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9章古老先生被劫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孙二念叨着东省二字,也想起了鱼人族大巫师说过的话。

大巫师曾经说过,他们的祖先最初的居住地便是在东省,而且曾经与齐国等周边大国交恶,后来灭了国才牵入内地。

古老先生两三次出外,听话外之音,可能就是去了鱼人族的古地。

似鱼似蛇……

这不是鱼人族还能是什么,而且这一次史星斗也来请古老先生,估计是想请他去探墓折方位。

古老先生,是国内为数不多的,能够独探奇异古墓方位的风水大师。

武林中的道宗,虽然也有一些宗师级别的风水大师,据说都在第一次探试东省古墓的过程中,大多丧命其中,逃走的非疯既傻。

道宗中的道医派,不以研习风水为主,所以千百年来,不曾出现过风水宗师级别的人物。

孙二属于道医派,他的父亲则属于道宗正宗,这只是派内分划,严格意义上讲,他们都属于道宗正宗。

想到父亲,孙二顿感诧异,他已经获知父亲的命理风水水平高超,自然可以称得上风水命理大师,其地位在当代的风水界,至少可以排进前十名。

目前来看,前十的大师级人物里面,只有古老先生和父亲仍然健康存在。若是自己这次没有救治古老先生,那么父亲将会是硕果仅存的一位大师。

这是孙二跟古希胜兄弟聊天得知的一些消息,再有耿生等人多少也提及过一些,当然还有父亲曾经鼓吹过,那都是他幼时的事情了。

父亲鼓吹时,孙二根本没把这种事情当回事,他就是傻小子,整天地跑到野树林和河边玩耍。

现在回想起来,那个时候,孙二就应该意识到,父亲还是这世上了不起的人物。

诸多的疑问,都是关于父亲的,还有想要解决斜谷项目,估计也在再请父亲出山,他内心里产生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。

“孙神医!古家上下真的是感谢你,我父亲终于醒转过来,即使他的病不能完全除根,我们也是高兴万分!”

古希朋将手从父亲的手上拿开,满脸老泪地走到孙二面前,伸手递过来一张支票。

“呵!一千万!大手笔!”孙二晒笑一声,也不客气将支票直接交给杨丽。

汤雷看到眼馋不已,他真想师父能让他管理财政大权。

剩下的事,就没什么事了。

杨丽留下三颗药丸,这种新制的药妨,制作方法非常简单,颜色呈现灰色,与五行之色不同。

前面,孙二将药丸定性为五行属性,分别治疗金木水火土五种不同属性的疾病。

通过治疗几起灵魂,精神和神经方面的疾病,他知道需要单独地制作一种新式药丸,那就眼前这种灰色的药丸。

药丸以水生铁皮石斛,红色太岁,金黄太岁和万花筒太岁为主药,配以幽灵虫。

别看最后只配一种幽灵虫,孙二却是知道,现在的幽灵虫,由于水底有了霸五幽灵虫,这些普通幽灵虫也拥有了灵性。

孙二把幽灵虫当作唯一的配药辅药,其目的就是当作药引,没有幽灵虫牵引石斛的药次,灵魂类疾病根本无法可破。

留下药丸,说好服用的时间和方法,孙二便带人离开,古家的子弟一直将孙二送下山才返回家中。

孙二一行的车子刚行驶进市区,有人却打来电话。

拿起手机,孙二看到号码是古希朋的,他的心里顿时就是一惊。

这才刚刚离开古家,古老先生的身体指定了是没有问题,他对自己的医术万分自信,如果说有问题,那古家……

不好!

孙二立马反应过来,赶紧接听了电话。

结果不出孙二所料,古老先生失踪了。

放下电话,孙二一时无语。电话却再次响了,这一次是派中弟子打来的。

“掌门!史星斗抓了古儒丁,武山派掌门和芝山派掌门,好像还有如意派的人,他们正从碧岭山庄下山去了。“

“什么方向?你们派人跟踪了吗?”

“跟踪了,他们说要去东省,看什么鱼人古墓,这是我偷听到的,就这么多了!”

“不少,你的消息太管用了,回去后升你为长弟子!”

“啊!多谢掌门,多谢掌门……”

挂了电话,孙二命令汤雷将车子开上高速,他不想回酒店了,直接电话退房离开海市。

他的目标是东省沂城。

吱…嘎……

一声长长地车子刹车的声音,刺耳地传进隔膜。

孙二眼尖,早看到眼前停下一辆劳斯莱斯。

我去,这谱摆的,我一万个心服口服。

孙二一边自嘲一边骂着:“这谁家不长眼的孩子,怎么敢挡老子的路?”

其实,他早已经看到了,劳斯莱斯车上的三个人,一个是陈业清,另外一个是杨风,第三个他不认识,这是一个脸色通红的人,年纪约摸四十来岁。

“虎王!那小子就是孙二!”陈业清指了指孙二。

虎王,就是那个满脸通红的人,他眯着眼看了一眼孙二,满脸不屑道:“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,竟然让陈杨两家如此不堪?”

“虎王,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痛,那小子厉害着呢!”

“厉害?厉害,你还敢跟他斗?”

陈业清被一句话噎得够戗,双手猛地一拍方向盘:“厉害,我也要斗一斗,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!”

“好!这个仇,我帮你摆平!”

看着虎王伸出的五根手指头,陈业清笑了:“好!五百万成交!”

“放屁!老子就值五百万!”

“啊!老虎哥,你真敢要,就那么个歪瓜裂枣的,你抬抬手就收拾了,那用得着五千万?”

杨风终于说话了,他也是压根不相信陈业清的话,陈家已经将孙二吹上天了,在他看来,孙二也就是市井里的一个井底之蛙。

小地方出来的一条虫,你们还真把他龙看了。

按照杨风的话,他就是这个意思,所以虎王要的价太高。

“当然我要的价是事成之后的,如果不成则取一成辛苦费!”

虎王的目光凝重起来,看了一眼孙二,他能感觉到这小子身上有平常人不易觉察到的气息。

至于这是什么气息,虎王也不敢确认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