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1章父亲(一更)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周启听孙二称呼他为叔,心里不好受,这怎么能乱了辈分,何况自己的年龄不算大。

黄丽自然不知道周媛的情况,还没什么表情。

周启刚想问什么,林玫听后笑道:“周老板你不知道,我们孙总的女朋友,便是你的堂侄女,也就是他说的你那个堂兄的女儿。”

“啊?”周启这下惊讶了,心说还有这事,自己还跟孙二沾上了亲。

“哈…哈哈…”他惊讶之后便是一阵傻乐,孙二也跟着笑,拿眼去看林玫,心说这浪货的嘴真快。

得,也免了自己解释的尴尬,这事让自己来说,还真不太好说。

孙二想着便上前握着周启的手,说:“这样算下来,我叫你一声叔不亏了。”

“当然,当然,我们算是三代以内的亲人,这个辈分自然是论得起来的。”周启竟然有些语结。

“不用三代,只要一个祖宗下来的,你也是周媛一家子的亲人。”孙二笑道。

铁鑫锋听二人谈话,得知二人还能沾亲,又见二人相处下来关系不错,知道这是一个打好关系的时候,便趁机起哄,说要请二人去吃饭。

周启说:“那能让你请,要请也是我请,我才是地主。”

孙二听后便哈哈大笑,说:“你们谁也别抢了,我回青沟前还要来一趟,你们两个再抢着请客也不迟,今个儿是真不行,我还有很多事要办。”

又说了一会话,孙二还真想走,周启和铁鑫锋便没再强留,让人帮着把四块翡翠送上车。

孙二便告别二人,回到了衣带山别墅。

回到家后,黄丽说:“你刚才赌石时,我父亲来电话了,说帮着查出了点眉目,好像这事还真跟龙丛虎没什么关系,其他的还没查清楚。”

“足够了!至少现在我清楚了一点,龙丛虎与此事无关,我便可以专心对付其他人了。”

孙二说这话的时候,想起了那晚上暗黑龙丛虎那一幕,心说自己下手狠了点,据匡八刚才电话里说,龙丛虎出了院,回去养到现在还没敢出门。

不过,他想了一会后又乐了,心说就要折磨一下他,谁让这货以前为难自己,这也算是报了仇。

黄丽见他在那里想事情,又觉得没别的事了,便道:“该吃饭了,没在周启那里吃,现在咱们该自己去吃了。”

孙二想想也是,再不去吃饭快过饭事业了,自己的肚子饿不坏,两个美人的肚子可不能出问题。

三个人便去了会所,吃了饭又在那里休息了一会。

孙二刚泡了温泉浴,王艳华又打电话来,说明天想来看他。

孙二想着明天还有事,便让她晚几天来。

放下电话,他算计着明天要办的事,早上给匡八和刘强看病,用不了一个小时,然后中午要去见周媛的父亲,至于晚上暂时没有安排。

林玫泡在水里,把一双白嫩大腿伸出水面,假意勾引他,嘻笑道:“怎么了?想老美人了,还不让人家过来看你?”

“看你个头!心眼都长坏了……”他刚想伸手抄水与林玫戏闹,黄丽披着浴巾出来了。

林玫的眼珠子顿时便暴长,把嘴一捂,指给孙二看:“快看,美女出浴图,大色狼你有眼福了。”

“什么福…….我的天哦……”

孙二随着林玫手指看去,看到了黄丽半露的玉体,走动间轻挪细步,腰肢如杨柳般扭动,还有那一抹初始出浴的迷人神情。

“你们两个说什么呢?”黄丽过来便脱了浴巾下了温泉池。

“没,没……”孙二说不出话来,因为黄丽里面什么也没穿。

她离得他太近,他便受不了,这个女人真是妖精,你离她越远,越是心安,你离她越近,总想着要被她吃掉。

“傻样,别看了,晚上回去好好看去。”林玫假意不满地说。

黄丽莞尔一笑,道:“我是给你看的!”

林玫把眼一捂,喊道:“我的天……”

哈哈……

三个人顿时扭做一团……

嘀…嘀…

门口传呼机响了,会所服务员说,门外有人找孙总。

孙二心说什么人会找到这里来,他又怎么知道我会在这里。

他一边想着,一边披上浴巾,然后去换衣服。

黄丽和林玫则继续泡温泉,两个人聊起了家常,看样子这两个女人共处几天下来,感情升温不少。

孙二换上衣服,来到了会所大厅,见沙发上坐着七个人。

“你们?”孙二自然认得这七个人。

他再看其中两个,头上的纱布还没去,心里便想笑,这两货也被收拾得不轻。

他不恨这七个人,因为他们是父亲的人,虽然他不知道父亲在干什么,因为这分亲情,他便不能对这七个人下死手。

通过上次交手,他很清楚七个人一起上,自己虽然不一定能打过,却也不至于吃亏。

只要把七个人分开,那他们便只有等着挨揍的份。

“小师弟!”为首那个大哥起身一拱手,这一次眉目之间全是真情。

“不必客气,别暗算我即可!”孙二假装伸手抚摸后腰,那个意思那三枚铁蛋子真厉害。

为首大哥脸色尴尬,却仍是强撑笑意,道:“小师弟,师父让我们来请你。”

“啥?”孙二打死也想不到,常年不见自己的父亲,这一次是抽疯还是中风,要不然就是脑子坏了,怎么会突然想见自己。

这么一想还吓了他一跳,心想莫非父亲有难或者病重。

“你,你快说,我父亲他怎么了?”

“嘿嘿,你别急,师父没事,只是,只……”

“哎呀!大哥你就直说不就行了,师父说有重要的事要告诉小师弟。”

“噢!”孙二拍拍胸脯,这世上再没有人,能让他如此关心,只有那个六十来岁的老父亲。

父亲生他较晚,有他的时候,已经三十好几,现在自己长大了,父亲也已经六十多了。

多年孤苦零丁在外,以前他没觉得什么,自己的脑子不是自己的,现在他越来越想念父亲。

“走!你们带我去!”孙二心情缓释了一下,立即让他们带路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