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3章飙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呵…有意思……

孙二暗笑一声,原来这两货都没练过,敢于对人这么横,唯一的资本,便是家里有钱,他们是骄傲的富二代。

就让我替你们爹教训一下你们,否则你们还不得把整个社会当你们家后院,想怎么玩就怎么玩。

孙二想到这里,手下也不准备留情了,他左手一抬直接抓向了切诺基车主的冲拳,轻轻地便接下了拳头,牢牢地抓在手中。

右手则向下一沉,自下向上飞速去抢夺奔驰车主手中的石柱,虽然他不怕被石柱击中,却也不想被击中。

那太没面了,他就是想在这两货面前展示一下威力,如果他们知难而退,说明他们还心存理智,不是无药可救。

这两货如果退了,孙二也便想饶了他们,二人的年龄也比自己小不到那去,如果毁了他们,实在也是可惜。

可惜的是,切诺基的车主并不这么想,奔驰车主也没放弃攻击。

孙二便随手握着切诺基车主的拳头旋转了三圈,只听“格吧”三声,这货便杀猪般哀嚎起来。

孙二见出手得手,便放开了他的拳头,左手自身前一抄,转个方向去击打奔驰车主的胸口。

奔驰车主手中的石柱被孙二抓到,正在寻思着如何打到孙二,他的胸口却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拳。

这一拳打得结实有力,孙二没有用上灵息,他现在即使不用灵息,普通的力气也比一般的人要大一些。

“哇......”奔驰车主吃痛松开了手中的石柱,满脸不相信地样子,直勾勾地盯着孙二看。

“怎么样还打吗?”

奔驰车主头脑灵活一些,不像大切诺基车主,看到同伴仍有继续打击孙二的想法,赶紧制止了他,冲孙二说:“哥们,不错哦,交个朋友,以后一起溜车。”

“哼……”孙二冷哼一声。

“怎么看不起我们?”奔驰车主不高兴了,心想我都退让了,这事本来你不对。

他刚才停手,还有个原因,便是看到了孙二开的车,那也是几百万的宾利。

“你是本地人吗?还是省外的?”奔驰车主问过后,才想起去看车牌。

等他发现孙二是青河本地人,脸上也有了笑容,这个人确实精明,知道强龙压不过地头蛇,孙二是本地人,看样子像是那个富贵人家的公子哥。

要不然,他上来便想跟孙二交朋友,把孙二看成了一路货色。

孙二又冷哼一声,才道:“朋友就免了,你打电话把前面过去的那辆陆虎叫回来,咱们这个朋友或许可以做。”

“怎么了?我那哥们打你了?”

“车子撞坏了!”孙二抬手指着自己车的后杠说。

奔驰车主也看到了,估量了一下,说:“我以为是什么事,这事好说,让他赔就是了,他老爹有的是钱,不就是几万块钱吗?”

“钱?你们的眼里只有钱,难道撞了别人的车,管都不管掉头便跑,我要不是拦下你们,别说钱,人都找不到。”

奔驰车主听孙二说这个,也自知理亏,便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,他先打得不是陆虎车主的电话,而是给交警打的。

然后他才给陆虎车主打去,陆虎车主在十五分钟后掉头回来了。

他一下车便问:“我什么时候刮了别人的车了?”

看着满头是汗,神情仍然紧张地他,孙二也是醉了,这货比刚才那两更可恨,飙起车来连自己姓什么了都不知道了。

“自己看,你应该能记得刚才在这里拐弯的情景……”孙二没有说下去,而是指给他看。

陆虎车主看样子很横,脑子却不灵光,看到孙二的车子后,猛拍一下大腿:“哎呀玛!我还真没记着,我刚才在这里拐弯了吗?”

他刚想再说什么,前头最先过去的那辆悍马车回来了,车上下来一个戴墨镜的三十岁左右的人,全身能露的地方都纹了身,一片青黑之色。

孙二也没看纹的是什么,只去打量这个人的长相和气质。

平头方脸,额头高隆,浓眉大眼,接下墨镜后,露出一张满脸横肉。

这种长相的人,指定了不是好货,孙二看过后却去看陆虎车主,其他人跟他半毛钱关系没有。

有,还有身后那个拳头折痛了的切诺基车主,他现在听孙二说陆虎车主撞了孙二的车,嘴里骂咧咧地走了过来。

孙二一听便火了,心说你有事说事,这么露骨地骂人,不是找打是怎么着,他最看不惯没理抓三分,有理打骂人的。

他便把拳头握了起来,准备在这个人接近自己时,直接将他放倒,然后打他个鼻青脸肿。

手刚动,后面一阵警车呜笛,孙二知道是警察来了,指定了奔驰车主报的警。

“前面的人,将车子都靠边停放,不要挡着后面的车子行驶。“警察过来了便用喇叭喊话。

这一带山高路窄,弯道又多,追尾刮噌现象缕有发生,警察估计过来处理的多了。

“我们是大青沟炎龙谷地区的森林交警,你们有事情可以向我们反应,但不得违背交通法规。”一个中年交警喊着话,又让孙二他们到警车面前去。

孙二听警察说这里是火龙谷,蓦然想起耿生来,想起当初耿生说有难处可以到这里来找他。

“这里真是炎龙谷?”孙二见了警察的面,没问别的先问这个。

警察听后也是一懵,心说这个人不处理车的事,怎么来问这个,也没好气地点点头说是。

孙二听后心里一喜,心想得来全不费功夫,便问炎龙谷谷口在什么位置?”

“那里?向前再走十公里左拐…唉…不对,咱们来处理交通事故的,你怎么问东问西的?”警察有些不高兴了。

孙二心想反正已经问出来了,你现在后悔已经晚了。

警察刚说完话,孙二还没反应,那个奔驰车主高兴地走向这个警察,大声叫道:“曾叔!”

“咦!又是你小子,怎么着今天又来飙车了?”

“可不是怎么着,你们管制的严,我们没别的地方飙啊!”

孙二在心里想,你们可真够飙的,这个飙字是某些地方方言,就是傻的意思。

【作者题外话】:儒子也够“飙”的,每天五更,还有读者不买账,老汉我都快累成牛了,还不快给大王我打赏和订阅,还等什么啊!

开个玩笑,就是希望读者看过此书后,后面的章节,一定要给力地订阅,订阅,订阅

儒子在此多谢大家了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