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7章虫子和梦(二更)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神秘人听了孙二的问话之后,抬眼看了孙二一下,然后迅速低下头去,目光开始变得暗淡,没有了刚才盛气凌人的气势。

“呵呵,这位大哥,我卖给你也可以,只要你告诉我这件东西的来历,我便成全了你!”

孙二说这话,当然是想套出神秘人,想要这件青铜盏的目的,即使套不出来,也能知道个大概。

可惜神秘人不给他机会,听了孙二的话后,低头沉思了一会,站起身来戴上墨镜,便走出了“天天玩”。

“唉,这人……”周启盯着神秘人远去的背影叫着。

“别去管他了,咱们还是说说我那堆宝物,你是怎么个修复法子吧!”

周启听后也收回目光,盯着孙二手中的青铜器,靠近嗅了嗅,满脸疑惑地说:“这东西透着古怪,你还是早点出手好,别带来诲气!”

“诲气?”孙二反问着,脑子里过电般地闪显出古墓和古宅的影像来。

“不!我到是想收藏着,这些东西我一件也不卖!”

“唉!”周启叹息一声,回身给他倒了杯茶,说过来坐着说话。

孙二刚坐下,铁鑫锋从外面进来了,进来后便嘟着:“玛币,跟鬼似的,撞了我也道歉,还回头恶狠狠地瞅我……”

“你说的是那个?”周启见他火气不小,便询问着他,招手让他赶紧坐下。

铁鑫锋坐下后,继续骂:“这个人目光跟鬼似的,撞了我之后,摘下墨镜看我,我草…那眼神……”

孙二听了便明白了,他这是撞上神秘人了,从二人前后脚出入来说,两个人是在店门外撞上的。

“你说那个人啊!刚才在咱们这里说了会话,表情跟僵尸有的一比,说话比僵尸好一点。”

周启听孙二这么说便乐了,笑道:“玛币,僵尸还会说话,电视里也演过,孙神医你见过啊!”

铁鑫锋和孙二听了便笑,汤雷却捧着一截白珊瑚跑出来,嘴里嚷嚷着:“师父,师父,你快看,珊瑚里面生出小虫子来了!”

“虫子?”三个人闻声皆站起来,看向汤雷手中的珊瑚。

“还真是!”孙二眼力好,早看清了虫子的模样。

周启看了很久也看到了,说:“这么小的虫子,难道是寄生虫?”

铁鑫锋脸色一变,拍拍额头,好像记起了什么,看着二人道:“我想起来了,早先在加国一次拍卖会上,也有一只白玉珊瑚雕刻的摆件,上面也是生着一些这样的虫子,本来那件摆件价值连城,后来因为生虫事件,价值大打折扣……”

“白玉珊瑚?这种珊瑚名字叫?”孙二问着,心里也在捉摸着什么。

汤雷是越听越懵逼,他那懂什么,只听到白玉两个字,便说:“怪不得你说价值连城,白玉加上珊瑚,这两者的价值想想都逆天了!”

孙二拍拍他脑门,道:“别二了,你就是猪脑子,白玉只是说这种珊瑚长相似白玉,其实跟白玉没一点关系。”

“啊!师父,还是你厉害,徒弟受用了。”汤雷一摸脑门。

孙二白了他一眼,却去看铁鑫锋,那个意思是你接着讲。

铁鑫锋摆摆手,道:“后来这件白玉珊瑚,跟一件红珊瑚太岁,一起神秘地失踪了!然后便没有然后了……”

“啊!”这次轮到孙二吃惊了。

红珊瑚太岁?白玉珊瑚?

我去!孙二在心里暗骂一声,这事怎么这么巧,难道……

孙二心里开始冒冷汗,打死他,他也不愿意把这事与西方那超级富豪联系在一起。

他不想联系,可眼前的事偏偏就要联系在一起想,虽说这青铜盏,还有神秘的东华族,都是中原大地上的古老种族和物件,可是谁能知道几千的时光里,这个神秘的种族,到底在世界的那个角落里存在过,然后又做出了什么样的诡异事件。

不,不,不,千万别联系到一起。

孙二想想便感觉可怕,他可不想牵涉到错综复杂的神秘事件中去。

他喜欢简单,喜欢清静,不愿意过多地干涉这世间的凡事。

他自从拥有了异能后,他的心更是如此,愿意安安地过小日子,享受着天伦之乐和人伦之乐。

铁鑫锋和周启见孙二表情有异,连忙问他什么事,孙二只是遮掩着胡说一气,然后便不再言语。

后面的事,孙二交待了二人,让他们着力地修复宝物,三个人便带上汤雷他们去了酒店吃饭。

由于心里有心事,孙二今天没怎么喝酒,这顿虽吃得甚欢,孙二的心情却极其学重。

吃过饭,临行上车时,周启说:“一个月后,我有趟海市鉴宝行,我想请你跟我一起去,佣金基数是五百万,如果买卖做得好,我再给你五百万。”

孙二听后觉得不少了,不就是去帮他鉴定一下东西,这只是举手之劳,大家都是兄弟,而且双是论得起来的亲戚,主是帮他一个忙不要钱,他也是愿意去的。

周启自然不会这么想,他是个真正的生意人,感情是感情,金钱是金钱,帮忙是帮忙,情份是情分。

孙二也是无解,他只好答应下来,说一个月之后,正好他闲下来了。

与周启分开,孙二便回到了别墅,回去后他便洗了个澡,一头扎进了卧室猛头大睡。

其他人不解,还以为孙二那里不舒服,也都不敢去打扰他,便自行在外面玩起扑克来。

这一觉,直睡得天错地暗,孙二整整地睡了一天一夜,直到第三天早晨才起床。

起来后,他问现在是什么日子,黄丽眯瞪着大眼,披散着头发像看花似的瞅着他。

“你可醒了,你别吓我好吗?”黄丽拍着胸脯,那堆软绵上来下去的,把孙二晃得头晕。

他便伸手摸了一把,黄丽便捶打着他,说:“你还笑,还有心情搞这个……”

孙二便说:“我就是睡了个觉,然后做了三个梦,看把你给吓得。”

“可别说了,还做梦呢!我抱着你睡觉,你差点把我扔楼顶上去!”

“我去!真假?”孙二回想着梦里的事,梦里的自己也没做什么扔东西的动作。

说起梦,孙二到是想起第一个梦有些古怪,只是记不太清楚了,梦里出现了三个物件。

一个是一把剑,第二个是一块牌子,第三个就是一只虫子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