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8章小保姆求助(三更)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他把第一个梦说给黄丽听,她也没分析出个所以然来,两个人便在床上缠绵了一会。

直到黄丽说舒服了,两个人才穿衣下床。

折腾了一阵,天色已经大亮了,黄丽便说:“你睡了一天一夜,现在已经是第三天早上了。”

孙二听后算算时间,知道今日便是与王艳华相约的时间,到了餐厅匆匆吃过早饭,然后便出门去了。

到了王艳华的门口,他便见小保姆蹲地上,捂着头似在哭泣。

孙二深为不解,不知道这小女孩遇上什么麻烦,便也蹲下来拍拍她肩膀。

小女孩抬起头来见是孙二,器得更凶了,还顺势趴在了他的肩头。

什么情况?

孙二也是懵了,连问:“你怎么了,人难处可以跟我讲,我会帮你的……”

讲完之后,孙二也觉得自己承诺得草率,他怎么知道小保姆有什么难处,而自己是否真的难帮到她。

小保姆听后停止了哭泣,抹着眼泪盯着孙二,问:“真的吗?”

孙二便点头答应,小保姆唉一声气:“可惜我没有钱,你不会帮我的。”

“钱,什么钱?为什么……”

“我病了,我需要钱,你才能帮我看病!”

“哈哈…你?”孙二被气乐了,心说我看过那么多病人,什么时候说一定要收钱才能看病的。

他便扶着她的肩膀,让她站起来说话。

谁知,小保姆刚站起来,头又是一阵眩晕,身了顺势便倒在了他的怀里。

孙二的手便不偏不倚地搂在她的胸前,然后这还不算尴尬,尴尬的是,刚好王艳华打开了房门,目光没看别处,正好看到了他的手落下的地方。

“啊!你们?”王艳华再是开放,也是有些疑惑地看着孙二。

孙二嘿嘿一笑,心说这特么的太巧合了,世上第一巧,你说你什么时候不开门,偏偏找这个时机。

他想过了也不去理会王艳华,一手搂着小保姆,一手抱向她的腿,将她抱起来进了门。

“喔!原来她晕倒了!”王艳华也看清了小保姆的脸,她正紧紧地闭着眼睛,满脸的汗水。

“去,找条毛巾来,然后把门关上,我不让你进来别进来。”

王艳华心说什么毛病,还要关上门治疗,难不成又要脱光了……

死色鬼,死神医,色神医……

王艳华一边嘀咕着嗔骂着,身上却一边涌起一阵热流,上面下面一起涌动着……

这个女人饥渴,她本来便是饥饿已久,对于男女之事放弃已久,这些日子以来,每当她见到孙二,思念到孙二,她总感觉身上有股热流涌动。

她也不知道为什么,这种感觉刺激得夜不能寐,食之无味。

依靠在门边上,王艳华默默地思索了一阵,难掩心中悲伤,流下了一行清泪。

孙二此时也顾不得王艳华想什么了,她把小保姆的外衣除掉,然后合拿着毛巾沾上清水,轻轻地在她的额头和脖子上擦拭着,另一只手上的灵息也缓慢地输入到她的头部和胸口。

灵息输入了一阵后,在清水的激灵下,小保姆打了一个冷颤清醒过来,然后缓缓地睁开眼睛。

“啊…你……”她想叫出声来,却显得那么无力,她被吓坏了,以为孙二正在……

“不要动,我是一个医生,何况我还没给你脱个精光……”

小保姆听后努力地向下瞅了瞅,却看得不清楚,还是依靠身体的感觉才感受到身上的内衣尚在。

“你,你能救我吗?”

“放心,我不正在救你吗?”孙二随口说了一句,从铁盒里掏出来一料药丸趁她张嘴之机,机巧地丢进她的口中。

咕噜一声,小保姆咽下药丸后,胸口处传来一丝清凉之意,进而涌上一股暖流。

“你给我吃了什么?”小保姆仍是努力地说着,气息短时间内还没有力度。

孙二微笑着:“放心,不是毒药,你也看到了,你家老女人那么严重的病,我不是也给治好了?”

他指的当然是王艳华的母亲,小保姆听后情绪放松下来,胸口的起伏明显减轻了不少。

孙二看她的眉头仍然紧锁,纳闷道:“这个药吃下后,按说你应该不痛了,怎么你的表情仍是一幅痛苦状?”

小保姆听孙二如此一说,难过地把头别过去埋到枕头里,“嘤嘤”地又是一阵哭泣。

孙二最怕女人哭,在他的脑子里,女人最大的杀人武器是哭,至于另外两把武器二闹三上吊,反而不能令他生畏。

他是一个阳刚之人,自认为女性似水柔弱,属性为阴,应该是这世上柔弱的代表,她们的哭泣是痛苦和伤害之后,应该体现出来的发泄,而打闹和上吊等手段,却体现出她们的无理取闹和不懂事理的一面。

孙二见她哭得很凶,大有止不住的趋势,又看了看她的神情,察觉到她似乎有难言之隐。

“你遇到了什么难处,如果只是身体的疾病,有我在,这不算什么,如果是其他方面的,我就不一定能帮得上了。”

“我,我…你真的…真的能帮我吗?”

“你说说看,只要我力所能及的,或者有可能帮上的,我一定尽全力帮你!”孙二为了打消她的疑虑肯定地说着。

小保姆停止了哭泣,眼神麻木地盯着天花板,沉思了一会,便把她的心事和盘托出。

小保姆最近这些日子,可以用屋漏又逢连阴雨来形容。

她的身体极为不好,孙二刚刚给她看过,她的肺部已经不能呼吸,所以她哭泣的时候都是发不出声音来的,而且她的行动无力,每走几步便要停下来休息一会。

肺部的毛病最大,她的大肠也是便秘的厉害,按她自己的说法,她已经半个月没有大便了。

孙二看过后,知道她这是金气受损过重。

金气受损者,一般情况下,只受损一处,不是肺部就是大肠,便会出现通便不畅的症状。像小保姆身上两处器官都受损过重的情况,也就是表里皆受重伤,从中医理论上来讲,这种状况是极难出现的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