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3章杜源的蛋破了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孙二扶着杜源的儿子的时候,灵息已经自动输入到他的身体里,也在他身上观察了数周。

“神经和内分泌多处功能失调,呼吸衰竭,心脏供血不足,消化系统失控,肝功失调……”

孙二便说,杨丽便记,方妍刚安排好男护士,进来听孙二念叨着这么多病症,心里也是一阵紧张,心说这个病人怎么病的这么厉害。

孙二说完后,杨丽总结了一下,总有十八种病症。

杜源听后脸色煞白,显然是吓坏了,赶紧问:“神医,我儿子还有救吗?”

“当然有救,在我这儿没有死人一说!”孙二没有多解释,直接让他儿子平躺到旁边一张床上。

杨丽则端了一盆滚烫的木耳汤进来,于婷也端着一碗木耳汤。

大盆里的汤是添加了普通草药的,是用来蒸煮杜源的儿子的,碗里的汤则是添加了灵药的。

孙二的手在孩子身上摸了数下,然后在他的下腹部用力地按压下去,一股强大的灵息瞬间便进了他的丹田。

气血虚,首先补气再养血。

孩子非但是气虚,他已经是病得不能呼吸,如果再耽误个月儿半载,他的小命即使孙二也无能为力。

孙二很清楚,这个孩子得的不是普通绝症,这是一种综合性干竭症。

意思就是说,他全身的所有器官,还有神经和内分泌系统,已经完全失控,体内的能量不能补充进去,只有消耗的分。

短时间内,他可能死不了,只能是干干的熬死。

这种病症,类似于年纪颇大的,比如说九十来岁,一百多岁的老人,身上没有任何大的毛病,最后只是生生地熬死了。

再说白一点,就是老死了。

这个孩子得的这种病,奇怪就奇怪在,他小小的年纪怎么会老化的如此之快。

孙二输入了灵息后,丹田鼓动起来,他的另一只手,则拍击着胸口处,眼睛也观察着任脉和血脉等经络。

当他看到丹田之气顺着经络向上涌动,一直达到了心脏和肺部,他的心才松了一口气。

心脏恢复了些许活力,肺部也有了压力,开始了呼吸。

撤下手,他把孩子反转过身来,依次在孩子的后背揉搓了数穴,然后把灵息打入了督脉,如此反复,直到进行到第三遍结束。

孙二看看孩子脸上有了一丝血色,这才冲杨丽招招手,让她把灵药给孩子付下去。

孩子喝下灵药,孙二这才想起,这是以前的老药,上次带回来的金黄太岁和火胆没有加入。

他坐下静思了一会,想到火胆只是治疗妇科病的药引,至于其他药效,他还没有研究,便自动打开了意念。

搜索了一会后,他得知火胆只能做阴寒症的药引,适合所有的阴寒类疾病,而金黄太岁则是高于其他太岁的存在,是一种更高级的太岁,适合于全部疾病。

看到这里,孙二心里暗喜,知道眼前这个小孩子有救了。

本来他还有丝丝担心,虽然口上对杜源保证得好,内心里可是知道,以自己的手段,即使让孩子死不了,他的后半生也不可能是一个健康的人。

“去,把金黄太岁磨一下一点粉来。”他可不敢用刀刮,这金黄太岁极为珍贵。

当初,给张如芬和王艳华的母亲配药时,他都是用小钻头轻轻地磨下来一点粉末。

杨丽很快便把粉末磨好,直接撒到了木耳汤碗里。

孙二看看碗里的汤温度恰好,便让她给孩子服下。

杜源的儿子,本来经孙二的灵息调理后,身体已经恢复了血色,气力也足了一些,腹中生起一阵饥饿感,自己端起碗来便喝了个精光。

喝完灵药五分钟左右,孙二看他脸色微红,再看脾胃正在生气,有气便有动力,肠道便开始了蠕动。

孙二看后便把手按上他的脑门,把一股灵息直接输入进去,这一次是为他调理神经系统,接着又是一阵折腾,经孩子的脖颈和腋窝,还有跨部,调理起内分泌系统。

整整用了二十分钟,孙二这才给他全身做了一遍调理,然后让刚找来的几个男护士把孩子带去,用大盆盛着木耳汤给他浸泡三个小时。

“神医……”杜源没问什么只轻叫了一声。

孙二坐在那里稍事休息了一下,便感觉恢复了体力,笑道:“没事了!你儿子活下来了!”

“这就好,这就好,活了…哈哈…我儿子活了……”杜源欣喜若狂,深为自己散尽家财而庆幸,也见识了孙二的医术确实是真高明,更为自己当初的行为后悔不已。

“过来!”孙二还没等他高兴过头,便让他到眼前去。

杜源到了眼前,孙二让他坐到眼前的椅子上,还没等他坐稳,抬起腿来连人带椅子,给踢到了院子外面。

扑哧!

杜源的腹部重重地挨了一下不说,身子随着椅子在空中翻了两跟头,然后恰好落在了墙外的污泥坑里。

“啊!我……”杜源感到自己的老腰快折断了,趴在地爬了几爬也没爬起来。

孙二招招手,让几个男护士把他拉进来。

当杜源重新回到他面前时,吓得身子哆嗦抖成了一团。

“神医,你这是为何?”杜泊目光不敢直视孙二。

“这一脚,是报你上次炸我之仇!”孙二说着,还没等杜源反应过来,抬腿又是一脚,这一次踢得更远。

椅子带人在空中翻转了数周,然后眼看着落到了对面大街的一棵柳树上。

椅子掉落下来,杜源却没那么幸运,直接挂在一个枝杈上,刚好卡到了蛋上。

“啊呀…哼……”杜源的蛋估计是破了。

“哈哈……”院子里看热闹的人全都笑了,孙二也跟着笑。

孙二心说这脚就是让你记着,惹我孙二永远没有好下场。

杜源哀嚎一片,下面都流出血来,他也是吓坏了,心说这下完蛋了,蛋蛋再没得玩了……

当杜源被请下树后,孙二直接让人把他的裤子扒了,让女人们都出去了。

女人出去后,孙二打眼一看,蛋蛋还真破了一个,心里那个乐唉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