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3章乱脉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晚上。

周启等人回来,汤雷更是大包小包拎了回来,孙二也就失去了与花明逍遥的机会。

孙二与周启和铁鑫峰商量了下,回到北省后的一些事情。

周启刚想说,下个月还要邀请孙二去一趟缅甸,王运来亲自登门拜访。

孙二见他亲自登门,便说:“王总,有什么事,你打个电话过来,还用得着亲自跑一趟?”

他心里还是感激王运来的,黄埔大饭店里,他义无反顾,坚决地支持孙二,并亲自带人支援孙二,这也表示他已经与陈杨集团决裂。

他虽然知道王运来是感念于孙二救妻的恩德,心里却有一万个不愿意,他不愿意王运来为了自己,主动地去得罪陈杨集团。

“孙神医,上一次你给艳华妈妈治好顽疾,我就想找你,结果一直没有得空回北省去,这一次遇到你,你又在饭店遇上了那档子事,我也没好意思开口,今天,我听说你要回北省去,不得已……”

“什么事,老哥你说就是了,咱们之间还用得着遮掩?”

“是这么回事,我有一老友,他身缠顽疾,比艳华的妈妈还要厉害的顽疾,整个海市乃至是东部省区,数十位名医都请了,结果谁也没有看出什么毛病来,老友看样子是不行了,昨天晚上去了医院,急救了一夜这才脱离了危险。”

“你的意思,我明白了,就是想让我去给老先生看个病!”

治病救人,对于孙二来说,那是天经地义的事,这种事让孙二遇到了,就是王运来不求他,他也是乐意出手的。

只是,那个老先生,没有王运来引见,孙二恐怕是无缘见到而已。

收拾了一下,孙二跟周启打过招呼,说飞机的行程恐怕要耽误了,要不然他们先回北省,自己在这边忙完之后,他自己一个人返回。

周启说:“车子已经让司机开着,跟着原石拖动车返回了省城,我们只能坐飞机,你不回去,那我们只能退飞机票,等你忙完了,咱们一起回去。”

孙二知道周启的心意,却又不得不去救老先生,连忙对周启和铁鑫峰说对不起。

铁鑫峰说:“孙神医,这是你的本行,我们都是善良的人,谁也不想让老先生离开人世,我们留下来陪你!”

周启则说:“正好,我们在这边也有几个朋友,那我们就去跟他们联络一下感情,你忙你的!”

周启和铁鑫峰忙着去退票,又去见朋友,孙二跟着王运来去了医院。

进了病房,迎面只见病床上躺着一个八十左右的老人。

老人的身上插着各种管子,看样子是真不行了。

孙二进了病房,已经全身上下透视了个遍,来到老人身前时,他已经对老人的病情有了基本的了解。

他坐在床边,伸手捏了捏老人的手腕,探试了一下脉搏。

装个样子,还是应该的。

虽然他不是用诊脉来断疾病,也不能说他不会诊脉,只是相对来说,他的诊脉技术并不是强项。

没有用其他手段,孙二也想尝试着看,用诊脉的手段,能不能断出老人的疾病是什么。

试了一会,他感到老人的脉像时而腻滑,里面沉闷,又一会则是非常缓慢,突然间,或许会暴急。

浮脉,孙二首先感觉到是这个脉像。这说明老先生的脉理一直不稳定。

浮脉之下,涌过来一片波涛汹涌,这是洪脉的表现,却非常短暂,说明后继无力,接下来就是一阵芤脉,分流而下,这种脉像说明气血不足,气脉不能汇成一股。

脉像都是瞬间形成,不到百分之一秒,或许就进入到另一种脉像。

孙二的眉头逐渐紧促起来,表情也严肃起来。

通过普通的中医诊脉来看,老先生的病,已经进入病入膏肓的阶段。

如果让医院治疗,多半是通过手术和药物稳定,即便是救治过来,也不能保证恢复健康。

孙二接着观察,芤脉之下,是一长一短两脉,完全是因为芤分流导致,后面的气血供应不及,所以才会出现时短时长。

长短脉过后,老人的脉像竟然全无,过了老长一段时间,孙二才能感觉到脉搏上出现轻微的跳动。

沉脉到了极致,竟然停止了脉搏,需要长时间的能量积累,他的心肺才能复苏,然后脉搏又有了微脉。

见到微脉,孙二想想时节,觉得老弱之人,在冬春时节为宜,也就是说这本来是好事。

可是,他也知道,老先生是重病之人,不似普通老弱之人,他出现微脉说明他即将离世。

接下来,也说明了这一切,紧接着后面是一阵散乱之脉,中医上也称之为散脉。

又试了一会,散脉久久没有离去,孙二摘下手来缓了一会,问老人的亲属:“老先生的病,是什么时候,什么情况下发生的?”

时间都过去十年了,家属也想不得那么清楚。

老先生的三个儿子两个女儿,相互间便商量起来。

孙二趁着这个空当,再次摸上脉搏。

散脉终于已去,随手感觉到了三种脉像。

其一,是涩脉,这说明气血难以疏通,也说明老先生饮食没有规律,再加上思虑过重引起的,而且这病理的来源,正与前面的散脉相关。

中医上讲,脉道晦涩难疏通,细迟短散何成形。

意思就是说,涩脉的成因,正是气血的运行过于零乱,散慢无力的表现。

涩脉之后,则是促脉。

摸到这种脉像,也验证了前面,老先生的饮食休息无规律。

促脉则是典型的三焦火盛之像,表现有气血,痰湿和郁积等症状。

最后一种,则是濡脉,说明老人极度阳虚血虚,也说明他已经大限将至,这是一种老化虚脱之症,如果是一个正当青年健壮之人,孙二可能不会这么下断论,针对老人,他还是有百分百把握这么断定。

试完了脉像,孙二综合考虑了一番,觉得前面几种脉像只是表像,并不能真正地体现病人的病因病状,后面几种,才是病人真正得病的原因。

【作者题外话】:求订阅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