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8章斗黑蛇(三更)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孙二回头看了受伤女人一眼,女人吃力地动了动头部,喘息了半天,这才道:“你叫…什么名…名字,家……”后面的话,她确实再也说不出来。

孙二微微一笑,暗念道留下信息也好,便把名字和住址告诉了她。

这二人的病普通的大夫还真治不好,他到并不想让二人报恩,。

那头黑蛇的剧毒,灵药和灵息虽然排除不少,可是他们体内的毒素还是有不少,而自己现在又没有时间为他们继续排毒,只好把信息告诉了她,以防以后有变。

女人听后,轻轻地点点头,那个意思是我记下了。

孙二也不再管她,知道二人已经死不了即可,便返身去追耿生。

他进到谷里之后,发现里面别有洞天。

这里面的花花草草,全都散发着怡人的清香,而且这里面有一汪清泉,可比耿生所在的玉泉。

孙二站在泉边,极目扫视着谷内,搜寻着耿生的下落。

绕过清泉,左前方的一片桃林里,有四个身影,那便是北河派的人。

再向前看去,仿佛有两个暗淡的影子,正向对面一座矮小的山峰上奔去。

孙二看到这两抹暗影,猜测到应该是耿生和黑蛇,他便纵身一跃飞了起来,绕过桃林之处的四个人,从另一侧飞向了那座山峰。

转瞬之间,孙二已经追上黑蛇和耿生。

再看身下,耿生已经被搞得狼狈不堪,手上的剑已经断掉,不知道是被蛇还是什么折断的。

孙二暗呼一声这蛇好厉害,便一个飞腾直扑向那条黑蛇。

他手上没有武器,所以他飞过来之后,首先是飞到耿生身边,从他手是抢过断剑,然后一个闪身扑向黑蛇。

黑蛇刚才重击了一次耿生,现在已经得势,正想一口将耿生吞下,张开血喷大口吐着信子和黑色气体。

孙二见状也不慌张,抬手先是将灵息灌入手掌,手掌瞬间增大数倍,黄金甲士现在随即招来,他便跟着甲士做起动作来。

先是一个直刺,直压黑蛇双眼,然后一个侧翻,凌空飞跃将断剑直插七寸之处。

黑蛇艰难地避开两击,因为孙二的速度太快了,力量又是奇大,它便停下身来,好奇地打量起孙二。

孙二没有给它思考人生,哦,不对,是思考蛇生的机会,将手中的断剑随手便摔向黑蛇的下腹部。

黑蛇吃惊不小,显然它是大意了,以为孙二也是耿生和北河派那四个人的实力,没想到却是碰到了一个克星。

断剑眼看就要插进下腹,黑蛇瞬间扭动身子,将后半身腾空而起,巨大的蛇尾卷向断剑。

孙二现在多少掌握了隔空取物的本事,上一次在炎龙谷智斗南熊时,他便可以在短距离内投掷和隔空打人。

不过,他还是觉得力度不够,只好向前飞跃了一段距离,然后才凌空去抓取断剑。

只是耽搁了这一会,黑蛇的尾巴已经卷向断剑,孙二一看不好,而甲士却做了一个撤退的动作。

他有心想要按照甲士的动作去做,自从甲士上身以后,他从来都是按照甲士的动作去做,而现在他却自主地操控,想要冒一会险。

他没有停下飞跃,身子笔直地扑向了蛇尾,然后巨手将一股强大的灵息推出。

黑蛇感受到了那股灵息,看样子还是非常震惊和畏惧的,蛇尾一缩,断剑便掉落向地上。

孙二伸手便捞起断剑,然后也不等停下飞跃,双手握着断剑跳落到黑蛇的下腹部,狠狠地将断剑插了进去。

呜…吼……

黑蛇承受不住剧痛,因为孙二是憋着一股强大的灵息,将其注入了断剑深深地插进了蛇身。

灵息一旦进入蛇身,便会在孙二的操控下,游走于蛇身之中,孙二想让灵息如何运转,它便在黑蛇体内如何运转。

孙二一击得手,回身去看耿生。

“咦!这货去那了?”孙二轻骂一声。

耿生早不知道去向,孙二狠了狠心,心说先把这头怪物杀了再说,然后取出蛇胆送给耿生,也算是还了他一个人情,要不然他遇到自己又要劝说自己当什么破逼掌门。

孙二打定注意,所以手掌上的灵息灌入增多,黑蛇一阵钻心的剧痛,双眼冒出一股血红来,将巨大的蛇头摆动着砸向了孙二。

孙二没有防备,等他发现时为时一晚,所以身子只好向后一撤,顺便把断剑也拔了出来。

断剑一出,蛇的腹部便喷出数股黑血,黑蛇愤怒地瞪了一眼孙二,那个意思是我记得你了,接着趁机便游动身躯,沿山峰一角的山崖竟然腾空跳跃下去。

孙二一时失神,没想到会将黑蛇放走,心里也是后悔不已。

可他跳上那处山崖,却没有发现黑蛇的影子,他搜遍周围山间,也没有发现黑蛇,便坐在山顶大口地喘着气休息起来。

这一战累得他不行,灵息调用过度,也是非常伤他身体。

他正在休息,北河派四个人已经到了山前,孙二已经可以直面看到他们。

他本不想理会他们,便假装自己是一个山民,反正身上的衣服因为打斗也已经破烂,索性也把外脱下抗在肩上,又把头发搞得混乱。

正当他再次看向北河派四人时,山下却有个人影移动,走一会便消失在石头之间,过一会再次出现,又消失在桃林之中。

咦?还有其他人在这里,这个人会是谁,看他鬼鬼祟祟的样子,难道他已经发现了我激斗黑蛇的经过。

暂且不管他,先骗过北河派的人再说。

孙二将身子向身边的一块石头一靠,假装睡起觉来。

北河派的人,在山下见黑蛇逃走,又找不到耿生,便以为黑蛇已经将耿生吞掉,他们便想上来看个究竟。

“小兄弟,你是这山里的人吗?”

老者见他一身打扮,而且又是自在地躺在那里,自然会这么想。

孙二也是抓着这个心理,所以才假扮山民。

“恩,你们,是……”孙二脸上有灰,那是刚刚从地上抹的,而且还擦去了一丝血迹。

“跟你打听个事,刚才你就这个地方吗?”老者继续问着,少女则是一脸嫌弃的样子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