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6章古怪的珐琅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孙二和周启也是看向杨风,他们这才知道这个小子名叫杨风。

只是,他们奇怪的是,全场的人为什么有如此激烈的反应,有些人似乎流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。

见周启纳闷,坐在他旁边一个中年男子,看到他刚才跟杨风叫价很凶,不禁对他有些担忧,好心提醒道:“你们是外地人吧?自然不知道杨风是谁,他可是海市三大家族之一,杨氏家族排行第七的公子哥,他从来不参加拍卖会,今个儿不知道为什么亲自到了现场,没想到还跟你发生了一段有趣的故事……”

这个人最后把“有趣”说的语调很重,言外之意似乎流露出一丝深层意味。

周启听后脸色微变,不禁看向孙二和铁鑫峰。

孙二当然不了解杨氏,铁鑫峰还是多少了解的,他刚才也听到了旁边人的介绍。

“还好,最后你没有再加价,算了孙神医也说了,这件就是民窑,不要也罢!”

周启听后只能点点头,心里开始捉摸起杨风这个人来。

接下来,又拍出三件藏品,周启没有再参与,直到拍到第五件,这是一件景泰蓝。

孙二与周启相继看过去,入眼所见,正是一件清代雍正官窑御制彩花鸟市文瓶。

景泰蓝也叫铜胎掐丝珐琅,是在铜质的胎型上,用柔软的扁铜丝,掐成各种‘花’纹焊上,然后把珐琅质的‘色’釉填充在‘花’纹内烧制而成。

玻璃般质感的白釉散发着温和的柔光,孙二的意念一闪既逝,他刚想把整理一下收到的信息,接着意念再次闪现。

孙二直接就坐不住了,他从来没有接受过二次意念。

不要这样好不好,孙二真的有些不适应,他冲周启把手一压,示意他不要着急。

第一次意念闪现过后,孙二断定年代应在雍正乾隆之间,然而第二次意念过后,他陡然一惊,因为意念提示他说这件藏品有些古怪。

他盯着那件景泰蓝,脑海里迅速旋转着,目光透过掐丝珐琅的胎质。

绝对不可能,这太不可思议了。

孙二随即又接受了一个提示,说这件珐琅已经被大中华博物馆收藏。

如果这是千真万确,那眼前这件景泰蓝花鸟市文瓶,必定是百分百的作假之物。

根据孙二接受的意念提示,雍正珐琅彩瓷有四绝:质地之白白如雪,一绝也;薄如卵幕,吹嘘之而欲飞,二绝也;以极精之显微镜窥之,花有露珠,鲜艳纤细,蝶有茸毛,且颈颈竖起,三绝也;小品而题极精之楷篆各款,细有蝇头,四绝也。

这四绝无一可仿,只在雍正本朝特有,历代模仿者无不望洋兴叹,自愧弗如,也是收藏家们追逐的极品。

孙二想到这里,便知道眼前这件景泰蓝,其造假的水平绝非一般。

他知道自己的意念判断一件物品的真伪,是绝对可靠可信的,然而这一次的提示却是模棱两可。

周启看到他脸色变了又变,目光转了又转,也是心中存疑,不禁皱起了眉头。

他是非常喜欢珐琅这类藏品,他平时一般不参加拍卖会,这一次就是听说有几件极品珐琅参加拍卖,所以才拉着孙二过来。

拍卖会不同于普通的古董交易会,也不同于个人之间的交易,参加拍卖的古董基本上是真品。

如果这件珐琅是造假之物,那么海蓝之光拍卖行以后的声誉必将损失不少。

孙二想到这里,心想这么大的拍卖行,怎么会不知道这件珐琅的真品,现在存放于博物馆之内。

他把这个想法告诉了周启,周启听后便决定放弃了,引得铁鑫峰也是一阵长吁短叹。

“五十万!”

“五十五万!”

“五十七万!“

正在这时,前面有人开始疯狂地叫价,引得现场的气氛热烈起来。

孙二听后心头微微一紧,心说这些人不要命了,他刚想着,身后一人直接将价钱提升起来。

“八十万!”

“一百万!”

听到这个价格,主持人脸上微微一笑,目光在现场环顾起来。

现场短暂地安静了一会,主持人以为没有人再会叫价,便开始读秒。

“一百万第一次!”

“一……”

“百”字还没叫出来,杨风将手中的牌子兴起。

“一百五十万!”

“杨风是想拿下来这件景泰蓝了,你们还想要吗?”一个老者跟旁边一个穿黄衣服的年轻人问道。

年轻人:“想,即使拿不下来,也要让他脱层皮,他刚才一直沉默着没有叫价,估计是想让前期价格叫得不要太高,他后面可以捡个便宜。”

“两百万!”

年轻人说着便叫了价格。

孙二听后心里一乐,原来这个杨风的人缘并不怎么样,海市的大小家族,估计也只是面上对杨家敬畏,实际上不买帐的居多。

“两百三十万!”孙二想到这里,也是想着让杨风吃蹩。

年轻人听到孙二叫价,回过身来看向他,见孙二冲他微笑,脸上并没有别的意思。

“三百万!”

年轻人看着孙二,刚想再次叫价,杨风听到孙二报价,心里的气焰再次燃烧起来,张口便将价格提到了三百万。

该死,这个人怎么又跟我抢上了,这一次绝对不能让他得逞。

杨风在叫价时,其实也是咨询了旁边的鉴定师,那个鉴定师也是怀疑这件珐琅的真伪的。

不过,鉴定师认为即便不是真品,这件珐琅的市场价,三百万还是值得的。

他的依据是,这件珐琅估计是民国时期的王步所造。

王步其人主要是仿古瓷器,为什么会仿古这么一件珐琅,这就没有人知道原因了。

孙二却知道,这件仿品,根本不是王步所仿,其仿造的年代应该是上世纪八十年代。

他听到杨风再次报价后,没有紧跟着报价,面露为难之色,这令杨风大为爽快,冷哼一声后回过头去。

年轻人把目光从孙二身上收回,跟旁边的老者又是一耳语了一会。

“四百万!”这一次是老者直接叫了价,年轻人则眯着眼睛看向杨风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