付心人!”林玫见到了孙二,反而恨不起他来,说着话气却消了。

她都奇怪这是怎么了,每当心里恨死孙二,恨她不钟情,恨她花心大萝卜,只要孙二向她面前一站,她的恨便瞬间烟消云散。

她恨过自己不争气,恨过自己太贱,却总是改变不了。

现在,她再次融化,说气话的时候,满眼的却是深情,盯着孙二的目光,生生地能揉出水来。

“好了!我知道你最好,你总不舍得把我大卸八块,然后你捡最大的那块拿回去抱着睡觉吧?”

“我就,我就把你大卸八块,还不解恨,我要…….”后面的话说不出来,她也是被气笑,握着粉拳想要捶他。

“咳…咳…哟,这不是林玫姐,大早上的也不好好睡觉,难道我这里有什么宝贝吸引你,害得你连觉都不睡了?”

孙二一听这话,生怕两个女人掐起来,便接着话问:“是啊!这么早来找我有什么急事?”

林玫被孙二一问,这才想起来的目的,谁想来之前兴高采烈,来之后则垂头丧气,便狠狠地瞪了一眼黄丽,说:“我还真有事,而且是两件,你想听那件?”

“噢!还是两件,那我都要听,你的消息指定了都是好消息。”孙二抱着双臂,看了一眼黄丽,他总不能有了新人便忘了旧人。

林玫见他识趣,这说明在他心里,自己的地位还是很高的,她的心情也好了许多,便道:“我还是说重点,爷爷打听明白了,说你父亲确实跟省里的几个高官走动很频繁,尤其是马副书记等人,今天你父亲又去他家里了。”

“消息已经坐实?”

“嗯!”

孙二听后反而放下心来,在没得到确切消息之前,他的心提着,不知道如何面对后面将要发生的事,一旦确信消息,他反而有了注意,知道了后面怎么应对。

他还想问什么,手机却响了。

他找开一看,见是许谟打来的,许谟的电话也证实了林玫所说不假。

许谟说,经过最近几天观察和偷听,他发现父亲和马副书记很亲密,还听马副书记说,让父亲放心,不到最后关头,孙二的项目不能通过,即使通过了也要让他吃点苦头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