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5章汤雷鼓动孙二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大青沟有救了!”周媛缓缓地说。

“不错,咱们的财务核算了一下,郝丽说全部加起来,尤其是斜谷项目白白投入和损失的钱,多达七亿,这算上了违约和合作损失费。”

“合作损失,就是那些提前与咱们签约,想在项目成立后,在咱们的公园和斜谷内做项目开发的吧?”

“是啊!他们已经启动了资金预算和投入,这笔损失现在全部咱们来认了。”

“哦?我说咱们需要这么多钱才能添补亏空呢?”吴桐算计着说。

孙二嘿嘿一笑,对周媛和吴桐说:“你们两个财政大臣,这段时间可是辛苦了,我会好好补偿你们的。”

周媛和吴桐听后,耳边都是微红,全都向别处想歪了,按孙二的惯例思维,他该不会在晚上会跟自己搞搞那个活动吧……

正当二女想入非非,孙二却说:“难关终于过去了,虽然咱们确实是杀富济贫,却也要庆祝一下,我决定了,给在座的每位都配上一辆好车,然后我还要在核心区对面的深山里盖一栋更好的别墅。”

“干嘛?”在场的人全都伸长了脖子问。

“嘿嘿,别激动,等有空我带你们去看看那块地方再说……”

孙二与众女说着未来的发展路子,李子秋打过电话来。

李子秋明显地高兴坏了,连说孙二是个神人,这么大亏空,竟然在一夜之间扭转乾坤。

孙二能说什么,他总不能跟李子秋说,他是打了杜源的家劫了杜源的舍。

李子秋说了一会,便说:“你上次交待我的事,现在有了资金,我也把我们公司的资金全部投入,我决定了要跟北省最大的建筑公司合作,我们各占新公司的一半股份,当然我们以百分之一的优势做了大股东。”

“你那来的那么多钱?”孙二也是好奇,心说自己把节余的钱,让郝丽借给李子秋只有五亿,自己还要留下一部分使用,这个李子秋自己的资金多了不能有二十亿,便想一口吃掉省城的最大建筑公司,真是异想天开。

李子秋却笑道:“我联合了咱们青沟三家大的建筑公司,还有吴总和梁宏出面担保,从银行里贷款三十亿,这五家公司又借了我二十亿,所以我便有了六十多亿,再加上你的五亿……”

“太冒险了!”孙二心里想到,若是借款出了问题,李子秋便是史上最残的人物了,没有之一。

“他们还是看了你的佛面,都说支持我跟着你干。”李子秋可没多想,正在兴奋头上。

孙二听了只是笑,又一想后面有五大公司支持,料想新公司也差不到那去,何况自己以后指定了要去省在发展,那么自己的新项目必定会把新公司带动起来。

不用说去省城,即使是现在,只等大青沟三大项目全部落实了,李子秋牵头的这家新的建筑公司,也会马上火起来的。

孙二放下李子秋的电话,周媛则说:“晚上,咱们在院子里来个篝火烧烤怎么样?”

女主人发话了,其他女角那个敢不同意,何况这么好的事,她们求都求不来。

“就是,吃烧烤就不出去吃了,咱们自己烤的更香更干净!”孙二刚说完话,汤雷打电话来,说自己到了院子外面了。

孙二听了心里一愣,心说最近忙坏了,还把这个大徒弟忘到脑后了,只是这家伙也一直没联系自己,不知道他最近在忙什么。

他便用对讲机让陆小军开了门,让汤雷自己进来。

汤雷进来后,见满屋子的都是女人,而且都是年轻漂亮,美若天仙般的存在。

他便惊呆了,站在那里不知道怎么称呼她们了。

“师,师,娘……”

“哈哈…老土…现在谁还兴叫师娘,再说你叫谁师娘来?”林玫跟他较熟取笑着他。

孙二笑着让他别叫了,心说这满屋子的师娘,你叫得过来吗?

他便白眼珠瞟了下林玫,林玫则掩口偷笑。

汤雷来到孙二面前,把手上的一串钥匙递过去,道:“师父!我把家里的值钱货全倒腾了,剩下的东西,全部锁在了我家的仓库里,总有十二个仓库,都装满了,都是我不舍得卖掉的。”

孙二听说汤雷的父亲有钱,这小子怎么会在他父亲才死一年后,便变卖收藏,想到这里,他便不高兴地瞅了汤雷一眼。

汤雷便笑:“师父,我这不是想跟着你混,我自个孤家寡人,待在家里也没意思,我想跟你走南闯北……”

“好嘛!原来是有这个打算,真有你的……”孙二也是无语了,只好说晚上正好有烧烤吃。

晚上的篝火烧烤,搞得像模像样,每个女人,包括普通的员工,也可以参加。

当然,孙二也邀请了村子里的人,刘为在喇叭上吆喝了一阵,整个社区几乎空巷,全部跑山上热闹来了。

为了让大家吃上美味烧烤,孙二整整买了五头牛,三十只羊,还有其他十几样美食……

吃着烧烤,孙二便问汤雷以后还有什么打算,汤雷嘿嘿一笑,说:“师父,还是你这里热闹,我别的打算没有,只有两个,跟你学赌石是一,想要你给我娶个美女媳妇是二。”

“娶你个头,都什么年代了,还有让是师父给娶媳妇的,再说你这个徒弟可大我十几岁。”

“就是,都四十了,怎么还不结婚?”陆小军坐在汤雷身旁,吃了一口烤肉问道。

“别提了,年轻时我就一混混,仗着父亲钱多,名望也大,在招山城天天胡吃海喝,唉,别提了,来,兄弟喝一个……”

汤雷提起放在地上的小烧,跟陆小军碰了下一仰脖喝了。

“好辣!这酒真有劲!”

“好酒吧!这酒多的是,都是孙总从衣带山搞回来的,可是百年陈酿!”

汤雷喝着洒,想了一会,对孙二说:“师父,你想出去发展不?”

“嗯?”孙二不知他为何这么问。

“你不去京城,海市和缅甸赌石太可惜了,要是我有你这本事,我定能一年赚回个金山银山来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