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8章爹要一千万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孙二知道父亲不可干等着坐一夜,便问父亲:“你见过他了?”

“等你淹死了,我再去见他?”老头子低着头也不看孙二。

“爹,你这是什么话?”

孙二白了一眼父亲,你还是亲爹吗?

不对,等一会,父亲怎么知道自己落水。

他看了一眼周围,并没有跟过来,其他人还没有机会告诉父亲,自己是坠落水潭的。

“你看你那衣服就行了,真以为我会神机妙算,再说了就这点事,也值得我算一下?”

父亲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丝丝笑意,只是孙二没有猜透这笑意味着什么。

“我见过古儒丁了,也了结了我和他之间,十多年的恩怨,他比我长十几岁,也是快入土的人了,我也就不跟他计较了!”

“那就好!你们之间的恩怨,我不想管,我找他来是为了帮着考古。”

孙正山凝神看向远处古墓的方向,冷声道:“小子说的不是这座古墓吧?”

“当然不是,是东省……”

“行了,我知道了,你算是找对人了,就算父亲去了,也不一会能带你们下到古墓,不过嘛……”

“不过什么?”孙二听出父亲话里有话急问道。

孙正山犹豫一会,拍拍额头:“瞧我这记性,我来的目的主要不是为这事!”

啥?这就完了,留给我一个空答案。

孙二的心里郁闷至极,眼前这人也就是自己至亲至爱的父亲,如果换做别人,他早一巴掌扇上了。

唉,谁让是父亲呢,孙二只好低头,静待他说下文。

抽完烟,孙正山拍拍手,站了起来。

“我来呢!是想告诉你,你那个破劳什子中药公司,我已经找人帮你摆平了,放心,为难你的人根本不是鱼人族!”

“爹!你果然知道鱼人族,那黄金鱼族和美人鱼种群,你了解吗?”

听到这里,孙正山的脸色刷地就变了。

“有些事情,你该知道的知道,不该知道的最好别知道,你可是还有一大劫没过,如果过了大劫,你没有危险了,爹也就不管你了!”

“什么大劫?你说过几次了,怎么也不详细地跟我说说?”

“我只看到了事情发展的迹象,具体是什么事情,天机不可泄露,我也无能为力,你好自为知吧!”

“故弄玄虚!”孙二白了一眼父亲。

“还有件事,咱们家那边的斜谷,已经有人过去挖掘了,我看你最好是回去一趟,至于回去你该做什么,我就不多说了,你见机行事就好!”

“这事周媛跟我说了,我正捉摸着要回去呢!”

对于这件事,爷俩的意见好像很统一。

“嗯,那就好!”

孙正山又拿出香烟点上,抽了两口,把手伸到孙二面前。

“干啥啊?”孙二不解地看向他。

“钱!给我点钱!”

“你还差钱?我可听说,你在那些大佬那里呼风唤雨的,他们那个不给你个千儿八百万的。”

“都让我花光了!”

“花光了?”

孙二直接懵了,心说这老头子这么大年纪了,怎么会花那么多钱。

不好,孙二一个直觉告诉自己,难道父亲把钱都花在女人身上了。

“想什么呢?脑子别想歪了,爹可是正宗道宗,即使想干点什么,嗯,哈,那个什么……”

孙二差点就笑出声来,愣是闷着脸,道:“要多少?”

孙正山盯着儿子那张脸,心里得意道,哼,小子,看你那表情,我就知道你想歪了。

“不多,也就一千万吧!”

“啥?你打劫呢吧?”

孙二直接从门口站了起来,瞪着眼看着父亲。

“臭小子,爹这怎么是打劫,你可是我亲儿子,是我一手拉扯大的,儿子给爹钱花不是天经地义的吗?”

“好,是天经地义的,可你要的太多了!”

“多吗?”孙正山把头一拔拉,心想臭小子,你有多少钱,我还真心里有数,跟你要一千万是少的。

转过脸去,他背对孙二,腹黑道:混球小子,老子跟你要这些钱,也不是自个花啊,我可是为了给你聘礼去。

至于送什么聘礼,老头没告诉孙二,孙二也就一直纳闷着。

纳闷归纳闷,孙二也不好不给他,怎么说自己也不差这一千万。

别的不说,单说去海市这一路上,他大大小小地医治了几个病人,尤其是古儒丁,只古儒丁这一个,他就赚了一千万。

“等我会!”

孙二没有再说什么,翻身去了自己车上。

从钱包里取出一张卡来,里面的金额正好是一千万,就是古家给的那张,密码都写在卡上。

“拿,自己去取!”

“剩下的呢?”

“正好,没有剩下的!”

孙二说完拔退就想走,他实在是受不了这个爹了。

“嘿嘿,小子,你不是想要知道你母亲的事吗?”

“嗯,啊?”

孙二刚迈出去的脚步凝固在脚下,回过头来,他看向父亲那张老脸。

“坐下!”孙正山摆摆手。

“当年的事,并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!”

坐下后,孙正山便给儿子一五一十的讲起年轻时的故事。

孙正山没有认识孙二的母亲之前,他还是个愣头青小子。

那时,他才十八,便背着孙二的爷爷,去了外省。

他这一去,就是三年。

三年里,至于孙正山在外面干了什么,爷爷是丁点都不知道。

可是,爷爷的命理神算,比孙正山还要强的多。

老头子在家里给孙正山算了一卦,得知儿子去了东省,海市和京城三个地方。

至于发生的什么事,他只从迹象上看出有三种。

其一,倒腾古物。

其二,恩怨情杀。

其三,泄破天机。

草!

老头子看过之后,当场就火大了,一口气没上来,便住进了医院。

幸好,爷爷兼修道医,并不像孙正山只专命理风水。

他这一火,差点要了他老命,便把曾祖当年从县城返回孙家洼时,得到的一株奇型人参吃了。

吃了人参,爷爷才逃得一劫,又活了八年,也就是在孙二三岁那年去世。

老头子算出孙正山的三灾三祸后,立即让孙二的叔叔出去寻找孙正山。

孙二的叔叔叫孙正江,比孙正山小三岁,他出去寻找孙正山,便再也没有回到孙家洼。

老头子又起了一卦,看到卦象,吓得他是脸如死灰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