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9章蔡西坡都办不了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这个?”蔡西坡听了女儿的话一时骑虎难下。

凌振天也是思索了一会,才慢慢地说了一句:“哎!看来命运真是捉弄人啊!”

孙二不明所以,但从对方的话里,逐渐地反思过来,那就是父亲年轻时,指定了是认识这两个人,而且他们之间,指定了也是发生过什么天大的事情。

“好吧!说吧,你有什么要求,咱们撇开其他事不说,只说这一次你对小女的救命之恩!”

蔡西坡似乎是下了一个世纪的决心,这才盯着孙二说出这段话来。

“我什么也不要,我是一个医生,治病救人是我的本份,虽然她不是病人,可是她需要被救,在医生的眼里,救什么样的人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能将人从死亡的危险里救回这个世界。”

“太精妙了!”凌振天似乎从孙二的神情里,看到了当年孙正山的影子。

“嗯,你们父子太像了!”蔡西坡也是点头说道。

“可惜,他当年输了,永远不能再入海市和京城。”

“是啊!其实我也挺想念他的,他是我们这一生最大的对手。”

“只是,现在我们都老了!”

孙二听到这里,算是半明半白,他也听出了他们之间有段难以割舍的往事。

“两位叔伯,我不知道你们老一辈发生了什么,我只想说一句,冤家易解不易结,现在你们都老了,就更应该放下那段伤心事,活回你们原来想要的生活。”

“噢!”蔡西坡和凌振天皆惊讶起来,他们谁也没想到,这个年轻的后生,竟然有如此胸怀,这一点看来还真是让他们自惭形秽,难道说他们还不如一个二十来岁的后生。

不过,孙二的话也让他们难堪起来,这让他们怎么答应,一来是他们的老脸很黑,再洗也洗不白,二来是孙二的父亲孙正山不在现场,他们想了结这个结,也是不可能的。

“好吧!我回去后,一定转告我父亲,把今天的话带到,如果他有意愿与你们相见,我想你们可以冰释前嫌!”

“谈何容易!”

“他出不了北省啊!”

“为什么?难道你们不能让那个约定解除?”

“约定?哈哈…那可不是约定,而一生的赌注!”蔡西坡终于狂笑起来,笑声里夹杂着苦涩和悲哀。

蔡冬妮像傻瓜一样听着他们说话,听到这里,却不愿意了。

“爸爸,我说你们真是老古董,孙二都说了冤家易解不易结,而且他还是咱们家的恩人,他不愿意要好处,这么点小小的要求,难道你都不愿意答应。”

“你,怎么会体会为父的心情,这个太难,太难……”

蔡西坡说着背起双手回转身,面对着沙发后面墙壁上的一幅画沉思起来。

孙二看到这幅画,内心的震惊不压于一颗原子弹爆炸。

画面上,五条美人鱼,正在蓝色的海洋中自由地翱翔。

海面上,则是两艘渔船,正在撒网,可以清晰地看到,渔网是用金丝结成。

金网?

孙二暗念一声,这些渔民不惜金钱,用粗实的金丝结网,花费如此大的本钱,用来捕捞水中的美人鱼,其用意何在?

再看,海面深处,有一艘大帆船,正在向这边靠近,船上站立着数人,他们手中全得了拿着武器,其中一人手指着美人鱼方向,似乎在呐喊着什么。

孙二还没看完,蔡西坡背转身,盯着孙二:“你救小女,我便拿你父亲当年的承诺,从此我允许他进入海市,但他能不能去京城和其他省份,因为那是我不能决定的了!”

蔡西坡说完这话,目光凝重地看向凌振天。

凌振天的脸色一凝,目光幽暗起来。

“老五,你这是把难题抛给我了吗?”

“你如果不决定,也可以让你兄长决定,这也不是什么难事!”

凌振天面露难色,无奈地哭笑一声:“就怕我大哥不会同意,还有其他三家也不会同意。”

孙二听到这里,越听越是惊心,心说父亲年轻之时,原来能量如此之大,竟然逼迫得京城和海市的数大家族,与他签订了什么狗屁约定。

看他们的意思,他们是非常忌惮父亲的,生怕父亲进入京城和海市。

蔡西坡犹豫一会,再次看向孙二:“小子,除此之外,我再答应帮你办一件大事,若是你以后在海市遇上了麻烦,我定将帮你解决。”

他伸手打了手势,昆叔走进大厅,手里拿着一张金黄色的卡片。

“这是一张贵宾至尊卡,拥有此卡,你即可在蔡氏任何产业,消费和处理业务,都将受到贵宾待遇,见此卡如同见我本人。”

孙二摇头,说:“我不在乎什么金钱和好处,既然你说了要帮我办一件大事,我现在就有要事相求。”

“啊!什么事,你说!”蔡西坡有些吃惊。

孙二便把陈杨两家扣压翡翠原石之事说了出来。

听完孙二的讲述,蔡西坡的老脸上,慢慢地涌上一层阴云,他不是不想给孙二办此事,而是他实在是为难,他不想撕破脸得罪陈杨两家。

杨家也是海市三大家之一,陈家也是家大业大,虽然没有排进海市前十,可也算得上实力强劲的对手。

如果仅是一家,蔡西坡可能还不至于为难,陈杨两家联手,才是这件事为难之处。

陈杨两家是姻亲,他们两家联手,必然是征得了其他姻亲的同意,如果蔡家跟陈杨两家施压,必然是向陈杨联盟施压,这两家的姻亲家族也会牵涉进来。

想毕,蔡西坡摇摇头:“这件事难办,我看我是欠下了你的恩情,只等以后再报了!”

孙二听后无比震惊,他惊得是,陈杨两家这是多大的能量,竟然能令海市第一大家族都不敢插手。

想到这里,他又想到了那个半隐的曲爷,他可是无冕之王,是海市的巨无霸,连蔡家都不敢触他的龙头。

曲爷这样的人物,已经见到了陈杨两家刁难自己,在他的饭店里,他竟然亲口说不会帮自己。

孙二联想到这些,心里顿感无助。

后来,孙二没再说什么,蔡冬妮送他离开了蔡家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