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2章劫数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这是一处独门别院,院子极大,里面是三进大殿,一看便知是一座古建筑。

说庙宇不像,应该是古代某个高官的一座府邸。

过了第一进大殿,第二进大殿的高台上,站着一个老人。

孙二打眼望去,见正是自己的父亲。

他快步上前,想要登上高台,却见父亲呵斥他,并不让他上去。

父亲低头向下看着他,手里握着一把抚尘。

“这是出家了?”孙二嘀咕着,抬起头来却问:“你想见我,为什么还不让我上去,难道你是假的?”

“混账!父亲还能是假的,你眼睛瞎了!”父亲怒骂道。

孙二也自知问的有问题,自己有透视眼了,一看便知父亲的真假。

“爹!你什么意思?儿子长时间见不到你,你便是这样对待你的亲生儿子?”

“哈哈……”父亲一声长笑,道:“你小子大难临头了,还不思悔改,我这次是来救你的。”

“我?我好好的,并没有要死的迹象……”他当然知道自己的身体,透视眼有内斜视功能,他每天早上内视一次。

“我说的是灾难,你得罪人且不说,而你纠缠于名利场,又纵情于胭脂粉黛之中,早晚要死在女人身上……”

父亲说完长叹一声,又说:“你回去远离那些女人,且记不能在本命年之前结婚。”

“啊!”孙二知道父亲擅长命理,又懂风水,听后还真吃了一惊,心说老头子难道真给自己算过。

老头子不是说过,道宗命理一派,平时不给至亲推算,今个儿他这是怎么了,还推算出自己要死在女人身上。

他陷入沉思,回想着这一年来,自己确实处处桃花不断,现在已经上身的有五个女人。

“烂桃花!”孙二想起父亲曾经在家里给一个老板算过,说这个老板一生烂桃花不断,纵有万千女人,最终不能留住一个,而且还要死在女人堆里。

结果还真是验证了,这个老板不出两年,便死在一次与众多女人热闹之中……

唉!

孙二也是长叹一声,转眼一想,父亲叫自己来,多年没有好好团聚,难道只是因为此事。

单纯因为此事,那他派人捎个信即可,还用得着这么隆重其事的。

孙二正想着,父亲走到台阶中间,距离孙二更近了一些,这才把抚尘一摔,轻念一声无量天尊。

孙二想笑,父亲越来越假正经了,以前他还只是拿着一杆破旗,上面写着“命”,然后走乡串户,却给人家推理,顺便医治点小毛病,大毛病他也不敢治。

现在来看,父亲这是归于正统了,还真的是正式出家了。

只是他也知道道宗之人出家,仍可以有家有室,生活完全没有改变,改变的只有思想和道宗意识。

“爹!二子只是想问,你为什么不愿意见我?”

“劫数!你身上还有一大劫,爹想要多攒点恩德,为你免去一生的劫数,所以我才不愿意回家,因为咱们两个人在一起,你的劫数会更大。”

“切!儿子不信!”孙二那会相信父亲那一堆胡言乱语,他见过父亲骗人骗多了。

“哼!就知道你不信,你以为我会骗你,你是我儿子……”

“那好,你说我还有一劫是什么,说到我心里去,我便相信你。”

“你命里有三个重要的女人,这三个女人一个也不能娶,即使没有办法,你要了她们的身子,却不能让她们成为我们孙家的媳妇。”

“……”孙二嘴里发声却说不出话来,父亲的话太气人了,好像他真能参透天机一样。

“周媛,你不能要,黄丽,你不能要,以后还一个女人,你不能要。”

“说啥?”孙二听后懵了,父亲怎么知道周媛和黄丽,转眼一想那七个徒弟,心里便明了,心说父亲一直暗中监视自己。

由此也可以看出,父亲这几年混得不错,不但结交高官,还授了徒弟。

只是,有一件事,令他左思不解,那七个徒弟那么厉害,怎么父亲却一点功夫没有。

“呵呵…傻孩子…我知道你在想什么?”

“我?”

“周媛,即使想要,除非你渡过最后一劫,至于黄丽,她会要了你的命。”

“切!爹你危言耸听了,实话告诉你吧,黄丽已经是我的女人了!”

“混账!我找你来正要说此事!”父亲把抚尘轻轻一投,抚尘径直飞向孙二,在他身上狠狠地抽打了一下。

孙二吓傻了,他不是没注意到抚尘,也不是躲不开,他是愿意被打的,因为打他的人是他父亲,这个世界上唯一可以打他的人。

他是压根没想到,父亲打他的方式,难道父亲也会武功……

“你赶紧离她远点,一生也不再与其相见,如果你做到,过年时,我便回家与你一起过年。”

“哼!做不到,我才不愿意相信你那套古怪理论……”孙二的犟牛上来了。

“还有,你怎么会有武功?”孙二突然想起便问。

父亲嘿嘿一笑,缓步走向孙二,冷言道:“我身上还有许多你不知道的,等爹死的那一天,你便会知道一切,现在你还是乖乖听话,否则我把你关起来。”

“好呀!关起我来呀!正好可以天天见到你!”

“想得美!我不会让你见到我的。”父亲说着一率衣袖,迈步又走回台阶。

孙二看着父亲的背影,他的眼睛迷离了,十几年了,自从自己能照顾自己,能找口吃得,眼前这个人便离开了家,对自己不管不顾。

还好,老家伙没有饿死自己,还知道等自己能够照顾自己了,他才常年离家在外。

他的眼角润着泪花,嘴上却喊道:“周媛,我是一定要娶的,至于你说的还有个女人,我告诉你,我的女人有的是,肯定还不只这一个……”

他说完这话,又看了一眼父亲的背影,正想转身离去,父亲却叫住了他。

“二啊!”

父亲的语气这次柔和多了,孙二看向他时,发现父亲的眼角也是湿了。

他的心顿时软了,知道还是父亲最痛自己,可能自己身上真有什么劫数,才让老父亲在外奔波多年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