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9章花明的尴尬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哦!”她坐下后长出了口气,全身的血脉这才放松下来,她回头刚想去看孙二又没有跟过来,眼前却出现了一张脸。

“啊!”脸离得太近,花明根本没时间看清楚是谁,她惊吓得身子向后一缩。

“好看吗?”

“你指的是谁?是我吗?”问过之后,花明这才意识到这不问的多余,眼前这个禽兽肯定不是说自己。

“嘿嘿!你看了多久?”

“我,我,我并不有看哦……”

“你的眼神没有撒谎,而你的嘴巴不老实,所以我决定要惩罚你的嘴巴。”

“你想干什么?你再……”花明长这么大,确实没有跟男人的距离超过半米之内,孙二离她这么近,她的心脏都感觉要停止跳动了。

“说实话我就不惩罚你了!”孙二故意把脸又向前推进了一步。

“停!我说还不行!”花明说停的时候,其实也在渴望着他继续,她也不明白这是什么感觉,反正她恨透了自己。

花明就是人们常说的那种,在言情小说里经常出现的女猪脚,是那种柔情似水,又常年把自己锁在深闺,如果遇到了钟情的男猪脚后,又不知道如何表白自己,也不知道如何接受男猪脚的那种女孩。

“说!”孙二这才退后一步,掐着腰玩味地看着她,嘴角一丝丝坏笑。

“讨厌!笑起来坏死了!”这句话是在心里说的,她根本没勇气说出来。

“我,看了一会,只一会,其实根本没看清,你们都累坏了……“

“我去!累坏了都看清楚了,还说没看清,这问题便严重了,我现在怀疑你脑子有问题,来来来,让哥给你治治。”

看孙二真想摸自己脑袋,花明也来了勇气,把粉嘴一嘟,冲孙二蛮横的瞪了个大眼。

这个动作,连孙二都感吃惊,心想这小妮子还真行,平时看她很文弱,没想到还有这一面。

孙二还想逗她玩玩,心想反正她早晚是我的,从她刚才的反应看来,她似乎也早把自己当作我孙二的人了,楼梯上却传来脚步声。

他不用回头便知道是林玫下来了,随即把身子一撤,自旁边长桌上拿起一壶饮料,假意喝了起来……

林玫下来了,孙二便不去调戏花明了,喝完了饮料说要去洗澡,还提示林玫要不要一起去洗。

说这话的时候,他还故意看着花明说。

花明气得白眼乱飞,鼻孔朝天,孙二冲她作了个怪手势,便钻进了洗手间去洗澡了。

林玫看到孙二调戏花明,心里也是一乐,心说这什么人,把我当空气了,这么肆无忌惮,真把自己当作韦小宝了,想想她笑出声来。

花明听到林玫笑,更是心虚必慌,羞红着脸跑到楼上去。

林玫便在底下叫她:“晚饭不下来吃了?“

花明刚跑上楼,听到林玫的话,看看墙上的钟表,发现已经快到晚饭的点了,便想回答她的话,却怎么也说不出口。

她便在心里恨死孙二了,跑到自己卧室里呆呆地坐着,直到黄丽起床,她也没有下楼。

孙二洗澡速度飞快,只是大概冲洗了一下,本来是光着身子进去的,下体只穿一条内裤,出来后更是光光的,因为他知道花明不在客厅里。

林玫坐在那里看电视,眼角同转,看到孙二的样子,心里窃笑,脸上却假装没看到她。

黄丽也去洗了一下,出来便说今晚上出去吃饭,便到楼梯口叫花明。

花明听是黄丽的声音,心里更加发慌,心说这该死的**人,床上叫的声音那么大,怎么还好意思跟我说话。

花明没说话,黄丽便问林玫:“花明是不是出去了?”

林玫摇摇头只笑不语,孙二则笑道:“她肚子痛,可惜了,我今天晚上决定去玲珑湖吃饭。”

花明在楼上听到后急了,趴到楼梯口,喊:“你们敢不带我?”

黄丽不知道三个吃错什么药了,全都一幅怪异的表情,便悄声问孙二怎么了。

孙二也不隐瞒,心想这有什么,既然你问了我便告诉你。

黄丽听到孙二的解释,脸上也是羞红,呸了一口孙二,说都是你惹得祸。

林玫见花明出声了,知道她心里阴转晴天,虽然她不清楚花明和孙二刚才发生了什么,这不是她关心的了,她只关心去玲珑湖吃什么。

孙二说要去玲珑湖,花明的心里危机也过去了,三个女人便忙碌起来。

四个人收拾停当后,车子刚开出别墅,铁鑫锋的电话来了。

孙二接到他的电话,便知三块翡翠已经打造好了,便在电话里约他一起去吃饭。

到了玲珑湖,孙二下车后,远远看见铁鑫锋旁边还有几个人,其中正有周启,还有几个他也认识,都是上次一起吃饭的老板。

见了面寒暄了一会,周启说:“刚才铁哥说要找你,我说正好要请你吃饭,没想到你们约好了要来这里,看来我这客是请定了。”

孙二没想到事有凑巧,周启估计是真想请自己,便没有推辞,自己在他那里闹这么大动静,这几天已经传遍了省城,听说他的生意比之前要好很多。

他便玩笑式对三个女人说:“这下你们可宰不到我了,周叔叔是大老板,你们想吃什么就点。”

几个人说笑着进了预定的包间,大家坐下后,周启问喝什么洒。

孙二瞅了眼桌子上摆着的一个红色酒坛,便问服务员那是什么酒。

服务员说,那是他们老板的一个亲戚家自酿的小烧,孙二拿过来闻了下,发现正是上次去游玩时,在农家乐那边喝的那种小烧。

他这才想起家里还藏着几十坛,上次带回去那么多,除了给苏磊,刘为和孙大海等人送了几坛,自己之后又喝掉了一些,便没有再拿出来。

现在,他被那种香味勾上了酒虫,便对服务员说:“拿上二十斤来。”

桌上只有五个男人能喝这种酒,其他不喝的便说要不了那么多。

孙二看了看花明,问她:“我听说你一次能喝三斤高度白酒,今天晚上陪他们喝一点如何?”

【作者题外话】:206和207章发文顺序搞反了

儒子非常抱歉,因为每天五章,昨天早上发文竟然将今天的一章提前发了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