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0章神秘人行凶(五更)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得知了孙二的处事风格,汤雷心中便明了,知道以后要如何在孙二的诸多女人之间周旋,关键时候,自己或许会被当作棋子来缓和女人们的矛盾。

他看了一眼孙二,抬腿便想出去。

“站住,明天你也陪我去。”

孙二已经认了徒弟,便想磨砺他,虽然这个徒弟年纪太大,也总要学一点真本事才行。

他指的本事,可不只是赌石,行医和异能,也包括如何处事做人。

汤雷出门后,孙二独自坐在那里,寻思着明天不去赌石,这几天暂时也没什么其他的事,便想起了武丽娟。

他拿出手机给王艳华打了个电话,电话那边,他却听到一个男人正在骂她,说她不正经。

电话里,王艳华也是骂那个男人,说若不是当初他先出轨,她也不至于给他戴绿帽子。

孙二大概是听明白了,王艳华身边的男人,正是那个下半身已经残废的丈夫。

他也听明白了,当年二人的矛盾起源于男人婚内出轨,从而导致王艳华也放弃了尊严。

孙二不好说什么,却想起了答应王艳华当初的话,说要给她丈夫治病。

看来,王艳华说那番话时,心中还是对她丈夫有一丝不舍,或者是有一丝希望,希望他能重新回归家庭,毕竟他们有个共同的孩子。

孩子之所以没有身边,那是夫妻二人分居后,孩子一直跟着她丈夫,然后孩子大了便夜宿学校,她想要见孩子,每年只能见上几面。

孙二对此也是了解,他还了解王艳华的父亲虽然不嫌弃她母亲,自从她母亲病重后,也是常年不来看她,好像在外面也是有三妻四妾。

不过,好歹她的父亲没有抛弃母亲,两个人的感情还算可以。

想到这,孙二的眼睛有些湿润,自叹人世间,亲情和爱情从来没有完美的结局。

他那正思索着,王艳华又骂了丈夫一句,便道:“不用给他治病了,我要跟他离婚。”

这番话一出,电话那头,她丈夫疯狂地扑过来,对着电话喊道:“我就是死了,也不用你给我医治,你个流氓,你勾引我老婆,我跟你没完。”

完了,完了,孙二心说,这疯狂的男人,指定是把自己当作王艳华的相好的了。

放下电话没多久,王艳华又打过来,这时她身边没有其他人,她便哭了哭得很凶,她就那么一直哭也不说话。

孙二想了一会,安慰道:“如果你还想他能跟你一起过,那我就给他治病,如果不想那就什么也不说了。”

王艳华听后怔了一会,恨道:“他死了算了!”

这次挂了电话,孙二直接出了门,开上车想出去透透气,在衣带山一带转来转去,便转进了一条山间小路。

进了小路,发现这里人流量极少,他便停下车抽起香烟,静静地思考着最近发生的一切。

本来,这一次出来,是受杨莫邀请,前往红山考古,谁知半路上考古考出个鬼来。

后来到了省城,先是把古怪的宝贝拿去让周启修复,结果又遇到了一个神秘人。

再后来,他去王艳华家,却遇到了武丽娟家的鬼事。

今天,他前往若恨谷,半路上遇到了怪蛇不说,还发现了神秘的人,他们进入危险的若恨谷一带,他们是什么人,又要去那里干什么。

这还不算,还有那个神秘的落花村,还有马科和林局长的拜访,劝说他加入的那个神秘的研究小组。

还有,还有武林,那些奇奇怪怪的武林人士。

他抽完一根烟,正想续上一根,抬头向前看去,对面一个披着风衣,戴着黑色遮面帽子,戴个黑风镜的男人,正从对面小路一侧走了过来。

这个人走路的姿势很别扭,孙二察觉到他的腿不会打弯,心里便是一惊,想起了周启店里去的那个神秘人。

透视过后,他更加吃惊,因为眼前之人,正是当时所遇之人,他的腿部长得很古怪。

他发现神秘人后,便顺势向后一躺,又锁上了车门熄了火。

神秘人匆匆地走过,只是过去后回头冷冷地瞅了一眼孙二的车子。

孙二暗呼不妙,因为当初去周启那里,自己正是开的这辆车子。

神秘人可能有急事,匆匆而过后,虽然认出了车子,却依然大步向前走去。

神秘人还不有走远,对面小路一侧的水沟里便传来撕心裂肺的声音,那是一个少女的声音。

孙二大吃一惊,那个位置正是神秘人出现的位置,他凌空从那里出现,而那里又传来少女的声音,难不成……

孙二联想到这些,瞬间打开车锁下了车便跑向那个声音。

“鬼,鬼,畜生,啊……”

少女狂叫几声,已经痛死过去,原来她的胸前两团软绵已经被平胸削去,再看她的下体也是血迹斑斑……

孙二看后,第一个直觉便是神秘人干的,第二个直觉就是搜寻神秘人,结果他抬头寻向神秘人走掉的方向,却没有发现他的影子。

接下来,他第一个反应是要给少女止血,第二个反应则是报警。

他直接打电话给马科,因为神秘的出现,他意识到这个案件绝对不简单。

打完电话,他听到女孩轻微的呻吟了一声,便通身给她透视了一遍,没有发现其他病症,便想用灵息为她治疗一些刀伤。

刚想伸手,他也是警觉,暗想自己不能动少女,如果少女身上多了自己的指纹,即便是马科亲自来查这个案子,也会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地方。

不能用手接触,他便用隔空输入灵息的办法,在少女身上游走了数遍。

当然,这样一来,灵息止血治病的效果便差远了。

费了半天劲,为少女止住了血,孙二便蹲在路边等待。

蹲在那里,他心说这事真特玛巧了,自己千不出万不出,单挑神秘人做案出来,而且还让自己亲眼所见。

这事充满了邪乎,孙二一时没想明白,便开始把前面发生的事情重新捋了一遍。

等他刚捋出点头绪,马科带着人到了。

现场法医检验过后,鉴定这是一器凶案,作案之人单独切除了少女的胸部,其目的不为人知。

【作者题外话】:求真金白银订阅,作者码字不易,每章塔豆花费不多,每月也没几个钱,企求读者大大赏面支持,儒子三谢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