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3章点穴神功?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郑燕已经失了力气,女人的原始天性展露无异,见孙二仍不松手,自己又羞涩难当,心里一气便流下了热泪。

“啥?”孙二这才反应过来,再看郑燕已经哭了,心说这算神马子事,这一代女侠怎么说哭就哭。

女人一哭,孙二也慌了神,失手便放了她,没想到松手瞬间却抓到了她胸前的那软绵。

好大!

孙二在心里比划了一下,自己认识的女人里,还没有谁比得上,这是什么级别的……

他在那里想入非非,郑燕却趁机逃开,整理了一下衣衫回到了屠巴身边。

“你根本不是他的对手,师兄也不敢说能伤得了他,看来今天咱们两个要合力一战了。”

屠巴说完,便伸手凝气,他所练的气息与别人不同,只需要用两根手指即可。

孙二从失神中回转过来,回味着郑燕的体香和软绵,目光却没闲着,看着屠巴神奇的凝气。

这是什么功夫?

孙二瞬间又懵了,这比郑燕还怪异,看来武山派的功法都是怪异奇幻得很。

他正想着,屠巴已经凝结完毕,掐着的手指似二指禅,对着孙二的身体便是一弹。

我的乖乖,等等…伙计…让我清醒一下,这难道便是世上传闻的,武林失传已久的二指神弹……

孙二看到屠巴随手一弹,心里吃惊,也是感觉好玩,自认为电视和小说里,原来没有完全虚构,这世上还真有如此神奇的神功。

噗!

孙二结实地挨了一下,只见他右臂中弹,衣袖上一抹黑粉瞬间化作水,散发出一股奇香。

啊!

不好,作为医生的孙二,自然闻香知味,这世上还没有他辨认不出的香味。

迷魂散?

不对,不是…….

夺命香?

不应该,唉呀,没时间想了……

他想了一会,直接从口袋里捏出一丁点熊石假意随手抹嘴,又抛了三颗幽灵虫进嘴。

神奇的解药,孙二赞叹着,这可是世上万能的解毒良药,任他万毒不侵。

时间一秒秒流逝,屠巴打出凝结的神力弹出暗香后,静等孙二头脑发晕,精神失常,然后躺倒在地。

怎么可能?

屠巴一直等了一会钟,却见孙二面如常人,目光仍然炯炯,似乎还在等待自己进攻。根本对衣袖上的黑水根本不在意。

我的天!

屠巴抚手额头,暗想这是神马怪物,老子出道以来,败在自己暗香之下的不胜其数,怎么这个孙二却能完好无损。

他的功夫,最厉害的便是这武异诀,刚才只是其中一招,武异诀总共十九式,招数却只有一招,即双指对掐,然后凝结指力,可夹杂着暗器弹向敌人。

刚才他便是夹杂着暗香击中了孙二,没想到一直引以为傲的绝招,从来没有失手过,当然是级别不比自己高若干的人,现在面对一个无名之辈,却完全失效。

想不通,打死也想不能。

屠巴一时懵逼了,站在那里左思右想,孙二却在这时动了,他腾空一个飞跃,快到连连郑燕都没发现,等她发现孙二到了屠巴身前时,已经为时已晚。

啪!

孙二也学会了用掌,与哲是别对战后,他对掌功已有所悟,使用起来已经顺手,现在直直地便是一记铁掌,掌上运转着厚实的灵息。

哇!

屠巴本来心乱失神,现在又经孙二猛烈一击,口中狂吐一口黑血,扑通一声向后倒下。

郑燕再想救显然来不及,她自持自己也不是孙二对手,持着短剑紧紧地盯着孙二,生怕他再对自已发动攻击。

屠巴倒下后,双目微启,嘴角抽搐一下,似乎有话要说,但怎么也说不出来,便把眼一闭晕了过去。

孙二这一掌拍得太狠,根本没给他留机会。

郑燕见师兄晕了,心里也是发了慌,孙二却冲她伸抻手做了个捏抓的动作,羞得她低头看了一眼胸前,满脑子里都是刚才被孙二搂在怀坦克的情境。

她虽然不是好货,也与师兄弟们有染,奈何现在是敌对场面,旁边有人众人围观,她再是脸皮厚,也要羞涩上一分,便轻呸一声,持短剑骂道:“流氓!”

“哈哈!骂得好,郑女侠,你好有肉感,不如跟我回去做个压寨夫人如何?”

孙二脑子也是一抽,不觉得竟说出戏词来,说完他也是一乐,拍拍脑袋也不管众人在旁,身子飞起来到她眼前,伸手一探便把她搂在怀坦克,这一次是从后面搂抱的。

哇…感觉不错……

孙二故意露出一脸猥琐样,目光带着轻浮地在她耳边嗅上味道。

郑燕极为紧张,她可没孙二这好心情,一面羞涩一面害怕,若是孙二也来上一掌,自己可没师兄那么好功底,或许不用一掌便倒地身亡。

看着她极美的脸庞,孙二自觉这个女人身上的味道,处处透露出一种熟女的气味,说不定已经被多少男人玩弄过。

想到这里,他对她没了兴致,伸手平推一把,手指试探着在她后背数处穴道上用力一点。

他不会点穴功,本来也没招数,现在也是心血来潮,只是想尝试着点穴,没想到这一点还成功了,直接将郑燕定住了身型。

玛呀!

这就是点穴神功?

孙二不敢相信地看着纹丝不动的郑燕,又看看已经吓坏了的陈亮和陈业清,他脸上露出了一丝不经意地坏笑,抬步走出了这对父子。

“你,你要干嘛?不要……“随着陈亮杀猪般的哀嚎,孙二的手指轻轻地点上三处穴道。

陈亮一边身体能动,另一边不能动,嘴里还呼噜呼噜发出笑声,笑声很古怪,好像大车露气一样,哧啦哧啦的。

孙二知道这是半边身子不能动弹的杰作,导致那半边嘴也不动,你说这声音能完整的了才怪。

戏谑完陈亮,孙二随手把陈业清拉过来,三下便把衣服给他脱光,然后把他的身体折叠过来,腰部几乎可以与胸膛折叠在一起,痛得这小子浑身冒出大汗,脸色酱紫色,脖子上的青筋暴起。

气血根本不能再循环,陈业清绝望地眼神中,终于露出了哀求,嘴里乞求着饶命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