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9章神秘的落花村(四更)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老者问话,少女一脸不屑。

孙二瞅了少女一眼,发现她确实漂亮,却从她的神情中,还有前面谷外的观察中,知道这个少女品性不佳。

人不分贵贱,人不可貌相。

单从这一点来看,这个少女天生的势力眼,看人处事,都是把眼睛长在脑袋上面的,而不是直面和正面看人。

孙二在心里也是记下了她,便没好气道:“恩!”

“呵呵,小哥你抽烟,那你有没有看到或听到这周围有什么奇怪的事……”老者却是极为客气,一看就是常年走江湖,练就的一身圆滑之气。

“我在这睡了一会,听到了一阵吵闹的动静,醒来去找,却只发现一条巨长的黑影,从前面那处断崖之上消失了,我以为见鬼了……”孙二翻了一下身,拍打了一下衣服上的土。

“哦?就是前面那处断崖吗?”孙二没有接他的烟,他便自己点上,目光却看向断崖。

少女听后着急了,喊道:“师兄,你快上来,咱们要去那边搜寻……“

弹琴少男走在最后面,还没有爬到山顶。

四个人本来可以飞行追击,却因为少男经脉受损不能飞行,其他三人都要照顾他,所以只能缓慢地向前行进。

中年人则已经快步冲向了断崖,趴在断崖边上向下看了一会,回头对老者说:“师兄,下面没有,一点动静也没有。”

“玛的,让这鬼儿子和那怪物都跑了。”中年人跑回来骂道。

老者黑珠一转,也没有任何表情,冲孙二客气道:“谢了小哥。”

看着四个人下山的身影,孙二冷冷地一笑,心想你们找一辈子估计再也找不到那条黑蛇。

不对啊!万一让他们找到耿生咋办,听他们的口气,他们好像跟耿生有仇……

孙二心里顿时一惊,却又一想,这耿生也逃得无声无息地,自己找了半天愣是没发现他,说明这老小子已经逃远了。

他正想着,山下桃林里,再次出现那个人影,看看北河派已经绕路下了断崖,他便轻轻一跃,飞下了山顶奔那个人影而去。

啪!

一掌击断眼前的桃枝,一个人影从桃树后面闪现。

“师父,师…嘿嘿…是我……”

孙二猛拍一下额头,满眼都是黑线,骂道:“汤雷你特娘的,你搞什么灰机?”

他压根没想到来人会是汤雷,冷静了一会后,抬脚便踢到他屁股上。

“啊!我……”这一脚是用上了力,踢得汤雷叫喊着跑远了。

“回去再收拾你……”

孙二踢完也是气极反笑,冲汤雷比划了两下,又飞回了山顶。

极目远眺。

透视之下,一片模糊的影子,在远处的山间跳跃着。

孙二仔细观望了一会,发现那片影子人数不至四个,也不是五个,好像有十数个之多。他便惊讶了,心想再向前走的群山,便无限地接近了若恨谷,也接近了衣带山主峰。

那些人不是北河派的,那又会是何方神圣,他们到这片人烟罕至的深山之中,到底有什么企图,难不成也跟自己一样是来寻药解惑的。

想不通,他便回头看了一眼,汤雷正累得跟牛似的,刚刚爬到半山腰。

孙二心想带这块货也是累赘,不如等过些日子再来寻找惹恨谷,既然已经到了半路,后面的路也便好寻了,下次来一定可以直入若恨谷。

下到半山坡时,汤雷惊叫起来,喊道:“师父,你快看,这窝里是什么?”

汤雷还在向上爬,孙二已经向下走,所以听到叫声,三两步便来到了眼前。

这是一处山石之间的石窝,深约两三米,汤雷正趴在石窝边上,探着头向下去看。

孙二看时,见石窝里有一片植物,开满鲜丽的花朵,有一股淡淡的幽香瞬间浸入鼻息。

“好香!这是什么东西?”汤雷一边闻着香味一边问。

孙二已经知道这是什么了,只是他非常好奇,眼前之物跟杨丽家里的夜行幽兰的样子大不同,为何意念提示它也是夜行幽兰。

至于为什么不同,意念当然没有再说,所以孙二这才疑惑不已,他真怀疑意念出错了。

过后,孙二捡回那把断剑,从这片夜行幽兰里,挖出数十棵长势茂盛的带回去。

半个小时后,孙二提着汤雷,飞回到落花村。

站在村口,他凝视着眼前的村庄,寻思着村中空无一人的原因。

他下意识里,已经感觉到,村里空无一人,原因不会是拆迁这么简单。

如果拆迁完毕,这个原始村落要么被推倒,这里也不会存留一间房屋,要么做为一处古村落保护起来。

令他生疑的最重要的一点是,老板娘说她们村子虽然决定拆迁,政府新建的小区还没有落成,村民们还是居住在村子里。

这就怪了,不可能每家每户在拆迁没有落成之前,都出外去租借房屋居住的,这个村子的人口虽然不多,却也不算少。

孙二站在那里寻思良久不得姐,只好带着汤雷飞回车旁。

上了车,汤雷的神思这才收了回来,可仍然是一脸迷茫。

“师,师父,啊,你老人家,是,是神仙吗?”汤雷已经语无伦次了,满心的惊恐,身体也是眩晕不止。

“我有那么老吗?我还比你小十几岁呢?”孙二毫不在意笑道,车子也一溜烟地消失在山间小路。

当二人回到家时,孙二还没擦干身体,吴桐的电话打过来。

电话里吴桐说,上次他父亲病重,本想回省城送他,没想到父亲又缓过劲来,这一次据说是真真的不行了,她一定要回去送他一程。

孙二听后,知道她没有求自己给父亲看病,也多半是心中大有委曲,她的心里对父亲的恨大于爱。

挂了电话,他便对汤雷说:“明天又去不成赌石城了,你吴嫂子要来省城,我必须陪她回家一趟。”

汤雷听了嫂子这个称呼,不满道:“师父,我应该叫她师娘吧?”

啪!

孙二重重地拍到茶几上,这一掌差点把茶几拍烂,这还是因为没有用上灵息,可以看出孙二现在自身的力气也是大有进步。

孙二重击茶几,把汤雷吓坏了,他嘴角一抽便不敢再言语了。

由此,他也是看懂了孙二与吴桐等女人之间的关系,也知道孙二不让他把关系挑明的原因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