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2章孙二被咬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孙二冷眼瞪了陈江一眼,他这才闭嘴不语,屠巴目光中透出一丝精光,眨眼却消失,看着郑燕示意让她来。

孙二道:“我叫孙二,就是青沟市本地人,家住益民镇孙家洼,你们两个谁来?”

郑燕扑地一声便跳了过来,手中还持着一把三十公分的短剑,剑有外鞘。

鞘上画着一条白龙,而在剑把则一块玉牌红缨。

“我是他师妹,就让我来领教一下你的厉害吧!”郑燕脸上凶猛,嘴上却是客气。

孙二也不问话了,伸手在空中划拉一下,气息已经运转了整条右臂,接着他便觉得一股热流涌向脑门,然后周身出现一片金黄。

这一次黄金甲士并没有出现,孙二却觉得自己浑身充满了能量,他虽然纳闷却知道黄金甲士已经附体。

郑燕也是满脸不解,刚才还弱不经同的一个人,现在怎么全身上下气息大盛,难道这真是一个不出世的高人,连气息都能隐藏得极深。

她不禁也是暗呼一声,幸亏刚才没有鲁莽太过,否则自己可能会死得很残。

她已经动手便不能停下,奔着孙二化出的金黄光晕保护下的肩头飞起一脚。

她的路数很怪,别人不是打脸便是踢胸,要不是就是奔着脑门而去,她却背其道而行之,上来却是攻击孙二肩头。

孙二也是纳闷,心想这是什么路数,普通打架也没这么打的,而且他也看到了,她这一脚,把她的中腹部全然暴露出发来,这不是给敌人可乘之机。

他也是反应快,直接飞起一脚,奔着郑燕的下腹踢去,全然不顾自己的肩头受到攻击,他自知灵息护体,任凭对方再厉害,就算伤到自己,也不会伤及生命,而自己攻击这一招却可以将对方一击毙命。

孙二脚即将踢到郑燕的下腹时,却突然感觉到那里不对,透视眼急看却看到郑燕已经将脚收回不假,还已经把身体侧转过来,左臂做大力劈砍之势想将孙二的脚砍下。

孙二情急之下也没慌张,观察一下即知,郑燕若是砍到自己踢出的脚,便可以用她的左腿接到自己的腿。

这是什么招数,郑燕上来便透露着阴狠和怪异,令孙二也一时不能适应。

他铡想着若郑燕敢这么干,那她便是自寻死路,以自己强大的灵息,还有金黄光晕护体,她的腿不是残废也要报废。

然而,令他吃惊的是,他的腿刚想用力地下压与其来个硬碰硬,却发现郑燕把藏在身后的短剑拔出,右手持剑奋力地便砍向了孙二的脚。

啊呀!

孙二暗呼一声不好,这小娘们太阴损了,这招招透着伏击,招招令人捉摸不透,看来还真难对付。

心里想着,身体却不能不动了,纵使再有灵息和光晕护体,他也怕万一失利,因为郑燕手中的短剑看起来材质非同一般,她的气息又极其强大。

这要是一剑砍下来,普通人的脚已经与身体完全分离了,这一剑足可以断骨碎筋。

好狠!

孙二心里默念一声,硬生生地将自己倒退着飞了出去,踢出去的脚便生生地被拉出郑燕的手掌和短剑合击之下。

好险!

孙二也顾不得擦汗,心想你不仁,我也不义,不能再小看了一个女子,他可是知道武林中一些女侠可比男人狠上百倍。

他悄悄将灵息运转,然后金黄光晕暴增数倍,当然其他人是看不到这层金黄光晕的,要是有人看到,那不是眼瞎了就是当世高人。

屠巴虽然看不到这层光晕,却能感受到孙二身上的气息更盛,不由地替师妹担心起来,他真想上去帮她一把,可是一想这违背了单挑的规矩,武林中人会耻笑于自己师兄妹的。

他便把握紧的拳头放了下来,只能站在旁边观战,郑燕却见失去了攻击目标,心中大骇,心想自己如此极快的速度,都能让对方逃脱,看来哲是别残败不是假的。

她脑海里想着哲是别离去时,满头不解地黑线,这个女孩也紧张起来,抬眼观望孙二的出处。

她刚抬起头来,孙二已经来到了她身后,用他最惯用的招数,伸手便抓向了她的后颈。

不好!

郑燕这种武宗一级的大师级人物,对周围气场的变化还是非常敏感的,她已经察觉到身后有危险,身子还没回转,短剑已经悄然从腋下来了个回插。

这一剑刚好插到了孙二的右胸,孙二只感胸膛猛烈地一击,右臂微微一麻,左手抓着郑燕的脖子便失去了力气。

好在灵息迅速补充,他这才恢复了体力,郑燕却以为一击得手,身体便瞬间转动,不为却与孙二正面相撞到一起。

她怎么也不想到,孙二被击中没有退缩,反而继续抓她的脖子,这一来一去,两个人撞了个满怀。

孙二也没想到,这种情况下,他那还有心情去思儿女情怀,双方都欲将对方置于死敌而后快。

他见对方扑来,只能将右臂一展,将郑燕死死地搂在怀里,正当他左手运转灵息想要来上一掌,直接将她砍晕时,郑燕被他搂得气息调息不上,狠狠地在他胸口咬了一口。

孙二被咬按说应该迅速放手,然而他根本不痛,这些肉体的痛感,自从有了灵息之后,便与他绝缘了。

当然,这里说的是普通攻击,郑燕用牙齿撕咬根本没用上气息,也不是什么武功路数。

再说这气息与灵息的差距相当大,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存在,武林世界里,拥有灵息的人,至少要到武霸一级,而且不要武霸的顶级状态才有,也就是真正拥有灵息的人,只能是武武尊。

郑燕也是兴急,咬过之后,感受到男人身上的那种酸咸,恶心地吐了一口,双颊却飞起了一片红晕。

女人最怕被男人搂抱,纵使这种夺命场合,女人也要失了力气,何况现在她被孙二紧紧搂个正着。

“放开我!郑燕憋得满脸通红,已经不是羞红,孙二用力太大,用得是死力生怕她逃脱,初始也有想将她杀死的心思,那里会放手松开。

【作者题外话】:儒子近日头晕,但仍然坚持发文五章

不说跪求付费订阅,但求体谅辛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