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7章误会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张如芬家的门响,杨丽听到了,但她却气得鼻子冒烟,站在那里拿眼直瞅孙二,眼角里涌出一串清泪。

“哥!你看她!”

“怎么了?”孙二把精力都放在张如芬身上,听到响声这才走出卧室,门外的声音更大了。

“杨丽,你个臭不要脸的,你竟然敢跟张如芬同流合污,得亏我撞见你了,你还跟我撒谎,你给我出来……”

“刘荞?”孙二听出是她的声音,心想这小浪货怎么来了。

“啊!指定了是刚才,我在社区门口遇到她,她,她竟然跟踪了我?”杨丽捂着嘴不敢相信,她怎么会想到刘荞不相信她说的话。

“什么情况?”孙二看杨丽表情有些懵懂。

“我说回家拿姥姥的东西,当时她没说什么便走了,我,我想估计是她没走远,难道她平常都有这毛病,喜欢跟踪人?”

“嘿嘿!想什么呢?除非她脑子真有毛病……”孙二说完便想去开门。

杨丽却拦着了他,问:“开了门怎么跟她说?”

“照实说呗,难道说我们两个一起跟张如芬做那什么事?”

看着孙二一脸轻松,还有一脸坏笑,杨丽轻轻地捶了他一下,呸道:“你才做呢!”

杨丽低下头,表情又些羞涩,门外的声响更大了。

不知道刘荞拿什么砸门,嘴里还喊道:“张如芬,你自个浪就行了,还拉上我的好姐妹,你特玛良心让狗吃了,我今天非跟你拼命不可!”

孙二听后乐了,心说这小东西有点意思,以前怎么没想到,她还这么一面。

通过唐几的话,孙二也知道误会刘荞了,可是先入为主的想法,到现在也不能完全消失,他还是对刘荞有些抵防和厌恶。

嗯,看来还是小瞧她了,不知道她说的这些话,是真为杨丽好,还是故意让别人听到,来破坏杨丽的名声。

孙二虽说不怕杨丽名声坏了,大不了可以把她带到省城,让她成为外面的女人,那里还有她的父亲,她会活得好好的,自己也可以定期过去陪她。

但他不会这么做,因为杨丽不会名声坏了,更甚至是不但没做坏事,她还是在做好事,帮自己救治张如芬。

治病救人,行医积德。

这是孙家祖传的医风,孙二也一直当作一个医者的本分。

“不能让她在外面瞎喊了,没有的事,让别人听到也会传出去,防小人不防君子,小人的口,好话也会变了味的。”

孙二冲杨丽说完,便顺手把门打开了。

“打死你!”刘荞在门开的时候,手里拿着一根木棒打了过来。

孙二轻轻地一把抓到,然后顺势把她向怀里一带,用脚便把门给关上了。

“呜!奸夫阴妇……”刘荞察觉搂着自己的是一个男人,心里的火更大了,心想杨丽和张如芬,果然是在行苟且之事,我总算是抓到你们的把柄了。

“看看我是谁!”孙二把刘荞紧紧地搂着,不让她动弹,一边把她手中的木棒扔掉,一边玩味地说道。

刘荞刚想骂人,听到这个声音怎么那么熟悉,抬头向上一看,差点把她吓得七窍升天,魂归阴府。

“你?二哥?”刘荞定了定神,自以为不可能,孙二怎么会出现在这里,他不是烦死张如芬了,这不科学……

孙二松开手,对杨丽说:“好了,她闹够了,你把药端过去给她喝了。”

杨丽厌恶地白了一眼刘荞,刘荞瞅了算数药碗,知道自己误会了二人,羞亏得低着头,大眼珠了咕噜乱转,心里想了一万个理由,用来解释自己的行为。

孙二微微一笑,把她的小下巴抬了起来,说:“信不信我一巴掌把你的脸拍成饼子?”

“哥,你现在就是把我的脸拍成鞋底,我也是认了!”刘荞理亏地说,眼睛却不敢去看孙二。

刘荞说话的时候,杨丽已经将木耳汤给张如芬灌下了,喝下木耳汤药后,张如芬便深沉地睡去。

杨丽把门关好,出来见刘荞被孙二捏着下巴,吓得在那动也不敢动,她便走过去,伸腿在她屁股上踢了一脚。

“刚才谁说了那么难听的话来,现在还敢再说一次吗?你这个小贱货!”杨丽说这话意味很多,却也不是跟刘荞翻脸的意思。

刘荞听后睁开眼看了看她,又看看孙二,泪水哗地便流下来。

孙二见她哭了,心里一软便放开手,刘荞便抱着头蹲在地上,嘴里还嚷嚷道:“我是错了,可是我是怕你个小浪货干了对不起二子哥的事来!”

杨丽与她平时相处较多,还是比较了解她的秉性,此时听了她这番心里话也是一阵感触,想到了前些日子,孙二是那么对她,她也是无怨无悔,便知道也是误会她了。

杨丽上前一步拉起她来,让她坐到沙发上,说:“我知道你的意思了,可是你在门外说那么难听的话,而且声音那么大,难道你想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这件事吗?”

刘荞刷地又流下眼泪,便哭便抹着,眼珠子还不时地瞅瞅孙二,说:“我都承认错误了嘛!你们两个就饶了我吧!我也是无心的……”

孙二听后便道:“算了,咱们走吧!这件事就过去了,但出去后永远也不要对外人提起此事。”

刘荞破涕为笑,红红的唇大开,露出满口白牙,说她牢牢地记着了,只要是孙二的话,她都能记一辈子。

孙二听到最后一句,心里一紧便转过头去,带头出了张如芬的家,他再也不想留在这个是非之地。

走出门后,他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,问杨丽:“你说赵新伦一年到头也不在家里,现在也不出去打工了,那他到底住在那里,怎么每次到张如芬家里,都见不到赵新伦的人?”

“啊!哥,你再说一遍,你说的是每次?”杨丽舌头有些大了,眼珠子瞪的老大。

孙二发现了语病,不好意思地摸摸头,道:“总共不过几次,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,小妮子心里有毛病,想问题总是极端化。”

“你才有毛病,是你自己说的不明白……”杨丽也不再跟他计较多少次了,出了楼门后便打开了车门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