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5章寻墓染病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古家人听到孙二说,要将古老先生带回家治疗,全都犹豫起来。

孙二却不愿意再多说什么,说这事让古家人自己看着办。

他压根不愿意再生枝节,海市可是龙潭虎穴,周启的货物估计现在才刚海市地界,周启等人还留下来跟自己待在一起,他不想因为自己牵涉到朋友的安危。

这也是孙二的顾虑,否则以着他的性子,海市即便是有刀山火海,他也是无所畏惧的。

陈家再厉害,杨家再牛逼闪电,他孙二通通全吃,可是现在不行,真的不行,周启的货物可是好几亿,里面还有不少品质上乘的翡翠。

他挑选的可都是价值不菲的原石,原石的价值都如此之贵,可想而知,后面切出来的明料,其价值要高到什么程度。

“问什么问?二哥你不能跟大哥似的,你可是古家的主心骨,大哥不作主,你一定要作这个主!”

古玉君扯了一下小妹古玉璇,示意让她帮着说话。

古希朋脸色一紧,赶紧道:“好,不用商量了,这事就这么定了!”

拿出手机,他立刻叫来救护车,然后全家将古老先生送回了家。

临走时,白武英瘫坐在地上,他知道明天,不,现在以后,即将等待他的,就是下岗免职。

这还不算,以古希龙的脾气,他闲下心来,指定是要剥掉自己的皮抽了自己的筋,这比特么地撤职查办还要辣狠。

“孙先生!孙神医,你就帮我说说好话,你的话,他们竟然都听,说明你真的很厉害,我求求你了,我上有老母……”

“停!”孙二一个打住的手势,狠狠地瞪着他。

“刚才,你不是看不起我吗?现在却来让我求情,可是我特么一个不入流的小医生,还能把人给治死,我那来那么大的面子,敢在古家人面前求情,你这不是让我做死?”

孙二喊了一嗓子,看看远去的古家人,鄙视地瞪了一眼白武英,然后紧跟着出了医院。

白武英的死活,他不但不能管,而且还必须不管,孙二的考虑很多,至少有一点,那就是你看不起我,就应该受到这种惩罚,狗眼看人低的人,就应该受到这种惩罚。

到了古家。

古家位于海市之西,一片茂密的山林之中。

这里是一座低矮的山岗,孙二却可以看出,这里的风水不错。

他虽然不练习风水学,自小却身受父亲濡染,也对风水有种感觉。

现在,他就是凭借感觉,感觉到古家选择的这处山岗风水不错。

山岗之下,就是一条奔腾不息的江流,江流在南,山岗在北,古家就坐落于山岗的南侧一片平地之上。

平地宛如一明珠,也似一虎穴,不偏不倚包镶嵌于山岗之中。

“孙神医!神医!”古玉君见孙二站在门前,盯着眼前发呆,轻声地叫了两声。

“哦!”孙二察觉到自己失神,赶紧地答应道,然后跟在众人身后进了古家。

“古老先生,可是一生研究风水的大师,这出手果然不凡!”

“什么?”古玉君一怔。

孙二伸手指了指古家的住宅,古玉君叹息一声:“可惜,我们兄妹五人,却无一人传承他的家学!”

“噢!为什么?”孙二十分不解。

“你看看,刚才你也见识到了,古家家学本身就传男不传女,我那三个兄弟,那一个都不是可塑之材……”

提到这三个兄弟,古玉君一脸伤心状。

她是个女儿身,古家古训,跟王飞所在的“铁沙掌”一门相同,家训里都有这么一条,这一点也让孙二感觉很无奈。

他怕再说下去,让古玉君更伤心,这个女人年纪也不小了,听说她为帮着兄弟撑起家业,嫁到江南林家之后,一直通过商业往来,帮着兄弟三人。

孙二不想再问,古玉君也不想再说,二人便来到了古老先生的床前。

静坐之后,孙二再次摸了摸脉像。

嗯,还是那种感觉。

孙二拿下手,把这一点默记下来,以后完善《神农本草经》,这也是第一手资料。

身边无人,孙二只能依靠自己,他运化起灵息,一手轻轻地拍到老先生的后腰。

这里是三焦所伤之处,他需要首先为其调理三焦。

古老先生的身体一点热度没有,跟一个死人没什么区别。

只有用手去触他的鼻腔,才会感觉到这还是一个活人。

灵息逐渐加强,他不敢一下子提到太高,提到高了可能伤及他的经络。

经络再伤,不用说救治,直接将老先生送火化场得了。

孙二暗念一声,手上的力度微增,然后另一只顺着脊柱向上摸去。

直到摸到了心脏位置,他的另只手才轻吐灵息,顺着经脉缓缓地输入一些灵息。

输送了一会,他便停止输送,已经足够支撑他的心脏所需,如果送的太多则会将心脏烧伤。

如此反复。

孙二一直运化了三次,每次半个小时,加上休息时间,等他运化完毕,时间已经将至傍晚。

摘下手来,孙二轻轻地活动着手腕。

对老先生的全身进行了详细地病症判断,运用灵息调理之后,孙二这才发现,原先隐藏于身体里的病灶,现在全都展露出来。

“老先生的病发于何时?”孙二心里想着,这个问题在医院时就问过,现在想到又问了出来。

“应该是十一年前,有一次东省有个朋友过来,他请家父去帮着看一座古墓,东省回来之后,家父就感觉到身体发软,然后夜不能寐,食之无味。”

古希朋说完,古玉君道:“一年之后,有一天,家父又要出外一趟,回来之后,他便卧床不起,再过半年,他便昏迷不醒。”

“哦?中间没有醒来过一次?”

古玉君摇摇头,她是出嫁的女儿,不可能一直待在古家,也就是经常回来探望老父而已。

古希胜想了一会,道:“醒过一次,当时只我和三弟在场!”

“还有吴娘!”古希龙加了一句。

“吴娘就是奶妈,我们这些家族还保持古老的传统,家里都配置了奶妈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