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9章武师八级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都什么年代了,还有逼婚这一说,这陈家也太霸道了。

孙二一路之上思考着这个问题,便捉摸着如何对付陈家。

陈家其实不是青沟本地企业,他们只是在青沟有投资,这几年才在青沟居住下来,也可以看出陈业清的父亲对这个项目非常重视。

陈家从事家电行业,主要经营大型电器,青沟这边主要是建立了一座大型冰箱和冰柜的产业园。

孙二也从方妍那里知道,陈家是海市前十的企业,他们家大业厚,在全国都是上属的超大型企业。

这是他打了陈业清之后,才从方妍那里知道的,但他即使之前知道这个信息,他也不会惧怕陈家。

孙二的血性,还有他为人坚持的原则,一直都是视权威如粪土,又何惧一个陈家。

脑子里想着问题,转眼间也到了客满楼,还没到楼前,他便看到门前两个男人正在拉扯着方妍。

方妍急得都哭了,两眼巴巴地哀求着母亲,母亲也是无奈,她扭不过父亲,因为父亲想要在仕途上进步,正求着陈业清的父亲。

陈业清的父亲,在商界可谓是手眼通天,上能通达顶峰,下能触及基层,这样一个人物,虽然没有从政,却可以支配许多政界大佬。

孙二眼里融不得沙子,他不能让方妍受到欺负,如果让方妍进入陈家,虽然经济条件上,可以满足她,精神世界里,她从此便成了一个乞丐。

“住手!”孙二飞身纵跃,急于流星般地落在两个男人身前。

“你是谁?少来管我们的闲事。”两个男人上前便想把孙二拔拉到一边。

“咦!”其中一个拉了一下没拉动,又拉了第二下还是没动,他便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。

另一个人见同伴不像是装出来的,伸手也去拉孙二,结果非但没拉动,就在他上手的那一刻,孙二把双臂向上一挑,顺势便把两个男人摔出十米开外,直接趴在地不能动弹了。

“哟!半路上杀出一个程咬金,这世上还真有人不知道死活,敢来管我陈亮的事?”一个平头方脸,表情十分严肃的五十来岁的男人走到孙二面前。

“她的男朋友!”孙二也是情急这下为了救方妍出此下策。

“男……”方妍停止了哭泣,不解地看着孙二。

“哈哈……”平头男子狂笑一声,然后伸手向后一招,身后过来两个粗壮的男人。

孙二定眼一看,这两个男人,比当初打胡纲时,遇到的那两块货还要厉害一些。

他能看得出这两人身上的气息不弱,而且还透发着一股杀气。

难道是武者,这种气质,目前为止,他只在两个人身上看到过,一个是王飞,另一个就是想要拜自己为掌门的耿生。

好犀利,好阴森……

孙二暗叫一声,知道这一次遇上厉害的角色了,自然是不能再大意了。

他把灵息调起运化到双掌之上,然后又运化于周身防护。

“你,为了我…我非常感谢你了,可是他们很厉害,你打不过他们的……”方妍生怕孙二吃亏,又劝道:“你不要伤了自己,我的婚事再想办法拖延就是了。”

“那你打电话给我干什么?”孙二头也不回地盯着眼前那两个武者。

“我…我…我只是……”

“不要说了,今天我就是被打死了,我也要替你出这个口气,看来陈业清那小子不知道悔改,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我就看不惯他那吊样……”孙二说话时,那两个武者已经来到身前。

孙二只好让方妍退向客满楼门口,那里有自己的十几个保安,其中有两个功夫还不错,是退下来的特种兵。

“哼!小子你是那条道上的?”其中一个武者似乎也察觉到孙二身上的气息不对。

“普通的医生,乡间小医生,怎么?你们害怕了?”孙二没有去看他,而是在观察着方妍的动向。

“唏唏!小子,那就怪不得我们了,按说我们不与无名之辈交手,能值得我们交手的都是武师三级以上的。”

“果然是武师,那你们什么级别,还如此猖狂?”孙二故意说话激他们。

“哈哈!小子,我们的级别说出来吓你一跳,不过说出来谅你也不知道,我们是武师八级。”

“八级?最高是一百级吗?”孙二知道游戏里练级,一般以一百级为一个终点,虽然他猜测到武术界不可能这么划分级别,真要有一百级,那眼前这两个八级武者,只是其中一个蝼蚁而已。

他说这话果然把另一个气坏了,骂道:“狗小子,你别瞧不起爷,我特么分分钟把你灭了信不?”

“信,我信,我好怕怕!”孙二装出一幅害怕的样子。

第一个说话的武者,冲孙二一抱拳,道:“我们武者不欺负人,如果你想接下这道活,那们便要与你为敌,因为我们也是拿人家的手短,不好意思,我们对不起了。”

这个人说完话,也不再跟孙二费话,直接一个亮拳,冲孙二的胸前击来。

好快的拳风,呼呼生风,阴寒之气浓烈,想必是一个以阴寒气息为修练秘法的门派。

他对武术界并不了解,只是从前面获知了玉泉派之后,还有对王飞的认知,再从一些武侠小说里获取的知识点,相当然的这么认为。

“哼!”这个武者见拳头已经到了孙二面前,他却还并未躲避,心中一阵窃喜,心想这个人果然是个弱鸡。

想到对付一个弱鸡虽不光明,却能在主子面前邀功,这个武者还是相当满意的。

啪!

一声脆响,武师初听以为打断了孙二的肋骨,再听却发现不是,一阵钻心的痛感来自于他自己的手腕。

“你?”武者并不相信这种感觉,像看怪物一样看了孙二一眼,然后再看看自己的手腕。

断了!

武者承受着剧痛,用尽有的一点气息强撑着手腕的剧痛,他的念想还停留在刚才得意的时候,一时没有想明白,孙二是如何躲过他的拳头,并暗中击中他的手腕。

他怎么可能想明白,孙二的出手极快又稳且狠,这叫一击致命一招毙敌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