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0章给你一百万灭了他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孙二并不想痛杀下手,所以只是打断了武者的手腕以示警告。

另一个武者却并不这么想,虽然他没看清孙二用的是什么手段,却知道孙二根本没有套路和武术功底,看他打出的那一拳,仅仅是用了巧劲而已。

他就是这么认为的,世上有一种人,他们的头脑像猪头,脑子里思考的问题很低级也很愚蠢,却总认为别人也是猪头,跟他们一样思考问题。

面前这个武者便这样,所以看到同伴受伤仍没有引起重视,身子轻轻地上前纵跳起来,挥着掌便砍向了孙二。

孙二仍然未动,嘴角还流露出一丝不屑地笑,刚才他没有与武者交过手,自然不知道自己的能耐,能否与这种级别的武者相持。

现在看来,八级的武者,在自己的面前基本就是被秒杀的存在,他自然不再惧怕另一个武者。

而这个武者,正好不知死活的攻击过来,孙二只等他的掌砍到自己的面门,这才轻轻地抬手,一股热流聚集于掌尖,然后轻轻地触碰了一下武者的掌。

“啊!”武者杀猪般的哀嚎一声,然后另只手握紧了挥出的掌蹲到地上。

抬起头来,他也是流露出一脸不可思议,刚才手腕断掉的那个武者,老脸一黑,喊道:“兄弟,咱们扯呼吧!”

还没等手掌受伤的武者从地上起来,手腕受伤的武者已经狂逃出数百米之外。

手腕受伤的武者,起身看了一眼陈亮,然后一脸沮丧地逃走。

平头男子在两个武者逃走之后,狠狠地唾了两口,然后骂道:“没用的狗东西,白白浪费了我的山珍海味,天天养着你们,我还不如养一条狗,去养一头猪。”

陈业清这时脸色也不好看,低头来到陈亮身旁,低声道:“父亲,我说过这个小子厉害吧!你还不相信,说仅凭这两货就可以把孙二给抹平了,现在……”

“放屁!谁说我们败了!老子还有得是人,就是你这败家玩意不争气,要不然我还用花费这么大的力气?”

陈亮的手中有三大集团,一个是家电集团,一个金融集团,最后一个是服装集团。

这三大集团,都是全国数一数二的企业,手中玩转的资金少说也有数百亿,当然真正属于他自己的财富只有数十亿,不过这也足以了不起。

陈亮骂完陈业清,再次把大手一挥,身后的一辆布加威迪龙里钻出一个人来,这个人身材不高,却是满面红光,步伐稳健不说,走路疾如流星,很快便来到了众人面前。

“陈老板!”来人冲陈亮抱拳。

“灭了他,回头给你一百万!”陈亮眼角余光盯着孙二说。

“一百万?”这个人高兴坏了,但他还未兴奋过头,陈亮又说:“只要你灭了他,我便给你一百万美金……”

陈亮越想越生气,自己手下的两个八级武者,竟然在一个无名之辈手里走不过一个回合,然后便双双逃走,这要是说出去,那不是要丢尽了他陈氏集团的脸。

“好!”这个人听说是美金,脸上的兴奋更是掩饰不住,撸了撸袖子,走到孙二面前,双脚站定,拿眼开始打量了一下孙二。

孙二也看过他,发现这人的气息更强,身上却并不是阴寒之气,走的路子是阳刚威猛。

“嗯!你也是一个武者?”

“哈哈,笑话,我岂会眼一个武师为伍,老子是武生一级,虽然刚入武生行列,你要是敢小看了我,那今天便是你的末日。”

孙二微微一笑,凭刚才与那两武者交手来看,眼前这人的实力比那两货加起来虽然强上不少,他自筹对付这个人还是绰绰有余。

“武生?这又是什么级别?”孙二自然不知道武林中的级别划分。

来人笑了笑,见孙二真是菜鸟一只,搞不好还不是武学界的人,因为他的身上虽然看似有气息却并不明显,或者只是身体强壮而又进行过强力锻炼而已。

“我们练武之人分为七等四十九级,武师最低,有十三级,其次武生十一级,武主九级,武宗七级,武魂五级……”

孙二一一听在耳里,也默默记在心里,从此对武林有了些许了解。

最高至尊是武尊级,且只有一级,看来是整个武林的老大,也就是武侠小说里讲的武林盟主。

孙二便是这么认为的,其实他的认识还真没错,武林的划分正是这么回事。

当然,他并不知道武林盟主,武帝,武王,武皇等称号,则是武林中人,对某些武学大师的敬称或奉上的尊号。

“不错!你竟然级别不算低,那打我这个菜鸟还不是巴掌拍蚊子,就是一巴掌的事,那就放马过来吧!”

“哼!与你交手,还不配我主动出手,我怕一巴掌真拍死你!”

“好!那我主动攻你!”孙二微笑着,根本看不出脸上的表情是什么心态。

刷!

孙二身子在说话的空当,已经来到了这个武师的身后,就在这时,陈亮眼尖大喊一声:“哲是别,你的脑后!”

这个武师名叫哲是别,原来是一个猛古族人,来自北方大草原上,怪不得看起来,不用看气息,这个人也是短小精悍,浑身透发着一股力量。

“啊!”哲是别回头看了一眼,双手也来了个霸王举鼎。

这是武林中普通的路数,孙二却看得新鲜,因为自与人交手以来,还是第一次有人在他面前能把武功招数亮出来,也是第一次有机会亮出来。

“不错!”孙二叫着,见哲是别有了防备,身子便矮了下去,接着便是一个扫荡腿。

这一招他也是从电视上学的,他自己根本不会招数路数。

他是看准了,哲是别为了防备自己偷袭他的后脑,而把精力全部放到了头顶和身后,而忽略了下盘。

啪!

孙二的脚扫到了哲是别的腿上,感受到一种力量的对撞,他身上的灵息一阵激烈地涌动,他险些没有站稳。

再看哲是别则是一个趑趄,高举的双手也赶紧回收,身子向前猛扑过去。

一直向前扑了十来米,他才靠强有力地腿部支撑站稳,回转过身来,眼神里流出一丝恐惧。

【作者题外话】:码字到深夜,双目红肿,心里自责不要命了,可是如何?不码字要干嘛,必须坚持,坚持才能获得读者认可,也才能有切实的订阅和收获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