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7章蛇胆补脉(二更)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孽畜,休得猖狂,在本护法面前,你还不赶紧乖乖就范,难道要让我剥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吗?”

耿生见黑蛇放弃自己游向北河派四人,站在黑蛇身后吆喝着,他生怕蛇胆被北河派抢去。

正在这时,却听北河派那个中年男子道:“爹,耿生想抢蛇胆,咱们一起上吧?”

“好!咱们人多一定能抢在前面的。”

老者说完身形一展跳了上前去,中年男子紧跟其后,少女也来了精神,一抖长剑也跳上去。

只有少男未动,他好像在思索什么,手中的短刃已经插回剑套,伸手从后背拿出来那件圆弧形物件。

孙二打眼一看,原来是一把古琴。

琴声悠扬,声音清脆。

山谷中飘荡的黑雾瞬间淡化了许多,再看少男盘腿而坐,一双秀眉紧锁,双手轻轻地拔动着琴弦,仿佛眼前的恶战跟他无关。

黑蛇显然受到了影响,它厌恶地看了一眼少男,鼻子微哼一声,然后迅速地滑行过来,目标却不是眼前的三人,而是弹琴的少男。

“师兄,小心!”少女紧张地回眸看去。

少男依然不顾,仍自顾自地弹琴,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。

呼!

黑蛇绕开老者三人,瞬间便来到了少男面前,头上的两角微微泛着红光,颜色煞是好看。

孙二也不顾着看红光了,心想如果他们有难,自己必须出面相救。

正当黑蛇因为琴声开始烦躁不堪,已经开始发动攻击之时,耿生从它后面投掷一只飞镖,恰好打在黑蛇的七寸一侧。

好险!

黑蛇停止攻击,回转身来强忍剧痛,凶猛地扑向了耿生。

耿生自知正面对打,估计自己一人不是对手,扭头便向谷内跑去。

他的速度不可谓不快,然而黑蛇的速度更快,一人一蛇消失在眼前。

耿生走后,少男停止弹琴,抬头看向谷口,冷漠地笑道:“师父,咱们不用急着追,我估计那畜生已经中了我迷魂音,若不是耿生打乱了琴音,再有三两分钟,它便会晕迷过去。“

站起身来,他轻骂一声:“该死的耿生,你自个与即将疯掉的畜生缠斗吧!”

少女不解:“师兄,你这就放弃了?你不是想要那蛇胆来治疗你伤了的经脉吗?”

“哈哈!放弃,我还没有修练好师父教我的剑法,我怎么这么快就放弃?”说完他看向老者。

老者也是一脸郁闷,估计也是与耿生破坏了他们的好事有关,回头看向谷中。

“师父,你刚才为何不用本派绝技一击击杀黑蛇?”少男一脸迷惑。

“你们有所不知,你想用它的胆治病,必须要活着取胆,如果它死了,蛇胆的药效就不够了。”

“啊!这样啊!”少男发出一声惊呼,也没了刚才的冷漠之色。

孙二听罢,心想这个年轻人身上的病确实不轻,他虽然不是练武之人,可他是医生,刚才已经看过了他的身体,后背上的那条经脉即将断裂。

他不是武者,不知道那条经脉断掉后,会影响到他以后那方面的修为,从医者的角度,他却知道,如果断掉了经脉,他的身体将半身不遂。

唉,这可如何是好……

孙二已经替少男担忧起来,因为他刚才寻思了半天,也没找到可以解救的办法。

断掉经脉,可不是那些灵药轻松就要医治的,即使用上灵息,自己也不敢保证短时间内为他治好。

他正在想着,老者眉头一皱,将手一招,道:“走,咱们追过去,估计耿生快支撑不住了。”

听到他的话,孙二也着急起来,怎么说耿生也是与他大有机缘,没有他,自己便得不到金黄太岁和火胆,也不可能在玉泉得到提升灵息的机缘。

况且,正如耿生所说,如果自己真是玉泉派未来的掌门人,耿生又是他的徒弟和护法,如果这件事做了真,他没有理由不去救。

孙二想到这里,纵身跃起,跟在四个武者身后,也是飞向了谷口。

可是到了谷口,四个人的身影已经模糊起来,孙二正想加速追赶,却听到了帐篷里又传来一声轻呓:救…我…救……

孙二低头一看,一个女人的头露在帐篷外面,脸上全是血迹,目光低垂,嘴唇青紫。

他不敢犹豫,上前便将帐篷的拉链扯开,幸好拉链没坏,黑蛇只顾着去撕咬两个人的头颅去了。

这是一男一女,看样子应该是夫妻。

孙二也确信他们正是野外探险或者驴友的游人,因为他们身上半点武者的气息没有。

“谢谢你……”女人说着头一歪倒了下去。

孙二赶紧将她扶起,伸手在她后背输入一股灵息,然后运转了三圈,便将她放到地上,再去查看那个男人。

男人已经晕过去了,他受伤不轻,脖子上全是牙齿印子。

孙二心说这成精了的蛇妖果然厉害,普通的蛇那能如此狠毒。

蛇类只有吞食一种吃饭的方式,孙二便想到黑蛇欲要将二人吞进肚子恶心镜头。

孙二知道一句成语,叫人心不足蛇吞象。

人类的身体虽然不能跟大象相比,可蛇类想要蚕食如此大的躯体,也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他伸手在男人的鼻子上试探了一下,发现他还有呼吸,然后便也给他输入了一股灵息,只是运化的时间略长。

运化完毕后,他发现男人的脖子处,两颗黑印上渗出了一股黑血,他惊呼一声:有毒!

靠了,这蛇还是条毒蛇……

孙二吃惊之后,赶紧掏出灵药,用灵息为他服下,然后又掏出五颗幽灵虫,捏开男人的嘴巴直接扔了进去。

男人肚子里传来一阵声响之后,孙二这才放下心来,再去看那个女人。

女人年纪不大,也只二十七八岁,而那个男人则有五十来岁。

孙二不得不怀疑这是一对父女,当然两人的真实身份,必须要他们亲自说出来才能知道。

如果这是一对老少配的情侣,孙二想想这种情况,都感觉特别拉风,拉到他们姥姥家去了……

孙二救下他们,没有再耽搁下去,起身就想追进谷内。

他放心不下耿生,生怕他不是被黑蛇所伤,就是被北河派的人所杀,

“等,等一…下……”女人不知道何时醒来了,或者她本身只是晕迷,只是精力不足而已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